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酷总裁我喜欢你 > 第六十三章 你是我林晓晓的!
    “成功的月石因子会让人怎样?我曾听说月石在诱因子的作用下散发的力量能控制人的心神,那研制出来的会?”

    “能随心所欲控制人的思想,清洗记忆植入记忆,甚至能把人内心最暴戾的部分给唤唤醒!”

    “这就是黑帝千方百计要研究出的东西,目的就是给阿姨你清洗植入他想要的记忆?”

    慕容晴初沉默。

    林晓晓拽紧拳头,“混蛋,就因为他的一己私欲让全天下人都要跟着遭殃!”林晓晓的手紧紧拽紧,下唇紧咬着,明净的眼眸满是愤怒。

    “阿姨,这有什么办法能……?就是这有没有什么解药之类的?”

    慕容晴初沉吟下,说着:“这都只是传说,具体的没人经历过,曾经的研究团研究月石得出的结论是,月石里面有一种能干扰人脑电波的因子,而这些因子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被激活才能发挥效果。”

    “被激活?阿姨说的是诱导?”

    慕容晴初点头。

    “他找到诱导了?”

    慕容晴初笑得苦涩又欣慰,“或许你母亲早就看到黑帝的阴谋,很早就让你父亲把原体与诱导分开,并把它放置在一个项链中,这样仅有原体没有诱导,黑帝也难有作为。当年你母亲怀着你的时候,在海神面前把你许给小遥时,就把一个十字架项链送给小遥,里面放的就是诱导。”

    林晓晓眉头皱起,“欧阳楚遥把项链给了黑帝?”十字架项链她是记得的,欧阳楚遥曾经没有一刻不带着的,可是后面是什么时候就没再见到。她也不大记得了。

    慕容晴初再次点头,“这是小遥早早就策划好的,因为诱导在链子中黑帝已经知道了,与其让他不择手段抢夺,不如假装不经意让他给拿了。曾经黑帝用他手上紧残留的一些月石制造了一些原体和诱导,所以小遥才不受控制把他的亲妹妹给推下海……”说起昭昭,这位美丽的妇人依然眉头紧锁,透亮的眼眸中带着晶莹。

    “假装诱导被偷,结果就是让黑帝把东西研究出来,他就以身试药。要是成功了,黑帝就会为自己研究成功陷入欢喜中,就会疏于防范,之后仲明翰他们就去营救慕容冰,顺便把研制好的月石偷出来。我们就有反攻的机会?”

    慕容晴初压抑林晓晓惊人的推断力,欧阳楚遥大致的计划就是这么的,她远远没想到她只是说了大概的事情,而林晓晓居然能把它给剖析得这么透切睿智的眸子不禁多打量她几下,眼中满是赞赏。

    此时,林晓晓眸中的愤怒早已制止不住,大骂道:“这混蛋欧阳楚遥脑袋是装草吗?不知道这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吗?就他这蠢蛋才做这样事,一身试药。那要是他再也醒不来,该怎么办?要是仲明翰他们没办法救出慕容冰反而遭黑帝毒手,该怎么办?放着大堆人在这里担心他。他倒好,被洗了脑袋一了百了,什么狗屁人,还逍遥岛第二继承人,我呸!什么狗屁继承人,一点安全决策性都没有。”林晓晓骂得泪都往外涌。也不管眼前是自己心上人的母亲心里气愤得想什么就说什么。她担心欧阳楚遥的安全,她气愤欧阳楚遥什么都只为保全她。

    其实。林晓晓何尝不明白这或许就是他们主动出击的机会,就算他们没有这次行动。像慕容晴初说的,黑帝还会不择手段获取一切,到时或许又是许多无法承受的血腥。有没有这次机会,逍遥岛和黑帝之间还是会有一场恶战,而这次主动出击或许能给往后带来更多些胜算。

    就是因为明白,知道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举,她心里更是堵得难以呼吸,特别是一想到,那个她爱得入骨的男人这样层层保护着自己,而把自己放在危险中,林晓晓气得就想跺天跺地,必须要发泄才能舒服。

    慕容晴初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林晓晓这么一副模样甚是安慰,莹儿谢谢你给我留下这样一个宝贝,小遥要是牺牲了,也值了。

    许久,林晓晓缓过来,有点狼狈的模样带着歉意,“对不起阿姨!我控制不住……”

    慕容晴初笑了笑道:“没关系,你这样紧张小遥我很开心!”

    “鬼才紧张他,他要想送死就去,我才懒得理他!”

