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穷无尽的阵法
    难怪易容成城小宁的宁城叫杭姣姣滚,她很容易就能猜出,宁城是从司空凯和杭姣姣的手中救下她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她在那舱厅中不但不帮自己的救命恩人宁城,反而帮助杭姣姣说话。做人做成她这样,估计在宁城眼里已经是一个连人渣都不如的女人了。

    她再次想起了越莺对她说的一番话。

    “茹雪师姐,你肯定是误会宁大哥了。宁大哥不是那种人,我和宁大哥在一个屋子里面住了一年,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如果他是这种人的话,我早已被他那个了……”

    “茹雪师姐,我以前也听别人说宁大哥的不好,误会了他。但是和他一起后,我才明白,他真的不是别人口中说的那种人,请你相信宁大哥。当时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才让你误会宁大哥的。”

    “宁大哥说有时候亲眼看见的也不一定是事实的真相,我以前可从不明白这个道理,是宁大哥告诉了我之后,我才知道……”

    果然亲眼看见的不一定是事情的真相,她亲眼看见宁城叫杭姣姣滚,心里生厌,主动出来帮助杭姣姣。可事实上是,宁城知道杭姣姣是一个邪修,是在帮她的忙。

    可就是宁城解释了,她相信吗?事实上,在龙凤学院宁城解释的已经很清楚后了,她可从未相信过宁城说的任何一句话。如果之前宁城站在那个峡谷口说,他要将青石门全部铲掉,将那些拦路的玄丹修士全部杀掉,她相信吗?

    她不相信宁城说的话,为什么燕霁就相信了?还主动站出来帮忙,难道自己和燕霁真的相差这么远?

    “茹雪师妹。你没事吧?”乘一啸见纳兰茹雪脸色眼神似乎有些古怪,连忙问了一句。

    纳兰茹雪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她在想什么啊?现在是想和燕霁对比的时候吗?

    “乘师兄。我想求你一件事。”纳兰茹雪忽然郑重的对乘一啸说道。

    乘一啸不明白纳兰茹雪是什么意思。但他生性豪爽,不要说同门师妹求事。就是一个普通人求他办事,他也会出手帮忙,“茹雪师妹请自管说,我们都是无念宗的弟子。有什么求不求的,我能帮到,肯定会帮你的。”

    “我之前落在了杭姣姣和司空凯的手中,差点被毁。那杭姣姣也来到规则路了,我想请乘师兄遇见杭姣姣的时候,能制住她,让我问她几个问题。”纳兰茹雪躬身请求道。

    乘一啸眼眉一挑。怒声说道,“此人竟然敢对我无念宗的弟子动手,就算是茹雪师妹不说,我知道这件事。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

    宁城已经在这片空旷寂静的黑色沙硕地走了两个时辰了,他的脚下除了骨骸和法宝残骸之外,就再无他物。神识之内也是一片空旷,宁城索性取出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在无边无际的沙硕下,周围一片空旷,他这样一个人坐在沙硕当中,如果画成一幅画,会不会也成为一件艺术品?

    宁城胡乱的想着,或者有一天,他也会成为这里面的一枚枯骨,然后有人取出一张椅子坐在他的枯骨之上。

    宁城不知道现在他应该干什么,不要说他没有心情修炼,就算是他有心情修炼,他也不敢修炼。他是一个修士,这里没有灵气,一旦他的灵石用完了,他将如何?

    “或者我还可以在这里呆个两三百年吧。”宁城喃喃的自语了一句,玄液修士最高寿命可以到四百岁。

    随即宁城又摇了摇头,也许他还没有到寿命尽头,就已经疯了。

    或者他可以继续炼丹,可就是炼丹也没有用处,他的灵草炼制完了,他干什么?再说如果不能出去,光炼丹有什么用?闭关?他身上只有五百万灵石,这点灵石对他来说,很快就会用完。

    宁城独自坐了大半天,又收起椅子,他决定先弄清楚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无穷无尽再说。

    怕灰嘟嘟气闷,宁城将灰嘟嘟从储物袋中取出来,放在了肩膀。然后祭出飞行法宝,准备寻找出路。

    宁城很快就发现只要他飞行的高度超过一定的程度,立即就会被压制下来。而他往前飞,无论飞多久,都是一样的环境,一样的死寂。连续十天后,宁城收起了飞行法宝,他感觉有些不对,就算是这里面再大,他连续飞了十天,也不可能还是无穷无尽。

    就在宁城觉得古怪的时候,他的神识竟然扫到了一名修士。和他一样在黑色沙硕中行走的修士。

    宁城狂喜之下,立即煽动天云双翅冲了过去。

    “这位朋友,请问你也是被血河漩涡卷进来的吗?”宁城还没有到这名修士面前,就已经兴奋的大声招呼道。

    但是宁城的一颗心很快就冷了下来,这人浑身破破烂烂,比大街上最邋遢的乞丐还要邋遢。不但如此,他的身体消瘦的就好像一根竹竿。如果不是宁城看见他还有一枚储物戒指在手中,真的要怀疑这人是不是修士了。

