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46番外·情深不能负16
    他早说过,只要江玉琛和他的瓷瓷接触久了,一定会发现她的好。

    她是做过疯狂的事情,但那次只不过是因为她受了犬犬被杀的刺激,又喝太多酒,一时失常,骨子里,他的瓷瓷像山上干净无杂质的清泉水,纯澈透明,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江玉琛郁闷的叹口气,仰头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要和她分手!就明天!明天一定要和她分手!”

    “嗯,”江玉珏摸摸他的头,“你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我相信你。”

    说完之后,他去了书房处理白天积压下的公事,一整晚心情都很愉悦。

    上午,去珠宝展之事,是他故意设计的。

    他知道纪沁月有多贪婪,只要他说带许念瓷去逛珠宝展,纪沁月一定会心动,让江玉琛带着她一起去。

    珠宝展上那么多稀世珍宝,以纪沁月贪婪的性子,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江玉琛给她买几套,而江玉琛这个月的零用早被他买游戏装备花光了,不管纪沁月相中什么,她都得空手而归。

    贪婪的她,得不到满足,一定会露出本性。

    果然,她和江玉琛闹掰了,江玉琛渐渐发现她的真面目。

    他就说嘛,他的弟弟很聪明,只要给他时间,一定会发现纪沁月的丑恶嘴脸。

    这下好了,明天江玉琛就会和纪沁月分手,他的瓷瓷不用再担心以后会和纪沁月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心情好了,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十点多了,积压的工作处理掉大多半,再加把劲儿处理完,就可以回房休息了。

    他打开邮箱,凝神看公司财务白天传过来的报表,忽然门开了,纪沁月风一般旋进来,冲到办公桌后,一头扎进江玉珏怀里,“琛!我做噩梦了,我好怕啊!”

    她死死搂着江玉珏的脖子,头埋进江玉珏的胸前,半透明的睡衣里,曲线窈窕的身子,玲珑有致,性|感迷人。

    江玉珏将她的手臂掰开,用力一把推出去。

    纪沁月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摔倒在地上,微曲的长发凌乱,莹白的小脸上挂满泪痕,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琛……”她娇滴滴叫了一声,秀美的小脸凄美幽怨的模样,“人家做噩梦了,好怕……”

    “你认错人了,”江玉珏一张帅脸,绷的像万年不化的冰山,一丝表情都没有,“我是江玉珏,不是江玉琛!”

    “……”纪沁月原本单手撑在地上,将身子撑出风情万种的姿势,一听江玉珏的话,她手一软,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她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个主意,身上喷了诱|情的香水,穿了半透明的睡衣,出来找江玉琛。

    她想着江玉琛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只要她主动投怀送抱,再风情万种的撩|拨一会儿,江玉琛一定会把持不住要了她。

    只要江玉琛和她有了夫妻之实,她就能把江玉琛结结实实的攥在手心里,江家四少夫人的位置就非她不可!

    打定主意之后,她用催泪棒在眼角擦了擦,眼里立刻涌出大滴的眼泪,她像刚刚一样,门也不敲,冲进江玉琛的卧室,泪光盈盈的说她做噩梦了,好怕……

    可她冲进去之后才发现,卧室里是空的,没人!

    可恶!

    浪费她的感情!

    她下楼之后,又冲到阳台 ,阳台也没有,四处的灯都暗着,只有书房的方向亮着灯。

    透过透明的玻璃移门,她看到江玉琛(实际上是江玉珏)端坐在电脑之后,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

    她以为江玉琛又在打游戏,气的要死,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将心中的暴怒压下去,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满脸是泪的冲进去,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她看着江玉珏,张口结舌,“我……我……我……我还以为你是琛……”

    江玉珏目光冰冷,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漆黑的眼珠冰凌般扎在她身上,“即使是琛,你也不该穿成这样见他!”

    纪沁月瑟缩了下,在江玉珏那样的目光下,羞惭的无地自容。

    她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引以为傲,她现在穿着半透明的睡衣,盈盈可握的腰肢,高耸的丰盈,弧度迷人的锁骨,全部暴|露在他的目光下,他怎么可以那样冷漠,那样无动于衷?

    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她愤怒了,从地上爬起,风姿摇曳的向江玉珏走去。

    走到江玉珏面前,她娇嗔的抓住江玉珏的手臂,轻晃了下,“珏……”

    她一手抓着江玉珏的手臂,一手抚摸自己雪白的胸|脯,秀美的小脸酡红如醉,红唇微嘟,媚眼如丝,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在尽情的表达着一个讯息:邀请!

    江玉珏漆黑的眼眸深不可测,目光冰冷的盯在她脸上,如冰锥一般,似要穿透她的身体,更要穿透她的心!

    纪沁月粉脸含羞,媚眼如丝,袅袅娜娜的朝江玉珏靠过去,纤白的指尖圆润粉嫩,半屈半展捏成兰花状,朝江玉珏的胸口轻轻柔柔的落下去。

    “滚!”江玉珏薄唇轻启,简简单单一个字,仿佛淬了寒光的刀子,直直戳向如纪沁月的心脏,骇的纪沁月一个哆嗦,指尖儿猛颤起来。

    她不服气不甘心,既想继续勾引江玉珏,又被江玉珏身上肆虐的戾气吓的举步维艰,正僵持间,门唰的被推开,江玉琛闯进来,“三哥,你看到我那款……”

    话说了一半,江玉琛看到穿着一身半透明睡衣的纪沁月,眼睛瞪成铜铃那么大,“你你你……”

    面对一个男人时那叫勾|引,面对两个男人就叫被吃豆腐,虽然江玉珏和江玉琛未必愿意吃她的豆腐,但她穿着这身暴露的衣服站在两个大男人眼前,仅剩的羞耻之心还是让她无地自容,她用双手环在自己胸前,战战兢兢的说:“我我我……我做噩梦了……”

    江玉琛的性子只是天真率直,并不代表他傻,他很快琢磨出味儿来,冰锥一般的目光冷冰冰砍在她脸上,“纪沁月!你太让我失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