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45番外·情深不能负15
    (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她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被人羡慕的生活,让她再回到社会最底层,每天挣扎在温饱线上,还不如让她去死!

    她在沙发上呆怔了好久,饿的头晕眼花了,才僵硬着身体去厨房研究那些昂贵的食材。

    既然江玉琛讨厌不会做饭的女人,那她就要学会做饭,不能让江玉琛讨厌她。

    何况,不过是做饭而已,许念瓷会做的事,她也会做。

    她在厨房摆弄了很久,也摸不出个头绪,切鱼片的时候,刀一滑,在她手指上狠狠割了个口子。

    她惨叫一声,扔了刀,委屈的哭。

    她想着,江玉琛如果听到她哭,肯定会进来看她,她借机撒撒娇,说不定他会带她出去吃,她现在好想吃正宗法国餐厅做的七分熟的黑椒牛排,想起那股独特的滋味,她最嘴巴里溢满口水。

    可她不管怎么哭,外面一直静悄悄的,谁也没进来看她一眼。

    最后她实在哭累了,止住哭,还是饿的厉害,想着哪怕在厨房里找一桶方便面泡了吃掉也好。

    可是转来转去,她根本找不到。

    自从许念瓷住进公寓,公寓的东西都是她在打理,她那么紧张江玉珏,精心照顾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让江玉珏吃泡面那种东西?

    所以,纪沁月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桶泡面。

    到了最后,没办法,她只好洗了点水果,填了填肚子,回房休息去了。

    好容易捱到晚上,许念瓷做了丰盛的晚饭,六菜一汤,熬了滋补的紫米粥,以往为了保持体形,纪沁月晚上吃的很少,这次中午没吃饭,她坐在桌子上一顿狼吞虎咽,看的江玉琛直皱眉。

    她吃到半饱,才忽然想起,以前和江玉琛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是细嚼慢咽,一小口一小口的咬东西,淑女范儿十足,可今天饿的狠了,忘了伪装,吃的有些粗鲁。

    她不好意思的冲江玉琛笑笑,羞涩的说:“我中午没吃饭,有点饿。”

    江玉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连拿汤匙的动作都那么尊贵优雅,恍然间,她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连忙又像平时一样,小口吃菜,小口喝汤,一派名门淑女范儿。

    吃过晚饭之后,江玉琛拿着游戏机去了阳台,纪沁月随后跟过去,江玉琛坐在摇椅上,懒洋洋抬眸看她一眼,皱眉,“你怎么过来了?”

    纪沁月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将脸颊放在他手臂上,猫儿般温顺的蹭了蹭,“琛,今天上午是我错了,我不该随便和你耍性子,以后不会了,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江玉琛往旁边侧了侧身子,躲开她,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纪沁月,我很奇怪,你没有做饭,现在不该去帮着许念瓷刷碗吗?你既不做也不刷,难道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纪沁月被他质问的脸青一阵紫一阵,嗫嚅了一阵,举起切伤的手指给他看,“我手指弄伤了,好疼,不能碰水,不然会感染。”

    “哦,”江玉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厨房里好像有一种东西叫胶皮手套……”

    纪沁月一张脸猛的白了,唰的起身,“我这就去帮瓷瓷刷碗!”

    她落荒而逃,江玉琛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紧的锁起。

    这就是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儿吗?

    为什么他觉得她越来越陌生呢?

    与她初见时,觉得她温柔驯顺,笑起来的样子像个单纯不谙世事的洋娃娃,可相处时间长了,却发现她虚伪、虚荣、做作,连笑容都那么假,他越来越无法忍受她了!

    纪沁月跑到厨房,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江玉琛和许念瓷轻快的笑声,江玉琛的低笑声像声音厚重的大提琴,淳厚悦耳,而许念瓷的笑声像风吹银铃,清脆动听。

    两个声音交织在一起,那么和谐幸福。

    她在厨房门口站住,咬住下唇,黯然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为什么?

    为什么每次当她觉得她马上就会抓住幸福的时候,幸福就会一下子离她那么远?

    刚刚江玉琛居然冷冰冰的叫她纪沁月,还有……她没错过江玉琛眼中那抹一闪即逝的厌恶。

    他居然开始讨厌她了?

    他怎么可以讨厌她?

    她那么温柔、那么漂亮,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直勾勾的盯着她,挪不开目光,他怎么可以讨厌她?

    一定是因为许念瓷!

    因为他看惯了许念瓷那张脸,所以再看到她才不会觉得惊艳了,一定是这样!

    她讨厌许念瓷,讨厌死了!

    她好不容易才把她赶出纪家,为什么她偏偏要像个苍蝇一样,死粘住她不放?

    气死她了!

    她绝不能输!

    绝不能让江玉琛甩掉她!

    她一定要做江家的少夫人,一定要!

    阳台上,江玉琛一直坐在摇椅上低头玩游戏,不过他今晚兴致不高,心不在焉的,输了一局又一局。

    江玉珏端了盘水果,放在他身边,在他对面坐下,看了他一会儿,“怎么了?心情不好?”

    刚好江玉琛又输了一句,烦躁的将游戏机放到一边,抓了个苹果狠狠咬了一口,“我现在觉得纪沁月好陌生,一点也不像那天我救的那个女孩儿了!”

    这发展,其实在江玉珏的意料之中,他还是不动声色的问:“为什么?”

    “我觉得她好虚伪!”江玉琛皱眉,“明明想要那些首饰想的要死,不明明白白和我说,非要找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借口,明明狼吞虎咽才是她的本性,非要装淑女,扭捏做作,我以前怎么没觉得她那么讨厌?”

    “因为以前她伪装的很好,时间久了,原形毕露,”江玉珏看着他,目光清寒如夜,“她那种女人,你看清了,自然也就看轻了!”

    江玉琛哼了声,扬手将苹果核扔进阳台一角的垃圾桶,小声嘟囔,“我看许念瓷就很好啊,怎么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差这么多?”

    虽然他声音很轻,江玉珏还是听到了,优美的唇边浮出一抹淡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