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08番外·双胞胎之爱的争夺战18
    “就算我想留下这些东西又怎么样?你是我女儿,是我生的,我养的,现在你要跟别的男人走了,我留下点东西怎么了?我养头猪养大了还能卖肉赚钱呢,我养你这么大,你给我什么了?”

    “你闭嘴!”许念瓷气的浑身颤抖,如果这个人不是她父亲,如果不是她心里还残存着那么一点点道德伦常,她一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甩过去,她死死瞪着纪如海,“你说你把我养大,你什么都没得到,那奶奶把你养大又得到了什么?你把她丢在乡下不闻不问,她生病了没钱看病,打电话问你要钱,你干脆把电话号码换掉,奶奶找上门来,你给了她五十块钱就把她打发走了,去掉回家的路费,奶奶回家时只剩下十几块钱,奶奶回家后哭了一夜,第二天一病不起,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她年轻时就守寡,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娶妻生子,生了两个女儿说忙不过来,把我丢给她老人家,她一把年纪了还要帮你看孩子,帮你把我养大了,你嫌弃她也嫌弃我!我对你失望了,彻底失望了,这个家我再也不会回来了,以后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住口!”饶是纪如海脸皮厚,当着江玉珏的面被许念瓷这样数落他也受不住了,一巴掌狠狠甩在许念瓷脸上。

    许念瓷被他打的一个趔趄,回过神来之后,受伤的小兽一般冲过去,将纪如海撞倒在地,将江玉珏买的东西抢在手里,疾风一样冲出门去,“纪如海!我发誓,你这辈子绝对从我这里拿不到一分钱,得不到一分钱的东西,从今以后我许念瓷和你纪如海没有一点关系,你就彻底死心吧!”

    “站住!你给我站住!”纪如海看着许念瓷拿着那些东西离开,就像割他心尖儿上的肉一样疼,他想追过去把东西抢回来,刚一动,腰上一阵巨疼传来——扭到腰了!

    他呲牙咧嘴的看着许念瓷拿着东西越走越远,气的他浑身直抖,推了一把身边的纪沁月,“月月,快去追!那里面都是江少买给你和你妈的首饰,不能让那个小狼崽子拿走!”

    纪沁月心里不禁暗骂纪如海没脑子,江玉珏还站在这儿呢,就骂许念瓷,她没有动,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知道什么叫杀鸡取卵。

    她要给江玉珏留下个好印象,比什么都强。

    把那些东西抢回来,也就彻底破坏了她在江玉珏心目中的形象,那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她不会干。

    她明白放长线吊大鱼的道理,江玉珏就是那条大鱼,只要把江玉珏吊到手里,多少金银首饰买不来?

    她嗔了纪如海一眼,娇媚羞涩的冲江玉珏一笑,“江少,让您见笑了,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您多担待她一点,我妈的饭菜快做好了,你留下吃饭吧。”

    她又往江玉珏身边走了几步,羞答答娇滴滴的眼神欲迎还据的看着江玉珏。

    她确实长的很美,乌黑的长发,水灵灵的眼睛,樱色的双唇,水嫩莹润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如果江玉珏定力稍差一点,一定会被她蛊惑。

    只是,身在江家,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纪沁月美则美矣,可是她的矫揉做作,怎么比的过hk集团那些高贵优雅,万里难挑其一的名门千金?

    他淡淡一笑,“不了,我去看看瓷瓷,她情绪好像不太好。”

    他风度翩翩,礼貌告辞。

    纪沁月送他出去,努力向他展示她最美好的一面。

    可江玉珏始终不冷不热,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眼见着江玉珏马上就要走出院子了,纪沁月心一横,装着脚下绊到什么的样子,娇呼一声,朝江玉珏的方向摔过去。

    她心里想的是,江玉珏一定会接住她,孤男寡女,肌肤相触,江玉珏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她再趁机撩|拨一下,不怕江玉珏不为她着迷。

    哪知道,江玉珏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往旁边一侧身子,她噗通一身摔在了地上。

    雪白的长裙,漆黑的长发都沾染了地上的尘土,顿时狼狈的不成样子。

    她羞愤的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这还是个男人吗?

    为什么他没有一点身为男人的自觉和绅士精神,可以眼睁睁看着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摔倒在地上!

    她低着头,凌乱下来的长发遮住她美丽的双眸,也遮住她眼中阴毒的恨意。

    生平第一次遇到这么极品的男人,她绝对不会放弃,江玉珏迟早会是她的,只能是她的,早晚有一天她会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让他惟她之命是从!

    江玉珏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进去。

    许念瓷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头垂的很低,江玉珏看不到她的表情。

    沉默了一会儿,见许念瓷没什么反应,他发动汽车,离开了纪家。

    汽车驶进市区,经过一家酒吧时,许念瓷忽然开口,“停车,陪我进去喝一杯吧!”

    走进酒吧,他们找了个角落坐下,许念瓷依旧喝烈性的白兰地,喝醉了,才能把那些伤心地往事统统忘掉。

    江玉珏由始至终一直沉默着。

    许念瓷的遭遇他很同情,可是许念瓷的性格他不能苟同。

    时间不大,两瓶白兰地下肚,许念瓷抬眼看江玉珏,美艳的唇边一抹讥笑,“我的家庭很好笑吧?你肚子里已经笑翻了吧?”

    江玉珏啜着红酒,一言不发。

    他原本就是不喜欢说话的人,和许念瓷在一起,更加无话可说。

    “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了吧?”许念瓷看着他,继续说:“在我眼里,你和纪沁月一样卑鄙虚伪!”

    “……”

    就因为他和江玉琛是双胞胎兄弟?

    就因为他是双胞胎之中的哥哥?

    江玉珏很确定这是无妄之灾。

    “你知道吗?我遇到你那天,奶奶留给我的狗狗被他们杀死吃掉了,”许念瓷喝多了,醉眼朦胧,大大的眸子里充盈着大滴的眼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