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48番外·情深不能负18
    ( )

    要是偷他自己买的东西也就算了,兄弟姐妹们送他的礼物都是满满的心意,他多的屋子装不下都舍不得丢,居然被她给偷了,真是可恶!

    “站住!”江玉珏皱眉叫住他,“算了,东西她碰过已经脏了,就算拿回来还能要吗?别和她计较了,算是她跟了你这阵子的补偿吧。”

    “那倒也是!”江玉琛摸摸鼻子,悻悻的坐下。

    他们江家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洁癖,属他大哥和江玉珏的洁癖最厉害,他最轻,但即便是轻,想想他的东西被纪沁月那个女人碰了,还是觉得恶心。

    算了,就当施舍乞丐了!

    从他们兄弟俩的对话中,许念瓷才知道江玉琛和纪沁月已经分手了,并且纪沁月已经离开了这里,而且纪沁月还偷走了江玉琛许多东西。

    她心里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的害怕哪天一下子和纪沁月成了妯娌,终于不用再和纪沁月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真好!

    她心里特别轻松,却一直安静的吃饭,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要有江玉琛在场地方,她很少说话。

    说多错多,好容易江玉琛对她的印象稍稍有了一点改观,她生怕她说错什么,让江玉琛再针对她。

    吃过早饭,江玉珏有公事,上午十点的飞机飞去了香港,许念瓷手里有个合作案走不开,没同他一起去,只是给他准备齐全了东西。

    送走江玉珏,她和江玉琛一起回了公司。

    她开车,江玉琛坐在汽车后座自顾自玩儿他的游戏机,总算相安无事。

    江玉珏这次在香港的行程一共五天,是他们相恋后分离最久的一次,江玉珏在香港落地后,立刻和许念瓷煲了长长的电话粥,以慰相思之苦。

    第二天晚上,江玉琛和朋友出去玩儿了,许念瓷一个人在公寓里看泡沫剧,江玉珏忽然打电话过来,说他有份重要的文件明天要用,让她去公司里拿了传真给他。

    许念瓷工作上从不马虎,而且很开心可以在公事上帮到他,挂断电话后,换了衣服,一秒钟也不耽误的跑到公司。

    她翻遍了江玉珏的办公室也没找到江玉珏所说的那份文件,无奈之下,她只好给江玉珏打了过去。

    江玉珏想了下,告诉她,那份文件在江玉琛的电脑里有备份,因为那次他的电脑故障,他是在江玉琛的电脑里完成的那份文件,而江玉琛的办公室钥匙在他办公桌的抽屉里。

    许念瓷怕万一找不到文件,耽误江玉珏明天的工作,挂断电话后,急匆匆从江玉珏的抽屉里,找出江玉琛办公室的钥匙,打开江玉琛的办公室。

    打开电脑,她用搜索键找到江玉珏说的那份文件,打印下来之后,又传真给江玉珏,把一切搞定之后,她终于露出开心的笑容,吁了口气,笑的甜甜的。

    可以帮到江玉珏,是她最开心的事!

    关掉电脑,她正准备从江玉琛的办公室里出去,忽然门外有响动,她吓了一跳,警惕的问:“谁?”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她来时整栋大厦就已经空荡荡的,谁会这个时候到这里来?

    虽然她胆子大,但毕竟是个女孩儿,她想奔出去查看,心一慌,身子撞到桌角上,桌角上一摞高高的文件被她撞倒在地上,而文件最上面放的一款新型游戏机,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望着地上一地的碎片,她吓的心脏都停跳了。

    被她摔碎的,是江玉琛的大哥最近才送给江玉琛的礼物,是一款新型游戏机的限量版,整部游戏机都是水晶外壳,晶莹剔透,特别漂亮,是目前江玉琛的最爱,居然被她摔碎了!

    她吓的手脚冰凉,蹲下身子赶紧去拾,想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可能,就在这时,咔嚓一声门开了,江玉琛走了进来。

    先是皱眉看了许念瓷一眼,像是不明白为什么许念瓷这么晚了会在他的办公室里,紧接着他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的一地碎片,“不是吧?”

    他大吼一声,扑过去,捡起游戏机的主板,一张帅脸顿时黑了,“许念瓷!你别告诉我这是我大哥送我的新款游戏机!”

    他又惊又怒的爆吼,吓的许念瓷一哆嗦,脸色白了白,小声说:“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不小心?你放屁!”江玉琛气的大爆粗口,用力推了她一把,仍不解气,狠狠一脚踹在她小腹上,“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不然你三更半夜跑到我办公室里来干嘛?许念瓷!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看老子不顺眼,你冲老子来就好了,你动老子的游戏机干嘛?”

    江玉琛一向宝贝他的游戏机,更何况这一款是江玉暖送他的全球限量版,有钱也没得买,他还没新鲜够呢,就被许念瓷给摔了。

    想到许念瓷居然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他的办公室来毁他的心肝宝贝,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气的他额上青筋高高暴起,想杀人的心都有。

    许念瓷被他一脚踹飞,后背狠狠磕上桌子角,疼的她眼前一黑,差点背过气去,缓了一会儿,她顾不得疼,急声解释:“琛,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来你的办公室,是你三哥让我来你办公室,在你电脑上给他找份文件,传真到香港去,我听到外面有声音,吓了一跳,心一慌,才不小心撞到桌子,摔坏了你的游戏机,琛,对不起,我很抱歉,但我真不是故意的,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赔给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连连道歉,急的差点哭出来。

    好容易江玉琛对她的印象有了这么一点点改观,如果因为她的毛手毛脚让江玉琛对她的印象又打回原形,她能懊恼的杀掉自己。

    “许念瓷!我拜托你撒谎也想个好点儿借口的再撒!”江玉琛又气又怒的冷笑,“这公司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我这副总每天除了玩儿游戏机,什么都不干,我哥要找的文件怎么可能在我电脑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