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面
    “你回去告诉邢良,我很快就会来他这里领取严重后果。?。。”宁城扫了一眼益蕾,淡声说道。

    益蕾将自己红润的嘴唇都咬的发白了,却依然没有退出房间,好一会后,她才说道,“我不是邢良派来的,我和他也没有任何上下级的关系。”

    宁城根本就懒得回答益雷,取出一枚丹药递给杜兰迪说道,“这枚丹药给你疗伤,你伤好了后,至于你自己愿留还是愿走,都由得你自己。”

    说完,宁城再次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他要的是提升修为。那些杀过几个虫子的家伙,都一个个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他才懒得去管这些事情,等修为恢复后,灭掉虫子,就走路。

    益蕾看见宁城进入房间,终究没有跟进去,但也并没有离开这里。

    ……

    此时在距离百湾角数十里之外的一处荒漠上,田慕琬脸色苍白,披头散发的盯着眼前的一名红衣蒙面男子。她手中的软剑已经折断了,不过这不是她在对敌过程中折断的,而是被对方用两根手指轻轻折断的。没错,她看的清清楚楚,对方就用了两根手指,就折断了她的软剑。 “你到底是谁?”田慕琬没有继续攻击,她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实力早已超出了她的想象,不知道比她高明多少倍了,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世界五大高手她也见识过,就算她现在还不是杜兰迪等人的对手,她的实力也很快就可以接近这几人。不说比得上邢良,至少不会比杜兰迪差。

    而眼前这个人,她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我是谁不重要,如果我要你死。你现在已经化成灰了。”红衣男子淡声说道。

    知道自己绝无幸免的田慕琬。反而平静下来。尽管她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害怕,但至少表面已经看不出来了。

    红衣男子看着田慕琬,好一会才点点头露出欣赏的目光,“如果不是虫患爆发,你这样的女人应该坐在闺房里面为自己画眉才是。”

    “你想要怎么样?”田慕琬握住软剑的手有些发白,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将是如何。

    “你是一个修真者,我可以帮你筑基。你只要做我的弟子就可以。当然这个弟子是要尽一些责任的,比如伺寝等。”蒙面的红衣男子平静的说道。 “你做梦。”田慕琬语气变得冰寒无比。

    红衣男子依然毫不在意的说道,“我是不是做梦,你心里明白。我根本就不用动手,你也无法挣脱我的气势压迫。你这种性格自我的小辣椒,只有我这种强者才是你最合适的,别人都不适合你。

    当年你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就知道,没想到才短短时间不见。你进步这么大。相信我吧。跟着我没错。等我再进一步,我会去将那母虫收了。你跟着我做一个女弟子,是你的福分。只要你伺候的好,就算是拿虫巢精华,我也可以给你一些。”

    田慕琬愣住了,性格自我的小辣椒?她的性格自我?虽然她不敢说自己和那些大家闺秀一般柔和,却绝对不是一个性格自我的人。

    “你杀了我吧。”田慕琬冷然说道,要和这样一个人双修,做这样一个人的侍寝工具,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红衣男子冷笑一声,“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杀了你后,我还是会将你脱光了夺走你的元阴。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你是死是活,元阴我都可以拿走。然后我会将你炼制成为一个侍寝傀儡,一旦这样,哼……”

    田慕琬打了一个冷战,如果这样,她死了比活着还要受侮辱。

    这一刻她忽然后悔自己修炼起来,如果她不修炼,那这种事情就绝对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如果她不修炼?她在这一刻突兀的想起了宁城。如果不修炼,她会对宁城那样吗?

