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29番外·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19
    无数不认识她的人,感兴趣的向周围的人询问,她是哪家千金。

    她不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和认识的人浅浅打个招呼后,辨了辨方向,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打算躲个清净。

    去卫生间的途中,路过一个休息区,柔软的沙发,一尘不染的水晶茶几,大株的绿色植物,营造出一个静谧的休憩环境,她一眼看中,索性到休息区坐下,打算在这里耗上一两个小时再回去。

    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一角,看从手机上下载的远程教育的课程,不知不觉忘了时间,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手机响了,叶倾音微醺的声音从那边响起,带着点慌乱,“瓷瓷,你在哪儿?我头有点晕,有个男人总缠着我,你过来帮帮我……”

    在公关部时,叶倾音对她很友好,没少帮她,许念瓷收起手机,快步朝大厅走去。

    眼看大厅近在眼前,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妇人一边回头冲同伴大笑,一边重重撞上了许念瓷,她回头的功夫,手中的红酒从杯中溢出来,一少半撒在了许念瓷身上,剩下的一大部分,都撒在了她自己胸|前。

    低头看看自己胸|前一大滩酒渍,刚刚还笑逐颜开的富态夫人,一张白花花的大饼脸顿时扭曲了,虎着脸看许念瓷,“你怎么走路的?眼睛长在后脑勺上了?我这衣服可是巴黎最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全世界只此一件,你给我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许念瓷皱眉看她,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明明是她走路不看路,回头和人说话的功夫撞到她身上的,不但不道歉,反而这么咄咄逼人的逼问她。

    许念瓷微蹙了眉头,淡淡说:“这位夫人,刚刚我虽然走的快点,但我遵守规则,走在走廊右侧,而你却走在走廊左侧,还回头和朋友说话,这才把红酒洒在自己身上,错是你犯的,酒是从你的酒杯里洒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责问我?”

    胖妇人叫李金菊,是一个家具商的发妻,那个家具商从小家具店做起,因为有生意头脑,运气又好,经过二十几年的经营,成为月光城最大的家具商之一,身家过亿。

    他这结发妻子,初中毕业,没什么文化,粗鄙跋扈,再有钱也只是一身的铜臭,没有一点的气质修养。

    那家具商总算还有点良心,虽然家外无数彩旗飘飘,却秉持着糟糠之妻不可弃的道理,始终没让他这原配下堂。

    这种重要场合,当然不可能带养在外面的彩旗来,只好亲自为李金菊准备了最好的衣服首饰,带着李金菊来,不盼别的,就盼着李金菊别给他出丑就好。

    李金菊身上戴着几百万的首饰,身上穿着名牌设计师为她设计的上百万的礼服,自我感觉良好,和平时牌友们吹嘘她老公的家具城上季度盈利如何如何时,撞在了许念瓷身上。

    她身上的礼物是银白色,撒上一滩红酒,难看的要死,心疼的她心脏直抽,一腔怒火全撒在许念瓷的身上,“你这小溅人!弄脏了我的衣服还和我耍嘴皮子,我这衣服花了一百万才买的,今晚你不赔我衣服,我撕烂你的脸!”

    许念瓷厌烦的看着她,她那张贪婪粗鄙的大饼脸,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李玉芳,心里一阵剧烈的烦躁,懒得再和她鼓噪,绕过她想走,被李金菊一把抓住手腕。

    “小溅人,今晚你不赔我衣服哪儿也别想去!”

    她一口一个小溅人,把许念瓷叫的恼了,许念瓷用力一挥手臂,李金菊肥硕的身子,哪经得住常年练武的许念瓷用力一挥,顿时往后趔趄了几步,重重摔在地上。

    她疼的惨叫了一声,叫许念瓷甩手要走,顿时坐在地上杀猪一般嚎起来,“快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快来人啊——”

    她海豚音一般又尖又利底气又足的声音,顿时回荡在整个宴会厅里,宴会厅里一静,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于是,一身酒红色曳地晚礼的许念瓷,和毫无形象坐在地上的大饼脸夫人,成了整个会场注目的焦点。

    李金菊的老公赵海柱急匆匆走过来,铁青的脸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呢?难看不难看?”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你给我买的一百多万的衣服啊,被那个小溅人给弄脏了,那个小溅人还不肯赔,还打人,我要报警,报警抓她那个天杀的!”李金菊抖着自己的衣服让赵海柱看。

    赵海柱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行了你,别再这儿给我丢人了,快回家换衣服去吧。”

    “回家?”李金菊的女高音更加尖锐,“回家怎么行?她还没赔我衣服呢,我这衣服可是一百多万啊!”

    她的话惹来了一些豪门贵妇的轻轻嗤笑,在她眼里,一百万是天文数字,可那些豪门夫人的晚礼,哪一件不是百万之上?

    赵海柱第无数次后悔,不该带着上不了台面的李金菊到这种盛大的场合来,什么面子里子都被她给丢尽了。

    他抓着李金菊的手想拽她离开,无奈李金菊挣扎着死活不肯走,冲着许念瓷尖声嚎叫,说什么也要许念瓷赔她衣服。

    正在僵持间,刚刚还小声议论调笑的围观人群,忽然静了下来,左右分开,一身正装的江玉珏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众星捧月般走到前面。

    许念瓷脸上原本有淡淡不耐的神情,看到江玉珏之后,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原本潋滟如江南的一双美眸,只剩一片渺远的空茫。

    “赵老板,衣服记在我账上,一会儿我会派手下把支票送过去。”江玉珏看着赵海柱淡淡开口。

    “哪里哪里,不用不用!”赵海柱铁青的脸瞬间变的惨白,冷汗唰的一下从额头上流下来,他冲江玉珏点头哈腰,连连道歉,“是我夫人自己不小心,不关那位小姐的事,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