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酷总裁我喜欢你 > 第七十七章 心声,音符
    第七十七章心声,音符

    两具赤luo的躯体,就这般相拥着两天两夜。

    终于,第三天的清晨,虚荣的程丹终于慢慢转醒。发现此刻被紧紧拥在一个赤luo的男体怀内,沉重的肢体疲软无力,只能任凭被紧紧相拥。

    温暖的体温,那血脉跳动的触感,是程丹一直不敢奢望寄望,此刻每一寸皮肤的触感都让她深深的留恋,甚至希望永远地占有。

    程丹睁开双眼,认真打量着这位给予她温度的人,沉睡的他,不多干净的脸,丝毫没有掩盖他的锋芒,俊丽的剑眉下紧闭的双眼甚至能想象得到紧闭下那双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完美的唇瓣,这一切一切无一不透露此人的完美与无法掩盖的高贵气息。程丹默默地感受他幽幽传来的热度,享受着那刚韧有力的臂膀,依恋近处鼻腔喷洒的热气,这一种种,都能让程丹仿佛远离那个让她深沉泥淖的地狱中,让她这么多年绝望中,感到丝毫的自己活着的脉动。

    程丹就这般呆呆地看着贴在身边的人,冷漠双眸不自觉地流露一丝温柔,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流失,直到少年的清醒到尴尬的肚子打鼓,程丹才千年难得露出?逖?颐?肟?侨盟?炝档呐?场?p>  待看到少年裸露的全身和才发现自己也是全裸的一身后,居然没能保持从前的一丝冷静。冰冷无情的模样也很自然地流露少女的羞涩无措,发红发热的脸不亚于高烧。最后没等少年回应这慌乱,程丹也就手忙脚乱套起衣服。

    “对不起!我……我没经你同意就……!”

    没等说完,程丹早已经消失这山坳中。

    少年轻叹一声,失落地呆在原地。

    一级杀手不是算便乱排名的,没多久体力没得恢复还饿了几天程丹,还是在短时间把野味带回来。

    少年听到声音一喜,激动地抱着来人,“你回来了?我以为……我以为你生气,再……再不回来了。”

    程丹没有责怪来人紧紧的拥抱,只是沙哑的难听地说道:“打野味。”

    说完,轻轻把人给推开,之后径直生火,烤野味。

    慕容羽钧激动得如获糖果的小孩一般,乖巧地端坐在一旁,呆滞双眼看着他感觉那冰冷呼吸的地方,那是一种幸福满足的感觉……

    时间点滴轻轻飘过,几天后两人的体力已经恢复七七八八才毅然往安全地出发。那段时间是两人最为幸福的快乐时光,程丹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极少数的回应,少年的慕容羽钧依然是自己说话自己对答,不同的是,夜黑的晚上两人是相拥而眠的。像一对在茫茫宇宙中丢失的沙粒,只能彼此紧紧相拥才能有依靠有寄托有勇气朝着黑暗走下去。

    幸福与动荡相交协,每天的生活在枪支追杀,相扶持依靠中度过。程丹永远不曾忘记那个时刻像王子般的人给她一次次投来温柔鼓励的支持。有时慕容羽钧会无赖地粘着程丹身上,细说着丝丝的甜言蜜语,有时却小孩饥渴渴望母爱一般,千方百计希望得到程丹一丝爱抚,这种爱抚大多是程丹对他的无赖拳脚横踢的回应,这时他就会很满足地扬起笑脸,而此时程丹也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扬起不多的微笑。

    在逃亡的多少的夜里多少次两人与死亡相交叉,多少次两人在共同的依靠下才躲过这一次次的杀害。两人都是带着疲惫而刚恢复的不久残体,有时必须倾尽所能,保护好彼此。多少夜里,程丹紧紧拥靠在他强劲的臂弯下,那藏着的温暖几乎能融化她的过多坚硬的心,曾经没有阳光的程丹此刻死灰的心,渐渐得以恢复,可不曾多想,只暗暗恋下那一触感的温度。

    有时就这般坐在角落边边上,看着那王子般的人也是一种享受。她是没有明天的人,她的明天除了黑暗依然是黑暗,地狱般的生活让她早已习惯的心第一次那般的厌恶,她向往逃脱,可……如果他知道她是十恶的杀手是否也会对她这般温柔呢?她看着已经沾满无数鲜血的手,绝望地闭上双眼。从来不曾像现在那般厌恶她自己是杀手。如果……如果……她是平常家的女孩……那该多好啊!