    宁城三年不出现,她会很生气,很恼怒,但是绝对不会绝情。因为她修炼了,所以认为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正因为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她不修炼,她会留下那张卡给宁城?如果她不修炼,她会告诉曾经害了她的曾霁芸去见宁城?这一刻她竟然发现当初告诉曾霁云宁城的消息,是想要曾霁芸和宁城走在一起去。

    她为什么要这样?这一刻,田慕琬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三年前,她当着宁城的面,将宁城给她的珠花交给査志义。任凭査志义将珠花故意丢进阴沟,她甚至还当着宁城的面,让査志义帮她买一个。

    宁城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这等于在他心里反复不停的划刀撒盐,这等于当着别的男人面打他的脸。不,这对他来说,是比打脸还打脸的侮辱。

    她因为心里一直愧疚这件事,所以不愿意正视,不愿意承认。就算是将曾霁芸推给宁城,让宁城有一个好的归宿,也是这种不愿意正视的下意识愧疚行为。否则曾霁芸当初如此害她,她怎么可能再告诉曾霁芸,宁城回来了?

    她心里一直想的是,宁城回来应该向她道歉,然后说不应该三年不联系她,更不应该见了面不说话就走。如果他这样做了,她或者会将当年的事情解释给他听。然后说两个人再也不适合,就作为朋友也可。

    或许这是好聚好散,而不至于闹成这般模样。

    “我真的性格自我?”出乎红衣男子的预料之外,田慕琬沉默了好一会后,竟然平静的问出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红衣男子哈哈一笑,“性格自我有什么不好?修炼者大道至上,一切阻碍都统统毁灭,只有一颗自我强大的心,才可以走到最后。”

    “我明白了。”田慕琬抓着胸口的一朵珠花,喃喃说道。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向宁城解释过,也自始至终没有询问过宁城为什么三年不出现。

    就算是一个月前去百湾角,知道宁城将自己的妹妹宁若兰推给杜兰迪讨好,也是别人禀告的,她从未去想过这些事情是真是假,也从未去调查过这些事情是真是假。

    不要说一个月前,当年她也是先入为主,被曾霁芸暗算,造成了两人的误会。可惜的是,曾霁芸无论接近自己还是接近宁城,都是一种带着目的的心机。

    直到那天她的软剑刺伤宁城之后,她才想着要再去见他一次。可是他已经不愿意见她。

    “求求你放过我们兄妹。”宁若兰的话犹在耳边,她也是听到宁若兰的话后,放弃了这个想法。见又如何?不见又如何?宁城和她以后不会再有交集。

    “我没有更多的耐心等你,愿意就跟着我走,不愿意我就直接将你带走。”红衣男子的耐心渐渐等被消磨掉。

    田慕琬长长的吸了口气,缓缓说道,“我愿意……”

    红衣男子并不觉得意外,他点点头,“你很聪明,我喜欢聪明人。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我会尽快帮你筑基。”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在离开之前,我要去见一个人一面。否则,就算是你将我炼制成为傀儡,也由得你。”田慕琬再次说道,语气坚定无比,没有半分转圜余地。

    红衣男子眼里闪过一丝寒芒,冷声说道,“很好,我就在这里等你。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不是笨人。记住,还有你田家所有的人。”

    田慕琬打了个寒颤,她忽然感觉自己想要在临死之前去见一次宁城,这个想法根本就是白痴想法。这摆明了告诉对方,让对方去杀宁城。

    可是话说出来后,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收回来。很快她就心里就彻底的叹息了一声,就算是她不去见他,红衣人对她调查过,难道不知道她田慕琬曾经的初恋是谁?

    她根本就不能死,一旦死了,不但是宁城要陪葬,田家所有的人都要陪葬。

    ……

    一天后,宁城从小世界里面出来,元魂七层了。他应该去贾贝斯防线看看,别等防线被破了,他连闫锐的尸体都找不到。

    宁城的神识没有扫出去,直接打开了房门。这个套房她和妹妹若兰还有戴馨住一起,神识扫来扫去不方便。

    “哥,她来了,说一定要见你一面,不愿意离开……”宁若兰在宁城打开房门的时候,就立即过来小事说道。

    不用宁若兰说,宁城已经看见了脸色有些发白的田慕琬,这次看见的田慕琬让宁城感觉有些不同。

    “进来吧。”宁城平静的说道,在他这里是一切都结束了,他不明白田慕琬这种骄傲的人为什么还要找来?是为了他杀了田晏吗?杀田晏这种事情,宁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