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95番外·双胞胎之爱的争夺战5
    ( )

    什么手足情深!

    什么兄友弟恭!

    假的!

    都是假的!!

    多说无益,江玉珏深吸了口气,将匕首横在自己的颈上,漆黑的眼眸比漫天的星光还要明亮夺人,“我赔命给你,希望你信守你的诺言,放过我弟弟,安全把他送回家,我答应你,我们绝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今晚我是情绪失控下自杀,与任何人无关!”

    他这样说,是怕他死了之后,许念瓷会一不做二不休,连江玉琛一起杀了,毕竟江玉琛现在中了迷药,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

    一会儿,她醒过来神来,难保不会怕他们报警或者报复,杀人灭口,连江玉琛一起杀掉。

    “我说话算话,是我自己要死的,与任何人无关,不会有任何人追究你的责任,不然让我在九泉之下永不得安宁!琛!你听见了吗?”他厉声喝问江玉琛。

    “没听见!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江玉琛眼睛亮的惊人,眼里尽是疯狂燃烧的怒火:“你敢死!你死了我立刻就下去陪你!我们是双胞胎,同心同命,我们一起来到这个世上的也要一起走,你死吧!死吧!有胆子你就自杀,你看我还活不活!”

    呵!

    许念瓷讥讽的勾唇。

    双胞胎,同心同命!

    说的多么动听?

    假的!

    都是假的!

    “傻小子,人家骗你呢!”许念瓷的匕首又在江玉琛的脖子上紧了紧,鲜血流的更欢了些,“他故意说的这么动人,让你感激,让你感动,然后你一犯傻,用力撞在我的匕首上,你就一了百了了,他还会活下去,而你死了之后还会念他的好,还会觉得你自己有个多么伟大的哥哥!傻!真傻!和我一样的傻!”

    这种招数,从小到大,她见的多了!

    明明是纪沁月弄坏的东西,反而赖在她身上,父母责罚她的时候,她还要挡在她前面,用身体护着她,一个劲儿的替她求饶。

    她那时多感动啊!

    觉得自己有个世界上上最好的姐姐!

    可后来才知道,假的!

    都是假的!

    纪沁月故意弄坏了东西,然后栽赃在她身上,让父母知道她有多讨厌,然后在父母责罚她的时候,纪沁月再挺身而出护着她,让她们的父母知道纪沁月有多温柔多善良!

    多么险恶的心思啊!

    哼!

    双胞胎!

    双胞胎又怎样!

    都是假的!

    眼见着江玉琛脖子上的伤口越来越深,不敢再迟疑,江玉珏挥匕首朝自己的脖颈抹了上去。

    “不要!”江玉琛的狂吼喊到破音。

    “等一下!”许念瓷也厉声喝止。

    匕首在距离咽喉几毫米处停住,江玉珏面目清冷的看着她,“你还有事?”

    那般清淡的神色,仿佛刚刚差点在匕首下亡命的是与他无关的人。

    “我忽然改主意了!” 许念瓷勾唇,妩媚一笑,“刚刚你提醒我了,杀了你,我还要偿命,我讨厌的不过是你这张脸而已,没必要做的那么绝,你自己毁容吧!你毁了容,你那张讨厌的脸就消失了,而且你说过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会向我报复,所以,你还是活着比较好!”

    江玉珏已经习惯她的疯狂,好像她说什么他都不会惊讶了,他淡淡答了一声:“好!”

    这次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手起刀落,右颊上划过一条长长的刀痕,深可见骨。

    “不要!”江玉琛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许念瓷推开,朝江玉珏扑过去。

    他毕竟中了迷药,一时情急激发出体内的潜力,只是那股潜力只够维持几秒钟而已,他还没扑到江玉珏近前,就狠狠摔倒在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纪念瓷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一时间有些发呆。

    可是只是很短的时间而已,她很快回过神来,重新制住江玉琛。

    “放开我!你这个疯女人!你这个疯子!”江玉琛拼命挣扎着,仿佛江玉珏脸上的血都流进了他的眼睛里,他的眼睛血红一片,他狂声嘶吼着,拼命挣扎,“你这个疯子!疯子!”

    “没错,我就是疯子!”纪念瓷勾唇而笑,美得像个妖精,邪恶如罂粟。

    “这样可以了吗?”江玉珏看着她,静静的问她,眼里有一抹她看不懂的怜惜与痛。

    她讨厌他那种目光!

    讨厌死了!

    仿佛他看穿了她只是个色厉内荏的人,看穿了她只是个没人爱没人疼,却偏偏假装自己的坚强的可怜虫!

    她讨厌他!

    讨厌他像纪沁月一样虚伪,明明胸膛里跳着一颗无比肮脏的心,偏偏时时刻刻假装的比谁都温柔善良!

    她讨厌他!

    讨厌死了!

    “还不够!”她盯着江玉珏,眼睛燃烧的熊熊焰火,亮的惊人,“我还要你的手!右手!你毁了容,又没了右手,就再也不能和你弟弟比了,你弟弟就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再也不用做你的影子!”

    “你放屁!”江玉琛疯了一般大吼:“我不是影子,我是我哥哥的弟弟,我从来不是谁的影子,你这个疯子!”

    “没错!”她勾唇邪笑,那般美丽,“我就是个疯子,但你们应该感谢我这个疯子,如果不是我这个疯子,你们兄弟俩现在正在阎王爷那儿喝茶呢,我救了你们两条命,不过要他一只手,不公平吗?”

    “公平!”江玉珏读懂她眼中偏执的恨意和疯狂,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淡淡说:“很公平,就依你说的办!只是要了我的右手,你还想要什么?眼睛?鼻子?腿?你不如一次说个清楚,省的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我们!”

    “我就偏偏不说,偏要一次一次的刺激你们,我就是先要你的右手!先要右手!马上就要!”她歪着头,眼眸晶亮,像个任性要糖果吃的孩子。

    “好!”江玉珏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匕首。

    “不要!哥!不要!”江玉琛嗓子哑到破碎,“哥!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劝,三更半夜跑到这里来,我不该轻信别人,一点防备都没有,中了人家的圈套,我知道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能这样惩罚我,不要!不要!我宁可死……宁可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