    他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宁城的问话一般,一边赤脚行走,一边念念有词。

    宁城走近了一些,总算是听到了这个名修士口中在说什么,“无围偶风,形锐,首利为客,色暗赤,为巽……环云阵,其云附天,应下赤为震……”

    宁城是一个三级阵法师,他一听这些就明白过来,这人在研究阵法。

    看着这人渐渐的自语远去,他没有继续跟着这个人过去,他知道这人长期在这里研究阵法,已经入魔疯狂了。

    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他肯定是处于一个阵法当中。这个阵法说不定是一个天然阵法,如果有一天他能摸透这个阵法,他或者可以出去。如果他无法研究出来这个阵法,他将会和刚才过去的那个人一样可悲。

    以刚才过去的那个修士所为,宁城肯定对方的阵法水平应该比他要高。至少那个修士。已经知道这里是一个阵法,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必须要弄通这个阵法。

    宁城再次四处转了七八天,他又遇见了五六个类似这样的修士。一个个面黄肌瘦。所有的人都是一个状态,都在研究阵法。

    宁城没有继续四处寻找。他甚至怀疑这里面的阵法是不是有些古怪。一旦陷入进去,会无法自拔出来。

    但是如果不早点找到这个阵法的出口,他也将永远留在这里面。

    犹豫再三后,宁城决定也开始推衍这个阵法。他给自己加了一条限制。一旦陷入进去,赶紧停止推衍,等神智清楚后就继续推衍。这里可能有一些修士阵法水平比他还要高,但是宁城相信他的推算能力,他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在阵法上的水平肯定会直线上升。

    推算能力和记忆能力本来就是阵法的两大要素,而他恰好具备这两条。更何况。他还有玄黄本源。想必在玄黄本源的帮助下,他也不至于陷入迷失神智当中吧?

    宁城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他忘记了很多吸毒的人都是这样想的,都以为自己可以比别人更强大一些。能够随时解脱出来,事实上他们都高估自己了。

    宁城就是这样的情景,他一进入推衍阵法的状态中,意识中立即就展现出来了一副禁闭阵法。这个阵法在宁城的意识中一出现,就给了宁城一种感觉,那就是只要他推衍出这个阵法后,他就可以出去。

    单论推衍能力和计算能力,可以说整个奕星大陆也没有人能比得上宁城,此时他大脑就好像一台高速运转的顶级计算机,禁闭阵法的各处方位,各个阵脚位置很快就被他弄清楚,推衍了出来。

    不过当他完全推衍出这个禁闭阵法后,却发现要打开这个禁闭阵法,又要先解开另外一个锁匿阵法。

    就这样,宁城一个又一个的阵法推衍下去,他大脑中的阵法也越来越多,阵法也越来越大。这些阵法在他的意识中就好像画出来了一般,一个连一个,一个挨着一个,连绵远去。宁城的神识不断的从周围搜寻信息,同时不断的推算模拟出一个又一个新的阵法。

    现在的宁城就和刚才他看见的那个修士一摸一样,一边走,一边比划,同时口中有时候还念叨几句。

    唯一不同的是,那就是宁城是真的还在推衍阵法,他没有失去神智。不是和之前那个修士一般,只是下意识的这样去做,就算是做一辈子也无法清醒过来,同样也无法研究出真正的阵法出口。

    如果没有玄黄本源气息支持宁城的识海,就算是宁城的推算能力比别人强大无数倍,最后也逃不出迷失的下场。

    好在玄黄珠是造化之物,玄黄本源更是本源气息,哪怕宁城用脑再过渡,只要不到油尽灯枯的情况,玄黄本源也能勉强帮他支撑住。

    一个个阵法被宁城在大脑中连起来,这一片空旷无边的沙硕之地,也渐渐的在宁城的识海中形成一个缩影。

    一个月过去……

    三个月过去……

    一年、两年、三年也过去……

    几年中,只有灰嘟嘟一直忠诚的跟在宁城后面。就算是宁城给的丹药多,灰嘟嘟也不得不节约着吃。在这个地方,如果没有丹药,它将直接被饿死。

    此时的宁城同样变成了披头散发,浑身破烂的修士,他依然还在推衍阵法。这期间他是会和一些修士擦肩而过,不过没有人在意他,他也不去在意别人。

    和别的推衍阵法的修士不同的是,别人推衍阵法是眼神越来越暗淡,最后甚至浑浊。而他的眼神却越来越亮,而且从他进来的第一个月开始,他就不断的丢出一些阵旗。没有了阵旗,他随手就可以炼制出来一枚。

    (第二章送上,要休息一下,第三更晚点,有些加不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