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噩梦鬼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犹豫
    刚才的巨大虫子把陆斌吓得不轻,原本陆斌也没有想太多恐怖的事情,只是觉得这里很奇怪而已,可是没有想到真的会出现这种恐怖生物……

    陆斌习惯性的点燃了一根香烟,为的只是给自己压压惊而已,很快他又不由自主的拿出了裤兜中揣着的卡片,仔细的端详起来。刚刚出现的虫子的确是和卡片上面的一模一样,棕褐色的身体,有许许多多的触角,嘴部的位置也是十分骇人的,张开嘴能够看到口中的尖牙,还有那无边的黑暗空洞。

    此刻的陆斌突然有点束手无策了,难道说刚刚所遇到的事情和卡片有关系吗?陆斌有些后悔当初将自己那张画着狼的卡片扔掉而捡起这张画着虫子的卡片……可是当初如果没有这样做,刚刚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会不会是那匹狼呢?

    陆斌的汗水不停的流出来,嘴中叼着的烟也在不停的颤抖着,他双眼无神的看着卡片,看来的确是被吓得不轻,陆斌潜意识觉得自己刚刚的确是逃过了一截……可是于炫就没有他那般幸运了。

    不远处的花杰和蓝宇依旧是傻傻的站在原地,他们的脑海中都没有在思考刚刚地震的事情,只是想着怜夕而已。

    花杰想的更多一些的是如何能够劝动蓝宇,让蓝宇能够和自己一同先一步离开游戏,而蓝宇则是截然相反的想法……

    蓝宇的确也很想要在心里给自己找到某些借口然后和花杰一起完成任务,可是出于良心的折磨,蓝宇怎么也下不了这个决心。想到曾经怜夕不止一次的给大家出主意,自己能够活到现在,完全是怜夕的功劳……那么此刻就这样抛下怜夕,蓝宇如何做得到呢?

    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就在蓝宇和花杰都束手无策的时候,胡文清开口说话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们曾出现在我的梦里?而且我还清楚的记得你们的名字……花杰……蓝宇?”

    胡文清还是有些不太确定,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当听到胡文清的话语时。花杰和蓝宇都露出了无比惊讶的神情,他怎么会知道花杰和蓝宇的名字呢?而且还说梦到过花杰和蓝宇……

    难道说只是危言耸听而已?知道名字自然是很简单的。因为花杰和蓝宇在交谈的时候都相互提到过对方的名字……看是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很老实,不太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你梦到过我们?什么时候?梦里都发生了什么?”蓝宇还是好奇的问了出来,花杰则是没有吭声,在花杰看来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是这样想的话,又如何解释那个女人在看到自己和蓝宇时候的表现呢?花杰的心里也有一些犯嘀咕。

    “大概是一周前吧,我和我老婆做了一个相同的梦,在梦里……”胡文清又一次把刚刚见到怜夕时候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一下让花杰和蓝宇彻底傻眼了……

    眼前的这对夫妇居然梦到过上次游戏的场景?这怎么可能呢?并且他们两个在梦中被烧死了……

    突然凄厉的惨叫声反响在蓝宇的耳畔。蓝宇突然想起了在上次游戏最后的时候,几个人一起烧了一个书桌,在那个时候,的确是听到了叫喊声……那声音有男有女,当初还不确定是几个人的声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蓝宇现在似乎可以确定,那凄厉的惨叫就出自于面前的这对夫妇。

    这个想法让蓝宇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游戏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一个设计呢?两个原本是这场游戏的新玩家却不约而同的先一步出现在了上场游戏的环节中……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难道游戏只是为了让他们两个看到怜夕等人杀了人吗?为什么?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蓝宇的头脑中,同样也让花杰有些不自在。

    只不过此刻的花杰不想顾虑那么多别人的事情,他只想要尽快的离开游戏。这场游戏出现的莫名奇妙的事情太多了,夜长梦多,花杰可不想又一次身负重伤……虽然花杰幸运的躲过了两次。但是他已经不想再有第三次了。

    “好了,蓝宇,不要再想了!很多事情是游戏的设计,你我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我们还是先离开吧,你相信我!相信怜夕!没准现在怜夕已经离开游戏了也说不定对吗?毕竟这次任务存在着许多的偶然性……或许怜夕拿到了卡片也巧合已经和另外一个拿到相同卡片的人相遇了呢!蓝宇!不要犹豫了!你知道的,刚刚我和他们打斗为的就是让你能够拿到这张卡片啊!”

