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34番外·情深不能负4
    她愿意用她所拥有的一切,换取时光的倒流,可是……

    她抱着他,泪如泉涌,嚎啕大哭。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个女孩儿在他怀里哭,叱咤商场,令人闻风色变的江家三少,此刻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的拍她,一个字说不出。

    许念瓷一直哭到抽搐,嗓子沙哑,一丝力气也没有的软在他怀里,抽抽搭搭的吸着气。

    江玉珏看着胸前一大片泪渍苦笑,平时看她很坚强,颇有流干血也绝不掉一滴泪的架势,怎么这么能哭?

    许念瓷哭够了,搂着他的脖子舍不得撒手,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江玉珏……我喜欢你!不……我爱你……好爱好爱!”

    说完之后,她死死抱紧他,脸颊埋在靠近他心脏的位置,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哪怕下一秒被拒绝了,后半生可以回忆这一瞬,足够了!

    过了好久好久,江玉珏挑起她的下颌,漆黑如夜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缓慢的说:“江玉珏,我爱你……明知道爱你是条不归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你,我爱你……好爱好爱!”

    他低头,她昂头,他们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清晰的自己,这一霎,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许念瓷的脑子里炸开,大脑中一片空白,勾着江玉珏脖颈的手,忽然一用力,身子往上一窜,她的唇准确的吻上了江玉珏的唇。

    她闭上眼,不管不顾的加深着个吻。

    也许今生只能放|纵这一次,放|纵之后两人便会形同陌路。

    那么,就让她好好放|纵这一次,把他的味道、他的气息、他的一切都深深刻在骨髓里,永远永远不忘记。

    她许念瓷是生来偏执的人,恨的疯狂,爱也疯狂,这一生,她只爱一次,得不到他的爱,也要把最干净最美丽的她,在最美好的时候献给他。

    曾亚茹说过,为自己爱的人,不管做什么都值得!

    她吻的痴狂,而他很快反客为主,将她吞噬的头脑中一片眩晕,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被他松开,脸颊酡红,水目迷离的软倒在他怀中。

    江玉珏的指腹轻轻擦过她的脸蛋,“瓷瓷……瓷瓷……”

    他的声音轻而温柔,如最动听的天籁。

    许念瓷握住他的手,将他的掌心贴在她的脸颊上,黯然垂眸,“就这样吧……就这样我已经很满足……”

    江玉珏忍不住低笑了声,将她揽入怀里,“怎么?占了我便宜就想算了?”

    许念瓷愕然看他,他笑笑,俯身吻下来。

    与刚刚那个狂烈的吻不同,这个细腻痴缠,温柔入骨。

    许久后,他才轻轻松开她,在她唇上轻啄下,“感觉好点了吗?”

    许念瓷捂着自己的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不敢深究这个吻的含义。

    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只要他肯留在她身边,只要他肯像刚刚那样抱着她、吻她,让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他拍拍枕头,扶她躺下,抚着她额前的发,眼中是一抹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再睡会儿吧,养足了精神,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好给你补一补。”

    许念瓷中了魔咒一般乖乖闭上眼睛,心脏在胸膛里跳的怦怦直响,几乎要跳出来。

    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纤白的手掌握在掌心里,温柔的包裹住。

    她的心脏像暴风骤雨般在胸膛里剧烈跳动,长长的眼睫剧烈颤抖着,过了好久好久,许是近来体力透支太严重,她还是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四周已经全黑了,闪烁的霓虹透过窗子照进来,映在江玉珏俊朗无俦的脸上,明明灭灭,美如梦幻。

    她的手仍在他掌心中包裹着,她一动,他立刻察觉,温柔的探过身子去,“醒了?感觉好点了没?”

    她抓着他的手坐起,晃了晃脑袋,还有点晕,不过应该是躺的时间太久所致,感冒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好了,没事了。”她抓着江玉珏的手紧了紧,不想松开。

    “起来洗漱一下,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给你好好补补,你太瘦了。”他将手掌从她手中抽出来,扶她下床。

    他手掌从她手中抽出来的那一刻,她一下子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丢了整个世界一样。

    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她看到了自己恐慌的双眼。

    爱这种东西,太可怕!

    她原本以为 ,她想要的只有一点点,一个拥抱、一个吻,得到之后,她会默默走开,她会躲在角落里,看着他幸福。

    现在她才知道,爱是罂粟,会上瘾,会中毒。

    得到一点点,还想要更多,得到他的拥抱他的吻,便更贪心的想要他的全部。

    她深吸了口气,用凉水使劲儿冲刷自己的脸,一直洗到苍白的脸被她搓红,她才从盥洗间出来。

    江玉珏换了一身利索的休闲服,浅色的T恤,修身的裤子,他不管穿什么都那么好看,尊贵优雅,帅的让人屏息,尽管冷如冰山,亦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她又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走出去。

    走出电梯的时候,他握住了她的手。

    她惊住,指尖一瞬变得冰凉,他侧眸冲她一笑,握她手的宽大手掌有力的紧了紧,一直走到他的汽车前才松开,帮她打开车门,手撑在车顶上,照顾她坐进去,然后倾过身子替她系好安全带。

    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恍如梦中。

    原来,清寒如雪,冰冷如霜的江玉珏,也可以有这么温柔体贴的一面,那一瞬间的他,蛊|惑迷人的让她把心脏亲手掏出来给他,都心甘情愿!

    江玉珏带着许念瓷走进一家高档西餐厅,铮亮的烛台、银质餐具、水晶桌,暗红色的沙发椅,细颈的花瓶里插着一只鲜艳怒放的玫瑰,悠扬的小提琴在空中回荡,就餐的人年轻情侣居多。

    坐在这样的环境里,许念瓷漂亮的眸子里有几分迷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