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念之间
    青色的火焰是农真的,就算是火焰有半分变化他也清清楚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平南文学网)刚才宁城的星河跳动了一下,引起了青色火焰的颤动,他立即就感受到了,皱了一下眉头,甚至还看了一下宁城。片刻后,他就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青色的火焰上。

    星河在宁城的紫府边,可是宁城现在除玄黄珠最大的秘密了。他感觉到这枚种子不简单,农真看了他一下,让他更是警告星河不准有异动。

    一大块太虚真魔金在他的控制下,落在了青色的火焰上,并且渐渐的开始融化,分解。一片片的灰渣被火焰分离开来,而太虚真魔金也渐渐缩小,农真也全神贯注的盯在开始缩小的太虚真魔金上,并且不断的刻画一些阵法禁制。

    看着农真熟悉刻画禁制的手法,宁城发现对方的阵法禁制水平远远在他之上。

    太虚真魔金里面的杂质不断被农真剔除,形状也不断的在青色火焰上变幻不停。

    宁城特意没有提斧头的形状,他知道不说斧头的形状,炼制起来更加顺畅一些。至于这个斧头的形状,以后终究需要重新炼制一遍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就算是宁城都感受到了一种暴戾的气息从太虚真魔金中散发出来。

    就在这时,宁城听到了蓝淑的传音,“宁城,太虚真魔金有极强的魔性,这还是没有见过血腥的法宝器胚。一旦成器,见了血腥之后,这种魔性将会越强,你有把握掌控吗?”

    宁城微微一笑,同样传音道,“淑姐放心。我家乡有句话叫着心静自然凉,是否入魔都在我心。我自信我不会怕区区一件法宝,如果我连一件法宝都无法驾驭,也不敢想着将来回去了。”

    “你老家很远?”蓝淑疑惑的问道。不过问完后。她并没有让宁城回答,就说道。“这个等会我们出去再说,我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要说。”

    “淑姐说吧。”宁城也没有打算在这里说他过去的事情。

    蓝淑嗯了一声,“宁城,这太虚真魔金炼制的法宝。哪怕只是一件上品灵器的器胚,威力也非同小可。对你去规则路来说,是一大助力。但是也有一个极大的缺陷,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缺陷?”

    “太虚真魔金炼制的法宝,在和别人对战的时候,会有魔性气息外泄,别人会将你当成魔修。在奕星大陆。魔修是人人喊杀的存在,你一定要小心谨慎。所以,我建议你除了炼制这柄太虚真魔斧之外,再炼制一柄普通的斧头。”蓝淑凝真的说道。

    宁城这次犹豫了一下。如果他的修为非常高,倒也不惧别人误会。可是他修为才区区筑元,在奕星大陆是别人一个指头碾杀的存在。一旦被人当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那可不妙。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太虚真魔斧是保命用的,一旦用了这柄斧头后,如果可以的话,就将对方灭了。如果人多,你会易容术,又有我给你的面罩,应该不会有人认出来你的。”蓝淑见宁城沉默,微微一笑说道。

    宁城这才明白蓝淑给他面罩的意思,连忙传音感谢道,“谢谢淑姐,我知道了。”

    “修道一途,追寻天路,不必在意别人的目光,我当初为玉辰准备这块太虚真魔金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玉辰的坎坷前路。但就算是整个奕星大陆的人都不明白他,我也会跟在他的身边。你也一样,不要因为别人的目光放弃自己的强大。就算是最后只有你一个人,再没有人陪伴在你身边,你走出奕星大陆后,你会发现仙或魔都只是一念之间而已。”蓝淑柔声说道。

    她比宁城更清楚,没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虚假的。

    “淑姐,就算是没有任何人相信我,洛妃也会跟在我身边的。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去放弃自己的强大。”宁城肯定的说道,洛妃对他的信任宁城心里很清楚,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

    太虚真魔斧就算是真的有魔性,会被人误解,宁城也会使用。他受够了被人压着打的痛苦,在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就没有尊严。当他可以用太虚真魔斧横扫一切的时候,不会有人在他面前啰嗦。否则就算是他举着杀光魔修的牌子,依然有人一剑劈了他。

    蓝淑点点头,没有再说。

    第五天的时候,被农真控制的太虚真魔斧器胚忽然发出一阵阵的轻微颤抖,颤抖中甚至发出隐约的龙吟。强大的暴戾气息,更是随着这种轻颤和龙吟散逸开来。

    农真忽然大声叫道,“谁用这柄斧头,赶紧祭出精血炼化,这斧头的魔性太重,我无法成器,只能到这个样子。”

