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师琼华
    师琼华完全没有想到,在她眼里没有半分力量的宁城会突然暴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就算是她的修为比宁城高出很多,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如此短的距离内,也被轰了一个正着。

    被斩情之剑斩情过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反抗之力?而且还有欲火焚身的攻击?这更加不可能反抗了,可是宁城是怎么做到的?

    不等她的念头起来,宁城的两只手犹如繁花飞舞一般,不断的轰在师琼华的身上,他可不会顾及师琼华是不是一个女人。

    师琼华虽然恼怒宁城突然出手偷袭,却并没有将宁城放在眼里,宁城和她的修为相差太大了。就算是制住她,她也只是呼吸间就可以解开的事情。

    但是师琼华很快就感觉到不对了,宁城根本就不是简单的制住她,宁城的手法就好像一枚枚阵旗一般,将她的紫府和丹田禁锢起来。不但让她的神识无法使用,就连她的真元也被完全禁锢住了。

    “遗弃之地……”师琼华惊骇的叫道,她得到过关于遗弃之地禁锢神识和真元的介绍,宁城的手法正是遗弃之地禁锢真元和神识的手法。宁城怎么可能和这个古老的遗弃之地联系在一起了?而且还会遗弃之地禁锢神识的方法?

    遗弃之地的禁锢手法,她虽然了解一些,却肯定做不出来。

    在师琼华震惊的片刻时间,宁城已经完全将师琼华封住。下一刻,宁城抬手就撕掉了师琼华身上的白色衣裙。

    一种让宁城几乎要晕眩的处女淡香传来,宁城愣愣的看着师琼华绝美的身体,这一刻他不知道是醉了,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殷空婵和许映蝶的身体他都见识过,如果说还有女人的身体能比这两个女人更完美。宁城是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在,他相信了。

    师琼华的身体就是造物主最美的杰作,完美到无法去形容。宁城这一刻清醒了过来,可是当他看见那两点殷红之时。他身体中的**再次冲了上来。

    宁城毫不犹豫的扯掉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没有任何前奏,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至少在这一刻。他对师琼华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斩情道宗的女人会救他?除了找他斩情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事情?既然想找他斩情,那就先付出一些代价来吧。他宁城也不是好欺负的人。

    师琼华被宁城这一刻的粗暴惊呆了,她一直是人间仙子般的存在。哪里见过这种架势?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反抗。宁城封住她了,竟然还要做这种事情?

    当宁城扯去衣服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宁城的**她清晰的感觉到了。她想要推开宁城,可是她的修为被封住了。宁城那强壮无比的身躯,还有那阳刚气息十足的男性气息,让她身体有了一种羞涩的反应。她完全想不到。有一天,她会如此反应。

    师琼华立即就知道,如果她不立即冲开自己的修为,她将失去清白之躯。宁城身体的火热。还有那种**,这一刻她比谁都清楚。

    “咔咔咔……”师琼华的修为远远强于宁城无数倍,哪怕宁城用的手法,是他刚刚领悟的遗弃之地禁锢之法,在师琼华面前还不够看。在她开始冲击封印住身体的禁锢之时,宁城那些强大无比的封印,就好像烟花一般,尽数碎裂。

    一阵刺痛传来,师琼华在这一瞬间呆住了,她甚至忘记了继续去解开自己身体的封印。这一刻她清晰的感觉到了宁城已经占有了她,就算是她解开了封印,哪又如何?

    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落了下来,三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被宁城拿走。

    她不明白为什么宁城要这么做。她调查过很多宁城的事情,她同样精通卦算,也算出了很多东西。

    宁城是一个善良而且极有原则的人,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如此对待她?好歹她也是宁城的救命恩人。是因为许映蝶?可是如果真的是因为许映蝶,她将是最冤枉的一个受害者。除了许映蝶和许映蝶的那个祖奶奶,没有任何人知道,她在斩情道宗的位置。

    疼痛消失,一阵阵来自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涌了上来。以师琼华的这种修为,竟然也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反应。

    师琼华咬着嘴唇,没有动,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任凭宁城在她的身上最原始的疯狂驰骋。她可以感觉到宁城体内的那种焚身欲火,随着在她身上的动作渐渐消散。

