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浦布海岛第一少侯
    看见宁城和韦彭在白玉牌上写下名字,大广场所有前来观看挑战赛的人都兴奋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们本来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挑战赛的,来的人都想看看这个新少都是不是真的和传闻中一样厉害。

    没想到两人直接来了一个生死决斗,有什么比看人生死决斗更激动的?一个少侯,一个少都进行生死决斗,这种事情在浦布海岛可是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宁少都,你的确勇气可嘉啊,等会你就会明白你是多么的愚蠢。南月芳这个女人你应该还没来得及上吧,等你死后,我会帮你的。”韦彭看见宁城画了名之后,语气中的兴奋已经无法克制了。

    他嘴里说着南月芳,心里却是在想着宁城是不是真的在三年时间,就从聚气修为晋级到了筑元境界。如果真的是这样,眼前的这个宁少都的秘密可不小。他虽然对劳胜说,见过天才三五年之内就晋级到了筑元,但是他知道这种天才绝对没有几个。而且他也肯定,宁城不会是这样的天才。

    “白痴。”宁城不屑的骂了一句,他布置的隐匿杀阵连玄丹修士仓促之下都无法发现,更何况韦彭区区一个玄液五层的家伙。

    他早已问过杨弘厚,和这场决斗有关系的几个元魂修士,都不在浦布海岛。现场观战的修士当中,最多也只是玄丹修士而已。至于留在岛上的元魂修士,还没有兴趣来观看一个小小筑元修士的决斗。他一个少都在普通修士军眼里很了不起,在元魂境修士眼里。只是浮云而已。

    不懂阵法的玄丹修士应该看不出来他布置的隐匿杀阵。他之所以在杨弘厚送挑战书去的时候。就提前来到决斗台上,就是为了要布置隐匿杀阵。

    他连续炼制数天阵旗,用数百连环杀阵暗算了几个玄丹修士,面对远远不如玄丹修士的玄液修士,宁城想不到他会失败的理由。

    退一万步来说,他的隐匿杀阵被别人看出来了,他也丝毫不惧,这同样在规则之内。生死决斗的规则是不计手段。不论时间,只要是挑战的双方能在特定的地方干掉对方就可以。所以说,只要他的隐匿杀阵韦彭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就可以,等杀了韦彭,谁会管他是什么手段?

    他只庆幸自己连续炼制了几天隐匿阵旗,同时连续布置过数百个隐匿杀阵,否则他还真的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布置隐匿杀阵。等他的杀阵启动,就算是别人看出来了,那个时候已经无关紧要了。

    如果不用阵法,宁城就算是再不怕死。也不敢去随便挑战一个可以战败玄液六层的家伙。

    韦彭早已心急宁城的戒指,他听到宁城骂他白痴。哪里还会继续忍下去?一张手,一杆带着沧桑气息的古戟就已经祭出。这杆古戟一祭出,只是稍微带动一下,就卷起了一丝丝的杀伐声音,有如古战场的交战之声一般,摄人心神。( 平南文学网)

    宁城立即就知道,同样是施展长戟法宝,韦彭的古戟质量比孟静秀的要高档太多了。

    “你去死吧。”韦彭的沧桑古戟挥出,原本只有一丝的杀伐气息瞬间强大起来,宁城感觉自己就好像处于一个充满血腥的战场当中,四面八方都是杀伐戟影。而这些杀伐戟影竟然慢慢的凝聚起来,形成了一个个实质般的战魂。

    这一刻,就算是擂台周围的空气也被这可怕的杀伐戟影撕裂,让他无处可去。

    宁城心里一沉,他本来打算和韦彭对轰几招,然后再开启杀阵的,现在看样子,他的真元对这种战斗场面的掌控远远不如眼前的韦彭。

    韦彭的古戟带起的杀伐太过强大,而且直接要以碾压的气势,将他压制,轰杀,这是一种修为上的藐视。

    如果宁城的神识和真元再差了那么一点点,他根本就不用反抗,直接在这种强大的碾压气势下,直接崩溃了。

    就算是现在,如果他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破开对方这种可怕杀伐气息,他的心神将一样被这些杀伐战魂夺走,等着韦彭轻易斩杀。

    宁城不敢有半分迟疑,同时轰出了自己的黄金巨斧。

    黄金巨斧带起一道惨烈的金色斧芒,要将韦彭古戟卷动的杀伐气息轰开一条间隙。

    “轰轰轰……”

