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01番外·双胞胎之爱的争夺战11
    ( )

    江玉珏温柔看着他,“琛,放松点,没关系,我们兄弟之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的事,都没关系,哥哥不会觉得难堪,更不会难过,照她说的做。”

    如果不照她的话做,她不知道还会想出什么折磨人的主意,一切的一切由他承受就够了,江玉琛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他要努力度过这一关,过了这一晚,就会没事了!

    暴雨如注,江玉珏脸上苍白的没有一点人色,脸上的伤口左右翻开着,伤口里都是苍白一片,没有一丝血色。

    不能再拖了!

    他的哥哥必须回到屋子里,洗个热水澡,好好处理一下伤口,一秒钟都不能耽搁了!

    江玉琛深深吸了口气,抬手狠狠抽在江玉珏脸上。

    江玉珏原本就在陷入昏迷的边缘,这一巴掌将他掀翻在地,瞬间昏死过去。

    不敢再耽误,江玉琛一气呵成将红酒泼在江玉珏的脸上,酒精渗入伤口,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江玉珏,喊了一声痛,身子痉挛了几下,蜷缩在一起,再次陷入昏迷。

    江玉琛俯身将江玉珏抱进怀里,大踏步上楼,再没看许念瓷一眼。

    许念瓷原本想调侃他几句,目光落在他脸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此刻的江玉琛,血红着眼睛,神色暴怒,像只走火入魔的魔,她毫不怀疑,只要她一张嘴,他会立刻扑过来,不顾一切的和她同归于尽,将她撕成碎片。

    她不怕死!

    她只是还没玩儿够!

    多么有趣的游戏啊!

    她要慢慢玩儿!

    一点一点儿玩儿!

    直到撕碎江玉珏伪善的嘴脸,直到这对会做戏的兄弟反目成仇!

    呵呵!

    好期待啊!

    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勾出一个魅惑勾魂的笑。

    看到了吗?

    这仅仅是个开始,引人入胜的重头戏还在后面,睁大眼睛仔细看吧!

    ——

    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江玉珏从一片黑暗中醒来,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江玉琛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脸上有青色才胡茬,憔悴的不成样子。

    他没敢动,想让江玉琛多睡一会儿。

    江玉琛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大叫了一声“哥”,噌的一下跳起来,却没料到趴的太久腿麻了,麻木的双腿撑不住身子,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江玉珏笑着埋怨,想起身扶他一把,一动才发现浑身都疼。

    “哥,你别动!”江玉琛像触了电一样,从地上一跃而起,扑过来按住他,“你身上有伤啊,别动!”

    江玉珏还是动了动身子,斜倚在床上,翘起唇角,敲了他额头一下,“当我是瓷人啊?我有这么娇气吗?”

    “别和我提瓷这个字!”江玉琛咬牙切齿,“我恨这个字,我最恨这个字,以后谁都不许在我面前提这个字!”

    江玉珏一愣,忽然想起,许念瓷的名字有一个瓷字,那晚的事浮出脑海,他唇角的笑意也淡了下去。

    那实在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她人呢?”他瞥了房门一眼,确定他还是住在他和江玉琛郊外的别院。

    “接到她老师的电话,到外省参加比赛去了,临走时还说,最多去二十天,回来之后一定好好陪我们玩儿!”江玉琛狠狠一拳砸在床上,眼中燃着足以烧毁一切的怒火,“可恶!我讨厌她!讨厌死她了!我从没像讨厌她一样讨厌过一个人!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讨厌的人,怎么会有!”

    “别这么说,”江玉珏看向窗外,语气淡淡的,“不管她做了什么,有一点她没说错,她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她,我们兄弟两个现在已经死了。”

    “我不怕死!我怕死吗?”江玉琛猛的拔高声音,气的胸膛剧烈的起伏,“我宁可死,也不想看她那样折磨你!我宁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想看到她用我的生死威胁你!”

    “别说傻话,”江玉珏回眸看他,“对!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可是我们的命是自己的吗?我们的命是爸爸妈妈给的,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个关心我们的人,爱我们的人,我们就没有死的权利,我们若是死了,妈妈还有法儿活吗?她会崩溃!不管怎么说,我们还好好的活着,妈妈打电话我们还能接,喊我们回家吃饭,我们还能冲她笑,这就足够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有一分可能,我就会好好活着,因为我们的命不光是我们的,还是我们爸妈的,只要他们在一天,我们就没有死的权利!”

    江玉琛沉默了一会儿,惭愧的低下头,“对不起,我懂了,我们的确应该好好活着,再艰难也要好好活着。”

    想到他们的妈妈,江玉琛不得不承认江玉珏说的有道理。

    他家爸爸妈妈都是超级护短的人,他爸最严重的就是护短,他们江家的孩子肯定都是最好的,做什么都是对的。

    而他妈妈最严重的就是心软,每个孩子都是她心尖上的肉,小时候他们练功身上磕破一块皮,他们的妈妈就会心疼的偷偷去抹眼泪,如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的妈妈怎么承受的了?

    江玉珏看看窗外的天色,“我昏迷多久了?”

    “两夜一天了。”

    “这件事没让爸妈和大哥他们知道吧?”他抬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疤,又低头看看身上的伤,全部缝合包扎过了。

    “没,”江玉珏摇头,“我没敢让爸妈和大哥知道,不然家里肯定得翻了天,你伤的那么重,我也没敢送你去医院,我找了一个做医生的朋友,让他连夜赶过来给你缝合包扎的伤口,已经嘱咐过他为我们保密了,他说你身上的伤口都不深,没有什么危险,唯独脸上的有点深,伤口愈合之后,大概需要做一次疤痕消除术,不过他说了,让你放心,依照现在的技术,做完疤痕消除术之后,你脸上肯定会恢复如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