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生死决斗
    “什么?你说那个刚来的宁少都真敢挑战我?”战常营的一个少侯府中,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不敢相信的站起来说道,语气中略带兴奋。

    这中年男子一头蓝发,厚唇小耳,正是三大战营之一战常营的四星少侯,玄液五层的韦彭,也是借故挑战南月芳,抢走黑银战船的人。

    “是的,少侯,这是战书。”在这男子下方一名身材丰满的女修取出杨弘厚送来的战书,恭敬的双手递给韦彭。

    韦彭第一时间将战书撕开,随意的扫了一下,随手将战书丢在一边,哈哈一笑说道,“好大的胆子,他在化洲的那些事情骗得过别人,却偏不给我韦彭。当初他和奕星海那玄液修士战斗的画面我看过,他完全是凭借遏制对方法宝的手段赢的,否则就算是那个玄液初期,他也打不过,竟然敢挑战我韦彭。却也只敢普通挑战而已,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韦彭大笑之后忽然说道,“去将那劳胜叫来。”

    “劳少尉和他朋友已经在外面等候,随时可以进来。”这丰满女修赶紧又说道。

    “嗯,不错,你办事越来越让我满意了,晚上好好犒劳你。”韦彭嘿嘿一笑,走到这丰满女修旁边,伸手在她的臀部用力捏了一下,“去将他们叫到这里来。”

    “是。”那女修毫无表情的退了出去,就好像韦彭刚才捏的不是她一般。

    片刻之后,劳胜带着雍谷云走了进来。劳胜看见韦彭赶紧躬身施礼道,“奕海营劳胜见过韦少侯。”

    “劳少尉不必客气,这位是?”韦彭两眼发光的盯着劳胜身边的雍谷云问道。

    浦布海岛有姿色的女子实在是不多,就算那个他早已觊觎多时的南月芳,姿色也并不怎么样,唯一让他心里难耐的是南月芳的身材实在是太美妙了,不过那迟早都是他怀里的东西。而眼前劳胜带来的这个女人,却让他眼前一亮。

    劳胜岂能不知道韦彭的意思。他本身并不是多惧怕韦彭,只是这次他要利用韦彭干掉宁城,这才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求人而已,

    雍谷云听韦彭问起。赶紧躬身说道,“弟子是浑天七星学院的雍谷云。”

    听到雍谷云是七星学院的,韦彭心里顿时有些不确定起来,如果雍谷云背后有什么元魂老大,他可动不了。而且如果这个女人是劳胜的,劳胜不愿意让给他,他也无可奈何。这劳胜的来头也不小,比他不差。

    若论亲疏关系,劳胜是奕海营统将劳裕的亲侄子。而他只是受到了战常营统将倪刚的喜爱而已。

    强压下内心对雍谷云的躁动,韦彭呵呵一笑说道。“劳少尉请坐,我叫劳少尉过来只是和劳少尉确认一件事情。对了,你应该知道宁城挑战我了吧?”

    劳胜显然已经知道这件事,这件事就是他策划的,宁城有了动作他岂能不知?他强压住内心的激动。恭声说道,“那宁城不自量力,区区一个筑元中期也敢挑战韦少侯。”

    韦彭淡淡一笑,“话也不能这么说,那宁城好歹也杀过玄液修士,这事很多人亲眼看见的事情。我接受宁城的挑战,也是有风险的。”

    劳胜心里一急。连忙说道,“宁城从聚气修为到筑元中期,前后绝对不会超过三年时间,此人必定有大秘密。”

    韦彭不置可否的说道,“三五年时间从聚气修炼到筑元的也不是没有,我就见过。”

    “可是那宁城资质奇差无比。谷云和他很早之前就认识,当初还是在平洲的时候,他的修为还不如谷云。谷云现在依然是聚气,而那宁城竟然已经是筑元了,这完全不正常。”劳胜急切的说道。

    雍谷云暗叹劳胜草包。可惜的是,她目前能攀上的也只有这个草包。只好说道,“那宁城是不是隐匿了修为我不是很清楚,听说他有一门很厉害的隐匿功法啊,或者他在平洲就已经是筑元修士。只是因为他隐匿修为,我没有看出来而已。”

    韦彭微微笑道,“就算是他隐匿了修为,他只有筑元中期,在我眼里也是一盘菜。”

    说完,他又看着劳胜说道,“劳少尉不要着急,就算是冒一定的风险,我也必定会将那宁城杀了。只是那宁城的东西……”

    劳胜心说这不是已经说好的吗?宁城如果有东西,他占据一成,韦彭占九成。如果有功法的话,两人共享一下就好了,为什么韦彭还要提出来这件事?

