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30番外·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20
    别看赵海柱这会儿伏低做小,其实他平日里是特别嚣张跋扈的人,我有钱我就是老大我怕谁的暴发户嘴脸十足,也因此,李金菊今晚才会这么底气十足的大哭大闹,以为月光城没她老公摆不平的事,谁见了她老公都得低着头走路。

    这会儿看赵海柱冲江玉珏点头哈腰的装孙子,她也傻了,木桩一般站在赵海柱的身边。

    不大会儿功夫,赵海柱就汗流浃背,扯了扯李金菊的袖子,“快快快,快给那位小姐道歉!”

    李金菊向来是吃软怕硬的主儿,见她老公不给她撑腰,还怕的要死,连忙努力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冲许念瓷赔笑脸,“这位小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衣服不用赔了,我自己洗就好!”

    李金菊连连道歉,许念瓷终于从失神中回过神来,漂亮的眸子盯着江玉珏,看也没看李金菊,微微启唇,“算了!”

    腾跃的总经理原本在二楼招待贵宾,听说楼下出事,急匆匆赶过来,跃过众人走到江玉珏身后,“三少……”

    江玉珏没做声,微不可见的摇了下头。

    腾跃的总经理松了口气,冲赵玉柱使了个眼色,赵玉柱如蒙大赦,冲江玉珏和许念瓷一再鞠躬道歉,扯着李金菊跌跌撞撞离开。

    江玉珏没看许念瓷,转身想走,许念瓷猛然开口:“等一下!”

    江玉珏没有回头,却停了下脚步。

    许念瓷深吸了口气,“我们谈谈吧。”

    二楼VIP贵宾室。

    猩红色的真皮沙发上,江玉珏和许念瓷面对面坐着,许念瓷紧张的双手攥拳,江玉珏手中捏了杯红酒,漫不经心的轻晃,偶尔浅啜一口。

    许念瓷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氛,深吸了口气,看着江玉珏说:“谢谢你。”

    “不客气。”江玉珏神情如冰,声音也冰雪般冷酷。

    许念瓷抿了抿唇,“其实你不用这样做,上次你救了我,我们说过的,我们两清了。”

    “是,我和你之间两清了,”江玉珏啜了口红酒,清冷的说:“这是替我弟还的,你当时救了我们两条命。”

    他清冷的样子,让许念瓷心里堵的像塞满了冰块,她将紧攥的拳头松开又攥上,咬着牙说:“不用了,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纠葛。”

    江玉珏用无所谓的态度说了声:“尽量吧!”

    许念瓷被他气的浑身直抖。

    尽量吧?

    什么叫尽量吧?

    每次都在那么狼狈的时候被他遇到,他知道她心里多自卑,多难过?

    她多希望,每次他遇到她时,都是在她最光鲜亮丽的时候,像是万众瞩目的公主,那样她还可以自信的追逐他的脚步。

    可是现在……

    每次都是在她最狼狈最难堪的时候,遇到他,就像被剥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

    “算了……”她颓然垂眸,长发披散下来,遮住她的双眼,“你还的够多了,以后不用再还了,以后我和你桥归桥,路归路,再没有任何关系。”

    江玉珏啜了口酒,依旧是冷淡的三个字,“我尽力!”

    “你尽力?”许念瓷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狂烧的怒火,唰的站起,漂亮的眸子仿佛燃了烈焰般瞪着他,“什么叫你尽力?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我不想再看见你,不想再和你有任何交集,我想让你在我生命里彻底消失……彻彻底底的消失,你听懂了吗?”

    “我听懂了,”江玉珏抬眸,漆黑的眸子目光清冷的盯着她,“我听的很明白,但是我不能保证我一定做的到。”

    他说的那般淡定,那般理所当然,许念瓷呆了呆,“为什么?”

    江玉珏啜了口酒,“我不喜欢欠人人情的,在我把欠你的人情还完之前,你的想法与我无关。”

    “……”许念瓷要疯了,看着他咬牙切齿。

    他非要和她牵扯不清是吗?

    他不肯退出她的生命是吗?

    那么……别后悔!

    她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江玉珏……”

    “嗯?”江玉珏漆黑的眼珠,平静的看着她,夜般静谧深沉,将她的灵魂瞬间吸入进去。

    “江玉珏,”她听到自己缓缓的说:“我不想在腾跃公司做了。”

    “哦?”江玉珏眼中闪过淡淡的意外,语气却依旧清冷无波,“然后呢?”

    “我想做你的秘书!贴身秘书!”她咬牙切齿,一字一字说:“如果你做不到,请你远离我,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不肯远离她是吗?

    一定要在她的生命里纠缠她是吗?

    那就让他们纠缠到底好了!

    既然不肯远离,那她就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赶走所有觊觎他的女人,直到她成为他的唯一!

    她许念瓷,这一辈子,除了对他做了过分的事,再没做过违背良心的事,她要像曾亚茹所说的,为自己喜欢的人,勇敢一次!

    没错!

    就这样!!

    她不躲了,不藏了,不逃避了,她就是爱上江玉珏了,怎样?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不知道为什么爱了,什么时候爱的,总之就是爱了,爱上了她曾经最讨厌的人,曾经狠狠折磨的人。

    或者……这是报应?

    她垂眸苦笑。

    不管是什么,她已不再她掌控之中了。

    如果她能管得了自己的心,她最不想爱的人就是江玉珏。

    可是,如果每个人都能管的了自己的心,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因为求爱不得,痛苦终身的人了。

    想放不能放,也放不下的,才是爱情。

    江玉珏冷幽的目光盯着她,沉默良久,才清冷开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只需要回答我,行?……还是不行!”许念瓷讥诮的弯了弯唇角,“你不总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要还我人情吗?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

    江玉珏看了她一会儿,淡淡吐字:“好!”

    就这样,许念瓷一夜之间成了江玉珏的贴身秘书,不知羡煞多少人。

    第二天,她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出现在江玉珏的办公室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