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36番外·情深不能负6
    原来,这便是喜欢了。

    她醒来后,强|吻了他。

    惊喜如烟花在脑海中炸开,他很快反客为主,唇舌痴缠,两情相悦的感觉比焰火还要绚烂。

    她向他表白了。

    她说,她爱他,很爱很爱。

    狂喜淹没了他,冷静冷情的他,很少有那么激动的时候。

    原来,他也可以遇到能让他心动的女孩儿。

    原来,他也可以体验两情相悦的滋味。

    她的苍白瘦弱让他心疼,他带她来最精致的西餐馆,恨不得一天就把她养的健康红润。

    “快吃啊,怎么不吃?”他看着她,唇角染着笑意,眼波温柔。

    许念瓷咬了一口牛排吞下,鲜美的滋味在她舌尖炸开,从未品尝过的美妙滋味。

    她知道这牛排有多昂贵,在这里吃一餐饭,她整个月的工资搭进去都不够,她咽了好几口牛排,跳乱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看着江玉珏,不确定的问:“你刚刚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江玉珏笑笑,握住她的手,漆黑眼眸认真的盯住她的眼睛,缓缓说:“瓷瓷,我们交往吧!”

    许念瓷的眼睛越睁越大,眼眶渐渐潮红,咬了咬下唇,“为什么?我……我曾那样对过你……”

    “那又怎样?”江玉珏挑了挑眉,“古人不是说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何况你并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那是你我之间的事,与别人无关。”

    “可是……”

    “没有可是,”江玉珏打断她的话,温柔的望着她,“你只要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就应该在一起,这样就足够了。”

    许念瓷盯着他,看了许久,缓缓笑了,笑容如璀璨焰火,漫天绽放,美到让人目眩神迷。

    笑容绽放的那一刻,她整个人一派轻松。

    她在担心什么呢?

    不管江玉珏的爱是真的或者假的,她只要知道她对他的爱是真的就好。

    她原本想要的不过是他一个拥抱,一个吻,现在他居然亲口对她说喜欢她,想和她交往,她已经得到了这么多,还奢求什么呢?

    就这样就好!

    不管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只要他肯让她留在他身边,她便会用整个生命去爱他,不计得失!

    两个人吃完东西,从西餐厅出来,江玉珏没有开车,两个人手牵手在迷魅的夜风里缓缓行走。

    霓虹璀璨,星月朦胧,天空被霓虹七彩的灯光映的有些迷蒙,江玉珏看看远空,又侧眸看许念瓷,“明晚我带你去郊外山顶看星星,我听别人说,郊外的夜空最迷人,我很喜欢在寂静的夜里遥望星空,尤其是干净的星空,可惜以前找不到人陪。”

    许念瓷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偏头冲他一笑,“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愿意陪你去。”

    火里水里,不离不弃。

    月光城是沿海城市,绿化做的极好,他们走在人行道上,道边是鲜花绿树,远处是一望无垠的大海,身边是喜欢的人,一切如斯完美。

    他们一边朝江玉珏公司的方向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在快接近公司的时候,一辆汽车从他们身边疾驰而去,又猛的停下,倒车退回他们身边。

    车窗落下,露出江玉琛目瞪口呆的脸。

    他睁大眼睛,见鬼似的瞪了他们几十秒钟后,猛然推门下车,纵身跃过绿化带,冲到他们眼前,睁大眼睛瞪着江玉珏,“你……和她……”

    江玉琛的眼从他们紧握的双手上扫过,眼光如刀,刮的许念瓷腕骨生生的疼,她心虚的想松开江玉珏的手,江玉珏紧握不放,淡淡迎视江玉琛的目光,“琛,我和瓷瓷交往了……今天是我们交往的第一天。”

    “交往了?什么叫交往了?你告诉我,什么叫交往了!”一个惊雷在江玉珏头顶炸开,他狠狠瞪着许念瓷,见到生死仇人的目光也不过如此。

    “交往了的意思就是我和瓷瓷恋爱了,”江玉珏看着江玉琛淡然解释,“若干天以后,她会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名正言顺的三嫂。”

    “你疯了吗?”江玉琛抑制不住的狂吼:“你忘记她曾对你做过什么?天底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吗?你居然要娶她!”

    江玉珏皱眉,将手搭上他的肩膀,“琛,冷静一些,人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与她曾救过我们的命相比,她犯过的那些错又有什么?”

    “你简直疯了!”江玉琛用力甩落肩头的手,怒目瞪着他,“爸妈不会允许这样的女人进江家的门,我也不允许,你死了这条心吧!”

    “琛!”江玉珏目光一沉,“与谁结婚是我的事,你没有任何权利干预。”

    “我没有任何权利干预?”江玉琛瞪着他,咬牙切齿的点头,“好!很好!你说的对,我有什么资格管你的事?与她相比,我江玉琛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这样行了吧!”

    “琛……”江玉珏有点无奈,“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江玉琛气的指尖发抖,秀气的眉宇死死拧着,“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娶个我不喜欢的女人吗?一定要让那个完美无缺的家不再完美吗?”

    “琛,你反应太激烈了,”江玉珏拧眉看他,“过去的事让它过去不好吗?”

    江玉琛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双拳攥紧,猛的转身跳过隔离带,冲进汽车,扬长而去。

    “琛……”江玉珏大叫,忧心忡忡。

    他情绪那么激动,怎么能开车,万一出事怎么办?

    “该死!”他咒了声,拖着许念瓷往公司方向跑,“快,我们去开车!”

    冲到公司地下车库,他坐进车里,打江玉琛的手机。

    手机嘟嘟响着,却一直无人接听。

    他从没这么急过,开着跑车围着月光城一圈一圈转,烦躁不堪。

    万一江玉琛开着车有什么意外,不用爸妈大哥找他算账,他自己也能把自己给杀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一直沉默的许念瓷幽幽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