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850番外·情深不能负20
    江玉琛心上动了一下。

    她说的没错,如果犯一次错就要赔上一辈子,那不公平,可是……

    他皱紧眉头,“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你是坏到骨子里了,居然偷偷跑到我的办公室来拿我的游戏机撒气,不可原谅!”

    “琛,我们初见那晚,是我错了,我不抵赖,可今天真是你误会了,我是替你哥哥到你这边打印文件,你不信可以打开电脑看一看,文件还在文档里,上面有时间,就在你刚刚进来不久,你的游戏机是我马虎大意碰掉的,是我错了,你怎么罚我,我都认,但请你不要逼你哥哥在你和我之间抉择,”许念瓷水润的目光闪了下,声音低下去,“他每天都很辛苦,我希望我们能和平相处,他看了会开心,我不想他有一点的烦恼不开心!”

    江玉琛撇撇嘴。

    哼!

    说的真动听!

    就好像就她疼他家三哥,他对他三哥多狠似的!

    这女人,心计最深了,好讨厌!

    他的目光落在地上一地碎片上,心疼不已,蹲下身子去将那些碎片一块块捡起,目光不小心扫到许念瓷的膝下,那里泅着一滩血渍。

    他愣了下,“你起来!”

    许念瓷双腿已经麻了,试着动了动,刚刚被他踢的那脚很重,后背还磕在桌子角上,也很痛,浑身都痛,只是一动就出了一身冷汗。

    她站不起来,只好往后退了退身子,倚坐在后面的文件柜上。

    她将双膝挪开,江玉琛这才发现,她膝下有摔碎的游戏机的碎片,碎片割破了她的膝盖,泅出一小滩血液,染红了她整个膝盖。

    人跪在地上的时候,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膝盖上,膝盖里刺进尖锐的东西,尖锐的东西被身体的重量越压刺入肌骨越深,一定很疼。

    他莫名哆嗦了下,皱紧了眉,“诶!你该不是想演一场苦肉计,等我三哥回来,向他告状吧?”

    许念瓷勾了勾唇角,惨白着脸色摇了摇头,“琛,这是我欠你们的,可以还给你们,我很开心,我说过,那一晚我错了,做错事情原本就该付出代价,可我不但什么都没付出,还得到你哥哥的爱,我很开心,很幸福,老天爷折腾了我那么久,终于肯施舍点幸运给我,我感激不尽!”

    江玉琛也说不好许念瓷这么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被许念瓷这么一折腾,他找江玉珏摊牌,让江玉珏二选一的话是铁定说不出口了。

    不就是欺负他心软好说话嘛,他就说许念瓷这个女人心计最深了,哼!

    他没好气的将游戏机的碎片都捡起来,翻出应急用的小医药箱扔在她脚下,“喂,快点把我办公室打扫干净赶紧滚,还有,嘴巴放严点,让我哥知道今晚的事,你就死定了!”

    说完之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他的意思,今晚的事,他不会再追究了。

    许念瓷松了口气,打开急救箱将伤口打理好,又将江玉琛的办公室收拾干净,一切恢复原样后,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公司。

    路上,每走一步膝盖都针扎一般痛,她摇头苦笑——那句话说的没错,有些错误可以犯,但有些错误一次也犯不得,她犯了一次不能犯的错,结果要用自己的鲜血和尊严去弥补,即使她用尽努力,也不知道江玉琛什么时候才肯原谅她。

    第二天,她没请假,依旧按时上班,好在她从小练武,受伤是家常便饭,这点小伤她根本不放在心上。

    公司里,再遇到江玉琛,江玉琛和以前一样,拿她当空气,视而不见,她已经很满足,只要江玉琛不去逼江玉珏,怎样都好。

    隔天是周末,又刚好她轮休,公寓里的食材和生活用品都缺了很多,她膝盖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她从天宫打车到了离天宫最大的商场添置东西。

    这家商场叫帝都,开在商业街最繁华的路段,自从江玉珏飞去香港,江玉琛就没再回他们的公寓,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许念瓷也不急,一个人在商场闲逛。

    逛着逛着,她忽然觉得背在身后的背包有些异样,她迅速回身,手掌快而精准的抓住一只纤细的手腕,而手腕的主人,此刻手里正拿着她的钱包!

    被她抓住手腕的,是个女孩儿,顶多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白色双肩背带裙,顺直黑亮的长发在脑后扎成双马尾,眼睛又大又圆,乌黑清亮,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粉嘟嘟的脸蛋晶莹剔透,玉琢般精致可爱。

    许念瓷攥紧她的手腕皱眉,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儿为什么要做贼?

    女孩儿眨眨眼睛,扁扁小嘴,可怜巴巴的说:“姐姐,刚刚我看你钱包掉到地上了,刚想还给你,就被你抓住手腕了,姐姐你力气好大,抓的我好痛,你松开我好不好?”

    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许念瓷动了恻隐之心,手刚一松,小女孩儿推开她,转身就跑,手里还抓着她的钱包。

    许念瓷箭步追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无论小女孩儿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脱许念瓷的手,只能乖乖转过身,泪眼盈盈的看着许念瓷,“姐姐,你抓我干嘛?好痛哦?”

    许念瓷摊开手掌,“我的钱包!”

    女孩儿嘴巴扁的厉害,眼泪在眼眶中转来转去,恋恋不舍的把钱包放进许念瓷掌心里。

    也许是那女孩儿长的太漂亮、太讨人喜欢了,明明知道她是个偷儿,许念瓷竟没办法讨厌她,和颜悦色的问:“小妹妹,你为什么偷我钱包?”

    女孩儿眨巴眨巴眼睛,“漂亮姐姐,我没偷你钱包哦,我是从地上捡的!”

    许念瓷嫣然一笑,“好,就算你是捡的,那你捡了为什么不还我,反而拿了就跑?”

    “啊!”女孩儿又眨了下眼,“是姐姐你把我抓痛了,又好凶,豆豆怕怕,转身就跑,就忘了把钱包还你了!”

    许念瓷笑,“你叫豆豆?”

    “嗯,我叫豆豆,”豆豆可爱俏皮的笑,“黄豆绿豆红豆黑豆的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