    不知多少次逃过追杀,终于两人很幸运来到了安全点,这是程丹组织的范围,任凭再危险的对手都不用再会有担心。这是一间与平常别墅一般的房子,两人逃难多日终于有一个舒服的落脚地,心也更着宽阔起来,而此刻的慕容羽钧难得丢弃往常的痞痞与温柔相结合,严肃深情起来。

    黑色的钢琴旁坐着一个深情款款的人,依然是那番狼狈的装束,可是泥脏的脸已经被一点一点地清洗过,泥巴中混着干涸血迹的脸下,原来是那般优秀,本来尤物的脸,此刻越发的高贵不可攀,本来有失高雅的衣着坐在高雅的钢琴上却不相斥反而被衬托出另一番风味。

    程丹看着正在深情弹指的慕容羽钧,冷冰的双眸第一次这般复杂。

    悠扬的钢琴声透露着弹奏着的此刻的情感,动感中的弹指间无不深深表达着内心的深情。音符似乎有灵感一般,悠悠扬扬飘荡在整个大厅中,空灵的仿佛要把人的灵魂给猎获。

    “无声,这首钢琴曲是我送给你的,世界独一无二!每一个音符代表着不同意义,那是我全部的心声,对你的心声。”

    慕容羽钧拉着程丹坐在钢琴的凳子上,悠然自得地弹奏,指尖似有了灵性一般,流水般流畅。美妙的琴声包含无限的深情,让人不禁沉醉。终于一曲终了,美妙似乎还久久回荡。

    “无声,我喜欢你,等到我们真正脱险了,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好吗?”

    少年从脖子上解出一条皮绳子穿着的一个类似权杖的吊饰,伸到程丹面前,“无声,这个给你!”

    呆滞的双眼却不失深情,认真地看着程丹,“这个吊饰是我爱的记印!我把我的爱紧紧封印在佩戴着的主人身上!”他看不到,却又怕沉默的程丹拒绝,只能摸索这放在她手上。

    慕容羽钧激动地握着程丹吊饰的手“无声,我喜欢你,没有理由地喜欢,不管你是谁我都喜欢,以后我们都在一起好吗?”

    瞬间冰点决裂,仿佛千年冰封的冰窟突然注入一束阳光一般,慢慢地,慢慢地被融化,融化成一条寒溪,再慢慢寒溪吸收照来的阳光而渐渐有了温度。暖暖的一股热流流串在程丹的心间,突然而来的暖度让本来寒冰的她瞬间有些不大习惯,有些湿润眼膜。让程丹有些慌张。

    这种幸福是她能把握的吗?她真的能享受这种平凡的神圣的感情?她能逃离那个魔窟吗?

    能吗?

    能吗?

    不能,她逃不了!那人太邪恶,太强大了,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到。那时她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会连累到他,这个可以给她明天的人。

    可是,她真的很喜欢阳光的味道。喜欢那种人与人的温度,喜欢他的温柔,他的无赖,他的种种……她不想再做杀人的工具。她不想再与那些仪器相呆,她不想回到那个吃人的地方,她不想,不想,不想从前的一切,是的,她可是追求,至少她是为自己明天而奋斗过了,享受过了,就不会后悔。这个他,她一定能保护好,倾尽所能地保护……

    一阵沉默。

    慕容羽钧紧张地更加紧握着程丹的手,再一次好似乞讨一般,轻声问道:“好吗……?”

    程丹依然没有回答。好一阵沉静后,就在慕容羽钧以为程丹把他拒绝,有些呆滞的双眼透露一丝沮丧。瞬间手被紧紧地反握,难听如糟糕老头的破喉声顿时响起:“等我!”说完毅然转身往门口走去,那是一种决绝的眼神,一种为了明天视死如归决绝。

    等我!等我解决好一切!我就会和你永远在一起……

    简短的言语包含着千言万语,此刻再难听的嗓音在慕容羽钧的耳朵里犹如天籁般,清灵如山间的流水让人感觉拥有全世界一般。

    我一定等你!一定等你!到时就会和你永远在一起……

    整整几天几夜,慕容羽钧没有见到程丹的出现,空寂被思念担心掏空的心早已混沌不堪。直到他的手下找到他,手里多了一个垂死的人,而这个人手里却狠狠地揣着那权杖吊饰,那独一无二王权象征月堡月堡的吊饰,在这个人手里……

    这是他的无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