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是哪根葱
    “多谢这位师姐能选上我,只是我虽然取得了九号赛台的第一,但是付出的代价也不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浑身伤痕累累不说,现在更是有气无力,疲惫不堪。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不是去大梁真国和北商真国,是想找个地方大睡三天三夜。”宁城毫不犹豫的上前主动将这个差事推了。

    他语气中气十足,哪里有半分疲惫不堪?

    对这种冒险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过去。和一个对自己有仇的元魂修士在一起,除非他疯了。

    殿中所有的修士都疑惑的盯着宁城,哪里来这么大胆的修士?尽管大师兄阙鸿水说可以自愿不去,但那是人家的客气话。再说了一个核心弟子挑选一个内门弟子跟随,那应该是天大的恩情,岂能拒绝?

    伏胜男眼冒怒火,却不得不强忍住怒火淡声说道,“我看你浑身真元鼓动,说话中气十足,没有半分伤势,是不是不想给面子给我?再说了你就算是有点小伤,我也会帮你治好,我们修炼之人最忌偷懒。睡觉三天,哼,亏你想的出来?你这种懒惰的弟子就算是加入我宗门也不是什么好事。”

    到了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听出来了宁城可能和伏胜男有些矛盾。部分新加入落虹剑宗的内门弟子在赞叹宁城胆大的同时,也在为宁城担忧,同样也有部分人幸灾乐祸。

    “一个刚刚加入落虹剑宗的内门弟子就如此没上没下,无法无天。这种弟子不要也罢……”在伏胜男话音落下后,又是一个愤怒的声音呵斥道。

    宁城认出来了这个帮腔的男修,就是那天和蕈菡瑞一起的那个年轻男修。

    宁城惶恐的抱拳说道,“请问这位是哪位长老?”

    “竖起你的耳朵听清楚些,我是落虹剑宗的核心弟子温翰。”男修不屑的说道。

    宁城想起赛台上乌卓说的话,已经明白这个温翰就是和伏胜男合伙阴他的家伙。

    宁城抱拳的手放了下来,冷笑说道,“原来不是长老啊,吓我一跳。听你那嚣张的语气,我还以为是一个长老来着。搞来搞去也只是一个弟子。我还真没有想到落虹剑宗的核心弟子也有这么大的权力。随随便便就可以开除一个内门弟子,厉害,厉害。如果你是长老,岂不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了?”

    说完宁城对那中年修士抱拳说道。“洪执事。我刚刚成为落虹剑宗的内门弟子。很多规矩都不懂。请问洪执事,这个瘟什么的有权力开除我一个内门弟子吗?”

    洪执事顿时语塞,如果温翰暗地里面要弄走宁城这样一个内门弟子。还真是小事情。不过要说这样明目张胆的开除,那绝对没有这个权力了。

    “你……”温翰哪里还能忍住宁城的奚落,杀气顿时四溢开来。

    “你什么你?刚才阙师兄也明确说了,去大梁真国完全自愿。我只是身体欠佳,不愿意去不行吗?大家都是落虹剑宗的弟子,阙师兄也说过,无论是什么弟子都是同门师兄妹,没有什么高贵低贱之分。我看你顺眼叫你一句瘟了的师弟,看你不顺眼,你是哪根葱啊?”宁城一想到自己和这个家伙无冤无仇,这个家伙为了讨好一个女人暗地害他,心里就极为不爽。

    他就不相信在这落虹剑宗,对方能将他怎么样?大不了离开落虹剑宗不当这个内门弟子了。而且之前那个叫阙鸿水的大师兄就说过,去留自愿。如果这个阙鸿水记得之前说的话,就会主动站出来。

    宁城的话说出来,不要说所有的内门弟子了,就是那些真传和核心弟子都愣愣的看着宁城。这是哪里来的家伙啊,既然成为落虹剑宗的内门弟子了,怎么会如此不顾后果的得罪一个核心弟子?