    花杰苦口婆心的说着,看上去的确是很诚恳。但是蓝宇总觉得心中有那么一丝的不安,他的直觉告诉他。怜夕根本就还在这个游戏中,并没有回到现实世界去……

    “花杰。要不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怜夕!等我找到了怜夕,把刚刚的事情全部告诉怜夕我们再离开!多给怜夕一些有关于游戏的信息,她存活的机会就能够高一些!”说着蓝宇突然向前迈了一步。

    眼疾手快的花杰一把拉住了蓝宇,花杰的手劲儿很大,拉的蓝宇有些疼痛,原本蓝宇还是在挣脱的,可是很快就没有了力气。

    “蓝宇!我们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你要知道,这几次游戏的新玩家似乎没有之前的玩家那么简单了,况且人外有人,保不齐会有比我还要厉害的人出现,到时候抢走了卡片,刚刚的努力就白费了!既然我们这么幸运的找到了两张相同的卡片,为什么不利用起来呢?”

    花杰有些急眼了,他甚至想要将卡片拿起来交到蓝宇的手中,可是游戏规则上面说了,每个玩家只可以持有一张卡片。花杰很害怕自己若是拿起了地上的卡片,那么身上这一张就会消失,花杰不敢冒这个险。

    蓝宇面无表情的看着花杰,他的心里何尝不想早一些完成任务呢?可是怜夕……

    就在蓝宇十分无奈的时候,花杰又一次开口说话了:“周蓝宇,说句不好听的,你和怜夕的关系无非是因为怜夕是你女朋友的朋友而已!你自己好好想想,若是真的为了寻找怜夕而错过了活下去的机会值得吗?当然我明白,怜夕的确是少有的智者,也正因为这一点,她能够活下去的希望比你我多!所以不要再犹豫了!”

    不得不说花杰的这一番话的确是让蓝宇有些气愤,但是也成功的劝动了蓝宇,让蓝宇的心颤动了一下,原本蓝宇坚持着的想法此刻因为花杰的话语而动摇了……

    见蓝宇已经站在原地不再动弹后,花杰慢慢的将抓住蓝宇的手松开了,他用一种非常可怜的眼神看着蓝宇说着:“想要活下去对吗?”

    这句话彻底击垮了蓝宇心中多认为的底线,良心的底线……蓝宇想要活下去!他想要活下去!

    “对不起,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活下去?难道我们会死在这里吗?如何活下去?求求你们,告诉我!”胡文清的情绪也不再淡定了,自从来到这里,就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怪事,就连遇到的人都是那么怪异的,这让胡文清感觉到这似乎不是什么单纯的绑架这么简单了……可是不是绑架会是什么呢?

    对于很多事情胡文清都不清楚,原因大概是在于他没有看到游戏规则的缘故吧,而他的妻子方玲洁恰巧也没有注意到什么游戏规则,所以两个人一直都处于迷茫状态。

    只是花杰现在没有闲心去给两个新人讲解这些,花杰现在也知道了,对于大多数的新人来说,第一次游戏是一个关键,如果可以成功的活过第一次游戏,那么之后的游戏中生存几率就会增加……

    但是往往大多数的新人都无法活过第一次游戏……既然如果,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况且花杰第一次游戏的时候,似乎也没有人静下心来将所有一切告诉他,直至今日花杰所了解到的,基本都是自己摸索来的。

    而蓝宇有些心动了,看着这对中年夫妻,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这种年纪,想必应该有他们自己的小孩子了……若是他们真的死在了游戏中,那么孩子怎么办?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蓝宇还是相当善良的。

    这似乎也是源于蓝宇从小就父母离异,母亲一个人辛苦将蓝宇拉扯大,这让蓝宇很早就懂得了许多的人情世故……并且蓝宇一直都知道没有父亲的滋味是多么的痛苦,如果一个小孩子很小就失去双亲,那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可是蓝宇也清楚,即使这对夫妻活过了这次游戏,那么还有下次,下下次……蓝宇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突然想到也许死亡也是幸运的,所以便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忧伤的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