    宁城立即站起,就要上去用精血炼化,蓝淑忽然伸手抓住了宁城的胳膊,她的手同样在颤抖,“宁城,不要炼化了,我低估了太虚真魔金的魔性,这魔性太大,你的修为现在还无法驾驭。以这种魔性,时间久了太虚真魔斧甚至会有灵性生出,形成魔灵。一旦你不能控制,轻则成为魔灵的傀儡,重者……这块东西我们先封起来,然后拿去拍卖。”

    这一刻宁城没有打退堂鼓,蓝淑反而害怕起来。她眼前似乎出现了宁城成为魔头的一幕,宁城抓着一柄巨斧不分青红皂白,完全没有了理性……

    强大是好,可是强大也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宁城轻微拍了拍蓝淑的手,“淑姐,你放心吧,我有一种预感,这太虚真魔斧就是给我用的,别人用不了。我有自己的信念和准则,正如淑姐之前和我说的,”那只是一念之间而已,淑姐请相信我吧。”

    蓝淑放开了宁城,没有说话,只是对宁城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

    宁城走上去,直接喷出一口精血落在了太虚真魔金的斧胚上,同时开始炼化这柄还没有完全成型的巨斧。

    他之所以有信心可以压制住太虚真魔斧,不是因为他真的自信比别人意志力更强大。而是除了他的意志力之外,他还有玄黄珠。就算是有魔性入侵他的紫府侵蚀他的意识,他紫府中的玄黄珠分分秒秒也可以灭掉这魔性。

    还未成形的斧胚被宁城接手炼化,农真收起火焰,服用了一枚丹药后,自顾坐在一边恢复真元。

    一天后,宁城站了起来,愣愣的看着被他抓在手中的巨斧。

    “宁城,你已经炼化了?”蓝淑感受到了魔性的减弱,惊喜的问道。

    农真在一边冷冷说道,“这只是一件斧胚,而且还是我刚刚炼制成功后,就用精血祭炼,如果这样一天也不能炼化,这斧头还是不要用为妙。”

    蓝淑不理农真,又问了一句宁城。

    宁城苦笑着拿起手中粗糙的斧胚说道,“淑姐,这东西也太粗糙了,这难看的不能再难看。”

    说是巨斧法宝,还不如说是一件粗糙无比的斧胚,斧头的形状倒是形成了,可是连锋口都没有。斧柄更是粗糙不堪,粗细都不均匀。明明一块淡金色的材料,被炼制出来后,成了灰不溜秋的东西,难看无比。

    农真冷笑一声说道,“别不知足,在奕星大陆能将太虚真魔金炼制到这种样子的,除了我农真外,你找不出来十个。”

    蓝淑连忙抱拳感谢了一句道,“多谢农大师了。”

    宁城也知道自己的这种举动对这个农真不大尊敬,连忙也感谢了一句,“多谢农大师。”

    “请便吧,我还有其余的事情。”农真毫不客气的下了驱逐令。

    蓝淑将宁城拉出了农真的屋子,宁城发现外面的两个光头少年依然在敲打器胚,不过客人似乎换了几个。

    宁城和蓝淑从里面出来,没有任何人觉得意外。

    直到两人走出了铁匠铺后,宁城才问道,“淑姐,那农真为什么不收报酬?”

    “报酬?那枚木牌就是报酬。那木牌很珍贵,我只知道能让农家的人出手一次,农真在农家并不算是最厉害的炼器宗师。我将木牌给他,让他出手,算是看的起他。”蓝淑解释道。

    “淑姐,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我之前听你说仙魔只是一念之间,这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仙人?”宁城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仙人他听说过,那都是地球上的传说而已。

    蓝淑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得到太虚真魔金的时候看见过一枚残缺的玉简,玉简上提到了仙魔。规则路也叫着伪天路,你要进规则路,想必也知道天路吧。听说越过天路是另外一个界面,这个界面和仙有些联系,却也不完全是。就算是我,也模模糊糊,或者等将来我们穿过天路才能真的知道是怎么回事。”

    宁城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想着一定要答案,见蓝淑这么说,也没在意,只是问道,“淑姐,要不我就在龙凤城找一个住处。”

    “不,你还是去和我住,我还要教你一些东西。这几天龙凤城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拍卖会,我们现在去拍卖会看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一件合适的法宝。”

    蓝淑说完,又想起了之前想要问宁城的事情,“宁城,你说你想回到家乡,你家乡在什么地方?难道不是奕星大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