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28番外·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18
    上任一个月之后,许念瓷才发现,这公关部经理实际上非常不适合她。

    公关部是专门和外面的人打交道的部门,上班时有数不清的会议通告,工作节奏又紧又快,那些都还好,她一直都是吃苦耐劳的人,再苦再累的工作都不在话下,让她无法忍受的是那些应酬。

    她上任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有各式各样数不清应酬,她酒量很好,喝酒不是问题,让她受不了的是那些公司老板总是有意无意想揩她的油,想吃她的豆腐,还有各种让她受不了的荤|段子。

    幸亏公关部的经理叶倾音是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她好几次差点和投资商闹翻,都是被叶倾音出面摆明。

    她十分不喜欢这个职位,但现在骑虎难下。

    这职位是她自己选的,她不想放弃,不想让那人失望看不起,她全凭着骨子里一股韧劲儿坚持着。

    这天晚上,又有应酬,身为公关部副经理,这是工作之一,没办法推掉,她只能尽量穿又保守又老气横秋的衣服,遮掩着她的美艳娇媚,以免到时又被那些醉醺醺的老板借机吃豆腐。

    酒过三巡,脖子上戴着一条大粗金链子的暴发户喝多了,坐在她身边揽她的肩膀,一杯又一杯的灌她红酒。

    他身上是令她作呕的酒气,笑的猥亵又粗俗,并且总是试图吃她的豆腐,她实在忍无可忍,把酒杯推开,“对不起,我喝多了,不能再喝了!”

    暴发户顿时翻脸,“你说不喝就不喝?你今晚不就是来陪老子喝酒的吗?给我喝!”

    他哆嗦着一脸横肉,将酒杯摔在许念瓷眼前。

    叶倾音见情势不妙,连忙将酒杯抢过去,“顾老板,我替瓷瓷喝,我们瓷瓷今天身体不好,不舒服,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暴发户斜眼看叶倾音,“你替她喝?你叫许念瓷吗?”

    叶倾音脸上的笑僵住,气氛也僵住,就在这时一抹清冷如雪的声线飘过来,坐在沙发上的众人,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包厢里的气压顿时低了几分,像是涌进了一股西伯利亚寒流。

    “我替她喝!”长身玉立的男人,一身黑衣,夜一般幽沉冰冷,纤长的指,骨节分明,别样好看,一把夺过叶倾音手中的杯子,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他谁也没看,放下酒杯,转身离开,而暴发户已经傻掉,坐在沙发上直哆嗦。

    那个黑衣男人,他并不认识,可他认识黑衣男人身后那些人,那些簇拥着他的人,每个都是顶尖级别的公司的高层人士,无论哪一个他平时见了都要点头哈腰的讨好,而那些人,像众星捧月一般将那个年轻的黑衣人簇拥在中间。

    那个黑衣人的身份……

    他已经不敢想下去,缩在沙发上打寒颤。

    黑衣人径自出去,等在他身后的人,左右分开,给他让开一条路,走在最后的人,是个年轻的娃娃脸少年,充其量二十来岁的样子,笑眯眯的朝走廊尽头招招手。

    走廊尽头过来两个面容冷峻的年轻男子,娃娃脸笑眯眯的指指暴发户,对那两个冷峻男子说:“他那么喜欢喝,你们今晚陪他喝个尽兴,记住,不醉不归哦!”

    那一晚,暴发户被灌了一整夜的酒,烂醉如泥,昏倒在自己的呕吐物中,天亮以后才被他公司的人送进医院。

    第二天,许念瓷刚一上班,人事部经理就汗流浃背的进来,“小许啊,我看这公关部经理不太适合你,后勤部经理的位置空着,你交接之后过去上任吧。”

    在腾跃,众所周知,后勤部经理所有部门经理中最好的差事,薪酬高,无压力,零风险。

    “为什么?”许念瓷抿了抿唇,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眨的盯着人事部经理。

    “我的小姑奶奶,我昨晚睡到半夜差点被雷给劈死,你就可怜可怜我这条小命,别问那么多了。”人事部经理将任命书放在许念瓷桌子上,擦着冷汗摇头叹气的走了。

    许念瓷拿起桌上的任命书,怔怔看着,眼睛里却一个字都没有,满脑子里只有昨夜江玉珏那张冰寒清隽的脸,那般俊朗、那般帅气。

    又一次,在她窘迫的时候,他天神一般,从天而降,解救了她。

    那一刻,她好像在万丈光芒中,看到了骑马仗剑而来的王子,只是……只是,她可配做他的公主?

    还是……她只是一个被他怜悯,被他可怜,永远也不会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

    ……

    她与江玉珏这次的偶遇并没有改变她的生活,他们依旧像两颗不同轨迹的恒星,生活在自己的航道里,似乎永远不会再有交集。

    日子如水流过,转眼间,宠|物店的姑娘们各自有了心上人,晚上约会回来,或拿着一盒巧克力分给小姐妹,或抱着一束玫瑰回来,笑的花枝招展,只有许念瓷,始终孑然一人。

    她店里的小姐妹替她着急,明着暗着给她牵线搭桥,替她寻找她生命里的真命天子,只可惜,她一直心如止水。

    倒是腾跃公司里的人,那么多单身王老五,她长的又那么美艳耀眼,却始终没人敢觊觎,更不敢染指。

    许念瓷并不介意,她心里已经被一个人……哦……是一个神!

    她的心已经被一个神装的满满的,哪里还容得下别人?

    这天,腾跃公司举办了一个大型的公益舞会,要求所有部门经理盛装到场,许念瓷也不例外。

    她穿了一袭酒红色的曳地晚礼,是她衣柜里的唯一一件晚礼,是做公关部副经理时,叶倾音为她置办的。

    深V领、背部镂空的酒红色晚礼,穿在曲线窈窕完美的她身上,性|感迷人,让平时见惯她T恤衫牛仔裤的人惊艳不已。

    她一进门,无数道灼热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

    她的美是一种嚣张绝艳的美,似强光,如烈焰,不管她身上怎样一股清冷如冰的气质,都挡不住那团如极光般烈烈的美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