    “洪执事,你看看,这就是我们这次招收的内门弟子,就这个样子。”如果这里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温翰早已对宁城下杀手了。

    洪执事也有些为难,宁城说话虽然不好听,却并没有说错什么。不过一个内门弟子如此嚣张,确实是太过了。

    就在洪执事有些为难的时候,阙鸿水忽然站了出来,他淡声说道,“这位宁师弟的话也没错,不论他是不是身体有恙,还是不想去大梁真国和北商真国的地方,这都是他的自由。既然如此,那胜男师妹就再选一个弟子吧。”

    “多谢阙师兄。听了这话,我的病突然就好了,不过还是不想去冒险。”宁城见好就收,对阙鸿水抱拳感谢了一句。

    阙鸿水看着宁城若有意味的笑了笑,点点头退了下去。

    温翰脸色更是气的铁青,却也无可奈何。

    “是,大师兄。那我就选择毛宏阔吧。”伏胜男听到阙鸿水叫她胜男师妹,那一腔怒火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没有听到宁城的讥讽,语气甚至还带着一丝娇羞。这个时候,她哪里还记得起宁城是谁。

    洪执事见事情已经解决,赶紧上前说道,“被选上的八名内门弟子留下,其余新加入的弟子立即随我去事务殿领取身份玉牌,和办理入驻洞府……”

    宁城对梁可馨和蕈菡瑞点了点头,刚才蕈菡瑞想要站出来帮他说话的,只是阙鸿水先说了。而且事情在大师兄的一句话下解决了,她也就没有再出来说话。

    “紫烟师姐,这个宁城功夫普普通通,脾气倒是不一般啊。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竟然敢讥讽核心弟子。”宁城等人走出去后,左香素才传音给娄紫烟说道。

    娄紫烟沉吟了一会后才回答道,“那宁城应该有些古怪,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应该不会有这种性格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的性格将决定他修炼什么功法。这个宁城的性格不是忍耐之辈,但是他动手却显示出来处处忍耐,这应该有些古怪……”

    “对了,我明白了。”娄紫烟没有继续说下去。宁城在比斗中处处忍耐,还有伏胜男和温翰的表现,她已经明白宁城和这两个人应该是有梁子的。这个宁城还知道进退,他和两个核心弟子有梁子,所以比赛中才不愿意当出头鸟。

    不过伏胜男和温翰逼人太甚,将宁城给惹毛了。娄紫烟明白了这些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还是挺有个性的一个玄液修士。这种性格和这种低的实力,想要在大染缸一般的落虹剑宗混好,有些困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落虹剑宗同样不例外。别看阙鸿水说的好听,事实上在落虹剑宗一样的派系林立。宁城一个无根无底的小小玄液修士,一来宗门就得罪了两个核心弟子,而且连洪执事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可见他以后过的有些艰难。

    ……

    宁城可没有管这些,无论在落虹剑宗过的怎么样,至少在伏胜男和温翰回来之前,是没有人找他麻烦的。去大梁真国和北商真国发财,估计没有半年一年的应该回不来吧?

    他怕伏胜男和温翰会去寻找他的麻烦,索性在寻找洞府的时候,找了一块内门弟子聚集的山峰,洗剑山峰。

    领了身份玉牌,和一些内门弟子必须的物品还有几个玉简后,宁城第一时间就回到了洗剑山峰的洞府。

    洗剑山峰是落虹剑宗内门弟子最为聚集的地方,这里灵气浓郁,甚至不下于一些核心弟子的山峰。只是因为在这里修炼的弟子众多,灵气被均摊了。

    宁城所在的洞府偏靠向山顶,因为灵脉是从山峰脚下向上的。加上从山脚到山顶的各种聚灵阵,几乎将所有的灵气都中途抽走了。

    不过宁城也并不在意,他对现在的洞府还是比较满意的。就算是灵气被中途抽走了九成,到了他这里,灵气依然浓郁无比。就从这一点就看出来,落虹剑宗大宗门的气魄。如果不顾及别人,宁城自己在这里布置一个巨大的聚灵阵,修炼起来,速度也不会慢到什么地方去。

    更何况在他的洞府门口,还有一个灵气湖。这灵气湖想必是前任留下来的,尽管不能修炼,在湖边栽植了一些灵草灵竹,至少环境让人心旷神怡。

    宁城来到奕星大陆就一直处于飘零当中,直到今天他才真正的有了属于自己的居住的地方。

    宁城暗自感叹,到今天为止,他总算是奕星大陆有房一族了。尽管是许多人一起居住的高层楼,总比继续流浪要好的多。

    将灰嘟嘟放了出来后,宁城开始在这周围布置各种各样的阵法。同时他也在等梁可馨过来,他相信梁可馨在离开落虹剑宗之前,肯定会来找他一趟的。

    果然,在宁城还没有将防御阵布置完的时候,梁可馨就和蕈菡瑞一起来到了宁城所在的洞府。

    对蕈菡瑞的到来,宁城确实是没有想到,他以为最多是梁可馨过来而已,没想到连蕈菡瑞也一起来了。看梁可馨和蕈菡瑞的神态,似乎两人的关系已经非常不错了。

    (第二更送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