    金色的斧痕和韦彭的古戟杀伐气息轰在一起,斧痕在韦彭可怕至极的古戟杀伐气息中撕开了一道缺口,宁城根本就没有想,直接从那缺口中冲了出来。

    就算是这样,两道强大的古戟杀气已经在宁城胸前撕裂出了两道深深的血痕。

    “就这点本事,也敢来挑战我?你知道刚才那只是我的热身吗?”韦彭不屑的盯着握住黄金巨斧的宁城说道。

    “现在才是我的杀手……”说着韦彭的古戟再次卷动起来,这一刻对宁城来说,整个赛台上都是那可怕的战场杀伐气息。

    宁城眼神变得愈加冷静起来,此时他才明白没有玄丹修士的牵制,他面对一个玄液修士就如此艰难了。幸好他提前布置了手段,而且为了保险起见,他同样布置了五层隐匿的连环杀阵,否则他必死无疑。无论从修为还是神识上来说,他都比不过眼前的这个韦彭。

    在韦彭古戟再次席卷过来的同时,宁城丢出了第一枚阵旗,启动了第一道杀阵,同时手中的黄金巨斧配合杀阵中的斧芒轰了出去。

    和宁城动手之前,韦彭虽然没有将宁城看在眼里,却也有些忌惮。毕竟宁城杀过玄液修士。而和宁城交手一招后,他反而彻底的放下心来。宁城能一斧就撕裂他的杀伐战魂,这种实力确实是远超普通的筑元修士,但和他比起来,还差了一些,他完全可以碾杀宁城。

    在得知宁城无法和自己相比后,韦彭的古戟完全激发了出来,一道又一道的古戟杀伐气息轰了出去。这些杀伐气息瞬间就化成了无数古战场上的战魂,这些战魂蜂拥着扑向了宁城。

    这一刻,决斗台上成了一个古战场。台下观战的修士都是暗自惊骇,难怪韦彭被称之为浦布海岛的第一少侯。这韦少侯的杀伐气息也太可怕了,别人只能观看到滚滚的杀气和无尽的杀伐之音在决斗台上滚动。或者还有韦彭散发强大气势的身影,至于那个宁少都,完全被淹没在了这种杀伐气息当中,毫无声息。

    几乎九成以上的观战修士都暗自想到,宁少都死定了,这修为上的差距果然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弥补的。

    南月芳和杨弘厚更是握紧了拳头,手心全是汗水,他们甚至不敢看决斗台,可是他们不得不看。

    强大的压力和杀气几乎要将宁城压制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宁城的第一道杀阵完全被激发出来。

    无尽的斧纹杀芒突兀的出现在了这杀伐可怖的古战场中间,就好像已经在燃烧的薪火之上突然落下了密集的细雨。

    这些细雨很小,没有办法一次就遏制住这些燃烧到滚滚火焰的薪火,可是这些细雨却连绵不断,而且渐渐密集。

    火焰再滚滚,也架不住这种无穷无尽的细雨。

    宁城杀阵当中的无尽斧纹杀芒就是这种细雨,斧芒在这些杀伐战魂中不断的撕割纵横,密集的杀伐战魂瞬间就开始减少起来。

    周围古戟祭出的战魂杀伐弱去,宁城感觉到浑身一松,他丢出第二枚阵旗,激发了第二个连环杀阵,同时手中的黄金巨斧卷起滚滚的漩涡斧意轰了出去。

    就算是韦彭再傻,他也知道宁城是一个阵法师了。不但是一个阵法师,而且还无耻的先来到了这个决斗台上,布置下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连环杀阵。

    韦彭感觉到恐怖的怒斧杀意有如龙卷风一般,卷动周围的杀意,形成了一个点,轰向他这边。他来不及愤怒宁城的阴险,挥手唤出了一头一丈多高的凶猛妖兽。

    在他以为宁城将被他有如玩偶一样拿捏的时候,宁城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招。正因为这样,他才完全没有在意宁城的反攻。他认为宁城无论用任何手段,要挡住他的这些杀伐战魂,也是难上加难。

    没想到宁城不但挡住了他的杀伐战魂,而且还不用他自己出力,这一次突然的反攻,让他措手不及。他只能唤出自己的兽宠帮他挡住宁城的这一斧,同时他自己要破去宁城的这个杀阵。

    “嗷……”这妖兽一出来就知道自己处于危险当中,当即一声怒号,喷出数十道风刃,同时也知道迅速后退。

    宁城根本就没有指望这一招就可以干掉韦彭,韦彭如果这么好被干掉,也不能越级战南月芳了。

    不过一头三级妖兽,就想对付他的旋风,也太小看他了。

    “嘭”旋风直接将这头妖兽的风刃全部卷走,同时结结实实的轰在了这头三级妖兽的脑袋上。

    血光飞起,一头高大无比的三级妖兽,直接被宁城这一斧就劈去了脑袋。

    “哼,兽宠杀了我还有,我看你现在还怎么挡住我的第二戟……”利用自己兽宠被宁城斩杀的这个空档,韦彭就已经破去了宁城的第一道杀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