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97番外·双胞胎之爱的争夺战7
    ( )

    现在的许念瓷,仿佛正在被地狱的厉火燃烧着,只剩下邪恶。

    “快点发誓吧!我等不及了!”她心不在焉说着,刚刚松开一些的手掌又缓慢的在江玉琛的脖子上收紧。

    江玉珏举起右手,“我江玉珏,发誓此生只做许念瓷一人的奴隶,从今以后,护着她,养着她,她想要的,双手奉上,只要不是违法乱纪,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她的命令,无不遵从!”

    说完之后,他缓缓放下手掌,静静看着她,“这样可以了吗?”

    说出“奴隶”那两个字的时候,他这一辈子都没这么难堪过,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头顶,他似乎随时都会因为血管涨裂而死去。

    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有一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家族,有一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爸爸,还有一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大哥。

    从他出生那一刻起,他强大的家族、父亲、大哥,牢牢的将他护在羽翼之下,没让他受过一丝一毫的委屈。

    他自己也算争气,在同龄人中也算佼佼者,从没给父亲大哥丢过人,可今天,他一败涂地。

    如果不是事先被人暗算,他不至沦|落如此。

    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事实摆在眼前,他着了人家的道儿,中了迷药,差点死掉,被眼前这个叫许念瓷的小姑娘救了。

    这个小姑娘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疯狂的报复这个世界,于是他遭受了池鱼之殃,一晚上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

    偏偏他弟弟还落在她的手里,他只能乖乖听话,不能反抗。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难堪过,恨不得立刻一头撞死才好。

    可是他不能,他还有父母哥哥,他还有弟弟在她手上,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没有死的权利。

    他不是为了他自己一人而活,只要他还有亲人在世上,他就没有轻易去死的权利。

    他必须好好活的,必须幸福快乐的活着,才不会让他的亲人家人担心。

    他对自己说,韩信当年还受过胯|下之辱,这没什么,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可即使是这样,心里的羞耻感还是几乎将他击垮,他看起来脸色平静如常,心里却痛苦的几乎死掉。

    许念瓷弯了弯唇角,“很好!”

    她松手,将江玉琛往江玉珏怀里一送,“还你!”

    江玉琛一喜,心里欲|死的难堪瞬间冲淡了很多,将江玉琛揽在他怀中,细细检查他身上,“没事吧?感觉怎样?”

    “问我怎样?干嘛还问我怎样?你知道你现在多惨吗?”江玉琛眼睛血红,大颗的液体从眼眶里流出来,和着脸上的血渍,像是血一样。

    他的哥哥,他那么优秀那么骄傲那么出色的双胞胎哥哥,此刻像个血人一样。

    身上不知道刚刚被黑衣人划了几刀,脸上又被自己划了一道大口子,血肉左右翻开着,鲜血染红了他整个身子。

    他们两个一起来到这个世上,同吃同睡,几乎形影不离,他们背后有强大的靠山,他们自己也聪明过人,从小到大,只有他们算计别人,从没有别人能算计他们。

    正是这样的经历,才让他一时大意,着了人家的道儿,连累了自己的哥哥。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他的嗓音干枯沙哑,难过的恨不得立时死去。

    “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我们先回去再说!”他吃力的将他架在肩上,小心翼翼护着他,朝他们停在不远处的汽车走去。

    江玉珏性子冷,平时最喜欢冷冰冰的讽刺他,这一刻他的目光语气都那么温柔,像是在哄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可他越是这样,江玉珏越是难过,他宁可他爆吼他一顿,或者干脆狠狠打他一顿。

    “别在我面前表演你们的兄弟情深了,一点都不好看,” 身后,许念瓷嗤笑,“你该不会刚刚发完誓就把我忘了吧?我刚刚说过了,我现在无家可归,而你刚刚发了誓,后半辈子要养着我!”

    江玉珏回眸看她,目光静静的,像这片幽远寂静的夜,“一起来吧,我带你去我们的别院,回去之后就给你钥匙,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或者送你也可以!”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许念瓷不领情的哼了声:“不过不是越有钱的人家越喜欢勾心斗角吗?多死一个就少一个人分家产,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吗?”

    “你闭嘴!”江玉琛狠狠瞪着她。

    如果不是现在浑身无力,他现在一定能扑过去将她撕成碎片。

    许念瓷打开车门,一挑眉,“我劝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你哥的主子,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你要是想让他多吃苦头,你尽管冲我吼,我替你收拾他!”

    江玉琛暴怒的盯着她,却不敢再说话了,他知道,这个失控的女孩儿,说的出就办得到。

    瞪了许念瓷一会儿,见她始终无所谓的态度,他颓然闭上眼,死死攥拳。

    是他害的!

    都是他害的!

    是他把他那么骄傲那么优秀的哥哥害成现在这样!

    他懊悔的恨不得立刻杀了自己!

    江玉珏强撑着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的身体,将江玉琛安稳的放进副驾驶室,倾过身子帮他系好安全带,他身上粘稠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在江玉琛身上,烫的江玉琛心脏一阵又一阵的抽搐,好像随时会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死去。

    许念瓷坐在汽车后座静静看着,看着江玉珏惨白着毫无人色的脸,探过身子帮江玉琛系好安全带,看着他借着汽车内黯淡的灯光,再次细细的检查了一下江玉琛身上,确定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势之后,才绕到汽车另一侧,发动了汽车。

    许念瓷嗤的笑了一声,侧脸看窗外的夜色,樱红的唇角始终挂着嘲讽的笑意——这人,真是虚伪到家了,都这时候了还不忘摆出那副恶心人的样子。

    他怕是不知道吧?

    他这副样子和那个虚伪透顶的纪沁月简直一模一样,她好讨厌,简直讨厌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