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33番外·情深不能负3
    江玉珏搭在江玉琛肩上的手僵了下,的确,如果当时被打被罚的是江玉琛,怕是他会疯掉,此刻的反应也许比江玉琛更激烈也说不定。

    沉默了一会儿,他轻轻拍了下江玉琛的肩膀,“行了,我心里有数,别让这件事影响你的生活,该干嘛干嘛去,嗯?”

    “你……”江玉琛狠狠瞪着他,用力将他的手甩开,“你简直无可救药了!”

    说完之后,他愤愤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江玉珏看着他背影消失的地方,站了好久,才轻轻叹口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和江玉琛同一天出生,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一起长大,从小到大,江玉琛还是第一次和他发这样大的脾气,也是第一次,他们的意见没办法统一。

    他拿起文件,看了好久,一个字都看不下去,眼前晃来晃去,都是许念瓷苍白失色的脸。

    自那次在数码国际广场,遇到穿着卡通服装中暑晕倒的许念瓷之后,他知道她过的不好,心里便时常牵挂。

    他不知道那种情愫因何而起,总之不管平日里多忙碌,倒上一杯红酒站在窗前,对着窗外景色解乏时,脑海中总会出现她的身影。

    自那之后,他令人注意她的一举一动,有时是刻意安排,有时是机缘巧合,他总能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眼前。

    如果不是江玉琛的恶整,他会以为,他做这些,只是为了报恩,他对许念瓷关心,对许念瓷好,只是因为许念瓷曾经救过他们兄弟俩。

    可当因为许念瓷的事,他与江玉琛起了争执,并且他丝毫不愿退让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许念瓷早在不知不觉间入了他的眼,也入了他的心!

    他放下手中的资料,颓然后倚,靠在椅背上,烦躁的捏了捏眉心。

    他居然喜欢上了许念瓷!

    唇角染上抹苦笑,自嘲的摇摇头。

    是因为这些年身边一直没什么女人,而许念瓷是唯一在他生命里纠缠不清的女人,不知不觉间,就入了眼,动了心吗?

    真是……讽刺啊!

    居然会喜欢上那么残忍折磨过自己的女人,他该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吧?

    可是……撇开许念瓷曾经折磨过他的事情不说,她其实是个很善良很有爱心的女孩儿。

    这些年,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她的宠|物店,兢兢业业打工,老老实实做人,脚踏实地,不吸烟不喝酒不泡吧,不乱交朋友,业余时间唯一的休闲,就是照顾宠|物店的猫猫狗狗。

    而且,他和她还曾有过那么美好的初遇……

    他幽幽叹口气,正深思飘渺间,许念瓷敲门进来,将一叠资料放在他眼前,“总裁,您昨天要的资料。”

    “好,”他翻看了几眼,满意的点点头,抬眼间看到她苍白的脸色,轻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你脸色不好,放你一天假,回去休息。”

    许念瓷的确很难受,头脑发晕,四肢无力,她也不矫情,痛快的答了声:“好,谢谢总裁!”

    她转身要走,转身间,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在江玉珏猛然大睁的双眼中倒了下去。

    “该死的!”江玉珏狠咒了声,单手撑着桌面跳过办公桌,将地上的许念瓷揽进怀里,“瓷瓷?瓷瓷?”

    从未叫过她的乳名,第一次叫来,竟这般熟稔,这般顺口,因为……这个名字他早在心中默默叫过千百次。

    许念瓷被他晃醒,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他。

    他皱眉,“感觉怎样?我送你去医院!”

    “不要,”她抓住他的胸|前衣服,“就是饿的厉害,回家吃点东西就好了。”

    昨天晚上,今天早上,她已经有两顿饭没吃,饿的头晕,还有昨夜在地上睡了几个小时,八成着凉了,都不是什么大事,回去吃点东西,再吃上几片药就好,用不着去医院。

    江玉珏见她坚持,只能将她抱起,一路抱出公司。

    车上,许念瓷昏昏沉沉睡过去,再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江玉珏端着粥碗坐在她床边,漆黑如暗夜的双眸,一瞬不眨的盯着她。

    她唰的坐起,环视了一下,发现这不是她的房间,“我这是在哪里?”

    “天宫花园,我的公寓,”江玉珏舀了一勺粥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递到她嘴边,“为了工作方便,我在公司对面买了这座公寓,这边距离公司只有三分钟的车程,你在车上睡着了,我就把你抱到了这边来。”

    “谢谢,我自己来。”许念瓷窘迫的将嘴巴从汤匙边挪开,去抢江玉珏手中的粥碗。

    “你是病人,我帮你。”江玉珏固执的端着碗,不肯放手。

    他一直举着汤匙,许念瓷怕他手臂酸,连忙把汤匙吞进口中,清清爽爽的水果粥,有水果的清甜,还有香米的黏糯。

    江玉珏一口一口喂她,直到她把整碗粥喝光。

    她一直忍着,不让心中泛滥成灾的眼泪夺眶而出。

    自奶奶去世后,再没人这样珍爱的照顾过她,她低着头,潮红着眼眶,一个字不敢说,生怕嘴巴一张开,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怎么?很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江玉珏眉宇紧蹙,声音却特别温柔。

    她一直低着头,细弱的肩头微微颤抖,牵的他的心也跟着一抖一抖,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不用,”她抬眸,扯开一抹笑,明明苍白失色的容颜,却如同漫天焰火在天空炸开般夺目美丽,“你的粥在哪儿买的,很好喝。”

    “不是买的,”他把粥碗放下,“我自己熬的。”

    许念瓷愣住,用尽全身力气忍回去的眼泪,因为他这一句话,汹涌的夺眶而出,“江玉珏……”

    她哽咽了一声,忽然扑过去,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谢谢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救下他们兄弟之后,一定好好照顾他们,像今天他为她做的一样,亲手为他熬一碗粥,细心照料他,直到他安然无恙的康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