    不过劳胜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韦彭的目光不时的扫向雍谷云。比起宁城的修炼功法,雍谷云算什么?漂亮女人要多少没有,而且雍谷云比起化洲其余来的几个女人来说,根本就不出众。那个蒙于婧比雍谷云不知道漂亮多少倍了,还有那个越莺。

    这个念头只是稍微一转,他就说道,“规则路马上就要开启,我要去规则路,可是我的少尉住处很简陋。我倒是想要求少侯一件事,谷云住在我的少尉府不是很安全,我想请少侯能在少侯府空出一处地方让谷云住下来。”

    雍谷云心里升起一种悲哀,如果真的能攀上这个韦少侯,那也就算了。但是她如此精明的女人,岂能看不出来眼前这个韦少侯的眼中只有赤裸裸的欲望?这是摆明玩了她就会丢掉的结局。

    “韦少侯肯定也会去规则路,我留在浦布海岛很安全,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回浑天学院……”

    雍谷云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韦彭的大笑打断,“哈哈,谷云妹子不用担心,我的少侯府很大,就算是我不在,你也可以安心住在这里。”

    韦彭听到劳胜的话,清楚雍谷云没有任何后台,他放下心来,“就这么说了,等我和那宁城决斗之后,你晚上就住在这边吧。现在,你们和我一起去决斗广场,看看我是怎么干掉这个宁少都的,哈哈……”

    ……

    南月芳刚刚可以走动,就急匆匆的跑到了浦布海岛的决斗广场。她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是要来阻拦宁城。韦彭绝对不是普通的玄液五层,如果是普通的玄液五层,她也不会输了。就算是宁城要战,她也必须要告诉宁城韦彭的杀手锏。

    可惜的是她来到决斗广场的时候,只看见了杨弘厚。而宁城早已站在了决斗台上,并且在台上四处走动。

    南月芳叹息了一声,宁城肯定没有参加过这种决斗。一般决斗中,后上台的心理优势肯定会大一些。越早上台,等的越心焦,有部分斗志会不知不觉的被消磨掉。

    此时宁城在台上不停的走动,显然是等的心急。

    决斗广场早已聚满了人,决斗还远没有开始,宁城就已经上台,而且还不停的在台上走动,这让一些前来看强强对决的人很是失望。这个宁少都,名不副实啊。

    一炷香都过去了,宁城竟然并不着急,依然慢悠悠的在决斗台上走动。一些人已经在小声议论了,如果韦彭不来,那宁城的这种走动就大有意义了。这走动就不是焦急不安,而是挑衅。

    众人的议论并没有多久,韦彭哈哈大笑的声音就比他的人先来到了这里。

    韦彭来到决斗大广场,先是飞身落在了决斗台之上,然后站在决斗台上对广场上所有前来观战的人抱拳团团转了一圈。

    这才转身对宁城说道,“宁少都,你的挑战书我已经收到,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你的挑战书上写的只是普通挑战,敢不敢来一场生死挑战?当然,如果你不敢的话,我肯定会留下你小命的。”

    决斗大广场上所有的人听了韦彭的话后,纷纷大声附和鼓动道,“生死挑战,一定要生死挑战,普通挑战有什么意思……”

    宁城还真的不知道挑战还有普通和生死挑战两种,他回想起杨弘厚的话,似乎杨弘厚说的是普通挑战。这杨弘厚,竟然不将生死挑战告诉他。宁城很是不满意的瞪了台下紧张观战的杨弘厚一眼,他明白杨弘厚是不想他冒险,但是这种规则至少要告诉他。

    “什么是生死挑战?”宁城从字面意思理解,但还是大声询问了一句。

    韦彭再次哈哈一笑,“生死挑战,就是我们两人立下修士军生死契约,也就是画名。画名之后,我们在这决斗台上,不论手段,不论时间,一人活着下去,一人死了被抬下去。当然如果两个人同归于尽,也是一样。赢得一方将获得输者所有的东西,同时双方都不付任何责任。”

    宁城淡声一笑,“我还不知道有这种好东西,既然有这种好东西,当然是生死挑战。”

    “好,宁少都果然是豪气逼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画名了。”韦彭说话间已经飞身而起,落在了决斗台右边的白玉牌上,聚集真元书写了韦彭两个字。

    宁城看了左边的白玉牌也空着,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毫不犹豫的飞身落在了左边的白玉牌上写下了宁城两个字。

    (第一更送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