    慕容晴初继续笑道:“其实黑帝的实验不一定成功,逍遥岛和月堡那么多研制高手都没一个能解析透它,他也未必能,大家都是想赌一把,赌对了,以后世界就太平了,至于解药这东西……能不能研究出来还是个迷,解药还能奢望?”说道这她不禁叹息。

    这个答案林晓晓早已有心里准备,可是当亲口听到还是抑不住的难受。

    “我还是想呆在他身边!”

    “晓晓,小遥被洗的记忆,没人知道他被植入什么记忆,而且他从小就比较淡漠,被月石控制的会挑起内心地的暴戾,你贸然出现,或许会被伤害的。”

    没想到林晓晓并没有直面她的问题,只是问道:“蒋曼丽也是黑帝的人吧!”

    慕容晴初点头。

    林晓晓若有所思,定睛思考,许久嘴角扬起一抹胸有成竹,“放心,阿姨!他还记得他是逍遥岛上的人。”如果由蒋曼丽给他试药,被洗的也就是存在她林晓晓的记忆,被植入的也是讨厌她的记忆,那么……

    人被洗了记忆,性格也不可能被洗了,之前那个变态欧阳楚遥能喜欢他,现在这个为何不可?只要被重新喜欢上了,那个什么月石就滚一边去,黑帝的计划也不可能成功。于是成功说服慕容晴初搞来了那个皮质卷。

    ……

    欧阳楚遥,我不许你有事,我不许你不经我同意就忘了你曾经对我做过的恶行,不许你就因为那该死的月石因子就忘了喜欢我……没有我的允许,你一点都不可以,你是我林晓晓的!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鸡蛋渐渐没了,人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退了。整个大过道就她一个瘫坐着,为什么不是抱卷着?no!她林晓晓不容许自己这样脆弱窝囊的一面在敌人面前展示,砸鸡蛋而已,死不了,尊严就一刻不能丢。

    十二月的冬天虽然在这个地处南方的地方不下雪,却同样也有冷得惊人的温度。十几箩筐鸡蛋,这足以能淹了她的数量,就这么被她硬生生地坚持下来了,刚才因为在战斗,那种冷冻感没注意到,这下空了,脑子回神了,被这些腥臭的粘液从头至尾重重粘附,说不冷是骗人的。冰寒,还有疼痛的不适感从头到尾充斥着她,可是眼眶中并没有半点被辱的屈服和胆怯,更多的是不忿的坚毅。

    看着身上的狼狈,笑得有些苦涩,不就是被丢下鸡蛋么?比起欧阳楚遥亲自掐着她的脖子,这惩罚要好得多了。

    林晓晓扶着墙壁,歪歪扭扭,脚的受伤让她花了好些力气才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打量了四周,没多想就拖着狼狈往楼下走去。

    宽敞的办公室里坐着冷冽的淡漠的人,深邃的瞳眸满是嗜血的阴郁和一丝疑惑,这女人为什么不求饶?

    林晓晓看着往日繁忙不绝的办公楼层瞬间空荡,是有些不一样,这一路下来并没看到半个人影。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尽管公司已经不是公司,可是不至于,一个人都不见了吧!不过不容她多想,没人更好,免得她又是一顿麻烦。

    她径直来到洗澡房,越洋的福利不是一般的好,有专门给员工的俱乐部,大家工作疲惫了就来这里运动一番,出了一身臭汗后还有服务一流的洗澡房。

    林晓晓不敢脱衣服,生怕等下不小心又是一个恶战,光着身子作战,这实在……

    所以她只是和着衣服站在花洒下,当温水触碰着皮肤,那寒得入骨的不舒适顿时化开。林晓晓仰着头,让温水尽情地冲刷着她的脸蛋,因为鸡蛋砸得皮肤已经有些脆弱,所以现在被温水热得有点发疼,林晓晓不禁痛着咧着牙,而膝盖也痛得让她站不直,那麻痛感,自刚才到现在没缓反而有加剧的迹象,林晓晓有些无力地靠在洗澡房的墙壁上。

    心里不住地咒骂,妈蛋,欧阳楚遥,你最好别再次栽在老娘手里,否则看你怎么死。

    也不知道冲洗了多久,林晓晓和着衣上沐浴露,清洗,所有粘人的蛋清和腥臭的蛋黄都清洗掉了,也不见她出来,可能觉得这样冲着至少是暖了,一出去那种湿哒哒的冷冽她可受不了。

    突然,塑料的浴房帘子被撩开一个口子,溜进一个人。

    “陈丽莎?”林晓晓警惕地看着来人。

    只见陈丽莎神色满是慌张,就算进来了,头也不住往帘子外张望,有些焦虑无助,“这是衣服,你……你赶紧换了,我在外面帮你守着。”说完把衣服往搁置衣服的地方一放就要往外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