    灵域修炼焚体阳气之毒、玄黄气息、星空火焰种子,无极青雷城……

    除了会自动隐匿到极深的玄黄珠之外,宁城所有的秘密此刻在师琼华这里,完全暴露无疑。

    师琼华甚至忘记了惊羞和身体的那种愉悦感觉,她没想到宁城会有这么多的秘密。

    “吁……”宁城长吁了一口气,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各种焚体阳气,完全消散一空。整个人就好像被仙界甘霖洗过一变,铅华尽去,神采奕奕。只要他愿意,下一刻他就可以晋级玄丹圆满。

    宁城有些愧疚的从师琼华身上爬了起来,虽然他做之前没有什么愧疚,但是真正做完之后,他心里还是无法过去这一关。他很清楚,之前他强行上了师琼华的理由有些牵强。无论师琼华会不会利用他斩情,至少现在还没有开始。

    就算是开始了,能不能被师琼华斩情,也是他自己掌握的。而且师父和徒弟的账怎么可以联系在一起?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他当时欲火焚身,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就上了师琼华。现在焚体阳气和焚身欲火消失,他就感觉到有些对不起师琼华起来。

    好在师琼华现在修为被他封住了,要不然,以这个女人的修为,只要一秒,就可以将他化成飞灰。

    “很抱歉,你弟子在我身上斩情,我被弄的很凄惨。所以在你斩情之前,我先办了你。”宁城看着盯着自己的师琼华,心里有些发毛,嘴硬的说道。就是他自己,也被这种理由说的满脸通红。这个理由不是不要脸,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师琼华没有说话,只是坐了起来,从自己的戒指中再次取出一套衣服缓缓的穿起。

    宁城震惊的看着师琼华的动作,半晌才颤声说道,“你可以自己行动?”

    随即他就想起来,在他和师琼华做的时候,师琼华似乎并不是被封印住的那种状态。宁城额头的冷汗已经慢慢的流了下来,师琼华肯定是化鼎修为,这样一个人想要杀他……

    宁城不敢想下去,他偷偷的将那枚进入血河底的符箓再次拿了出来。

    师琼华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她扫了一眼宁城偷偷抓住符箓的手,平静的说道,“你进入我身体后,我就可以动了。之前的就等于为映蝶还债,你不要再去斩情道宗了,也不要再去寻找许映蝶。以后,不要随便和别的女人一起......”

    “我以为你要在我身上斩情,所以,所以……”宁城很是尴尬的为自己辩解,可是这种解释他都感觉到丢人。这一刻,他没有在师琼华身上感受到杀意。

    师琼华看了一眼宁城,似乎要说什么,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说。

    她是许映蝶名义上的师父,但她不是斩情道宗的人,甚至从未修炼果斩情道宗的功法,根本就不需要斩情。许映蝶的修炼功法也不是她传授的,而是许映蝶的祖奶传授的。她去落虹剑宗为许映蝶说亲,同样不是她主动要过去的,是有人命令她去的。

    她将那已经沾染了一朵嫣红的床单收了起来,就这样平静的走了出去。

    看着越来越远的白色身影,宁城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强烈的失落。他追到了外面,师琼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就算是神识也无法扫到。看着无穷无尽的旷野,宁城感觉到了一种煎熬和浓浓的惆怅。

    他好像做错了什么,这种错不是他强行要了师琼华,而是师琼华走的时候,他竟然一个字都没有说。

    宁城回到住处,发现师琼华找的这个地方是一个临时挖出来的洞府。就算是到现在,宁城也很不明白师琼华为什么要救他,在他强行侵犯的时候,为什么还没有杀他?

    师琼华说是为了许映蝶还债,可是最后一句话,却让他不要再去随便接近别的女人。

    既然都和他无关了,为什么要有这种提醒?

    宁城叹了口气,和师琼华做之前,他没有想多少。当师琼华变成他的女人后,他发现自己已然无法忘记她了。如果师琼华此时再来他身上斩情,他肯定无法躲过,甚至愿意被她斩一剑。

    和许映蝶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印象和情感,竟然不如他和师琼华在一起这点时间的万分之一。甚至这点时间里面,大部分他还在昏迷当中。

    在洞中静坐良久,宁城收起洞府中的一切东西,包括了师琼华被他撕裂掉的衣服,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他失去第一次的地方。

    他要去寻找地方晋级元魂境,然后再去一趟斩情道宗。

    不要说天棬花可能在斩情道宗,就算是为了师琼华,他也想去打听一下。至于许映蝶,早已被宁城从记忆中抹去。许映蝶借他斩情,想必已经晋级塑神境了,自己不再欠她半分东西。

    (今天三更已毕,朋友们晚安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