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关我何事
    “请钟太上指点……”宁城赶紧再次躬身求教,这种机会极为难得,他一直没有师父教,这个时候不求教什么时候求教?

    “其实没有什么可指点的,就是去天路,冲出奕星大陆。外面的世界规则远比奕星大陆齐全,只有在这种齐全的规则世界,才有希望问鼎更高层次。”钟离瓶站了起来,脸上微微有些潮红,似乎对天路有些向往。

    宁城正想说话,钟离瓶摆手打断了宁城的话,“以你宗主的身份,想要进入天路很简单,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等个数百年再进去。天路进去后,从未有人出来过,也从来不知道穿过了天路,会是什么地方。”

    就算是钟离瓶不说,宁城也不会这么急着去天路。他妹妹和妻子都在落虹剑宗,在她们两人没有能力自保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离开天洲的。就算是要去,也要带在一起。

    “钟太上,我听说有人可以用破空符离开奕星大陆,如果不进天路,通过这种办法或者是撕裂奕星大陆的界面,也是可以吗?”宁城想起了师琼华离开用的符箓,还有苍蔚用开天符帮助他回到地球的事情。

    钟离瓶自嘲的一笑,“我修炼无数岁月,说的自负些,就算是不及天洲几个顶级强者,也不弱人许多。但是要说撕裂界面,我这一辈子也做不到。不要说我做不到,就算是许安祯来了,她也做不到。

    奕星大陆天地规则残破,化鼎已经到了极致,尽管是有化鼎之上,却没有明确的境界。连修炼的境界都无法触摸,显然无法达到一界的巅峰,更不要说撕裂界面了。再说破空符这种东西,也只是上古记载而已,我还未见人拥有过。”

    钟离瓶的意思宁城明白,想要离开奕星大陆,那只有一条路,就是天路。

    “多谢钟太上指点,宁城受益不浅。”宁城感谢道。

    今天他来这里确实是受益不浅。

    钟离瓶微微一笑说道,“再和你说一件事,我们几个老家伙虽然不是很聪明,却也不至于笨到被人骗走。”

    宁城立即就明白了过来,惊异的问道,“难道盖零山真的有灵脉?”

    “不错,老夫肯定盖零山有灵脉。不但是我肯定,而且其余几大宗门也有人知道。只是这个灵脉被顶级天然阵法隐匿,只是在偶尔的时地才有一些感应,或许还不在盖零山。如果你修炼上确实是进步细微,我建议你去盖零山看看。当然你要小心阴阳道和天道门的人,这两个宗门的几个老家伙很是不要脸。”这句话才是钟离瓶真正想要对宁城说的话。

    他不希望宁城现在去天路,当然是想要宁城将落虹剑宗重新拉起来,还有一个就是宁城现在的修为也确实低了点。宁城精通阵法,或者在盖零山真的能找到灵脉也未可知。

    …..

    天道广场,这是宁城第二次来这里。他从钟离瓶那里得知了盖零山可能有灵脉后,当即就决定去盖零山看看。

    对别的修士来说,一枚顶级丹药,无数的灵石就是修炼资源。对宁城来说,现在只有灵脉才是他的修炼资源。这种极为稀少的修炼资源,如果他不去竞争,那绝对不会送到他手中来的。

    在去盖零山之前,宁城还是来到了天道广场,他不指望落虹剑宗这次能招收到多少好弟子,他想来看看燕霁。

    …天道广场各大宗门招收弟子已经接近尾声,这里依然是人声鼎沸。

    “现在就给老子滚,一个乐洲来的蝼蚁,也敢在我面前嚣张。要不是天道广场不允许杀戮,老子早就将你化成飞灰了。”一个不屑的声音被宁城听到,乐洲两个字吸引了宁城的注意力。

    一名头发散乱,脸上有数道血痕的青年躺在地上,他脸上到处都是血痕,还有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躺在地上的乐洲青年玄丹七层修为,身上气息不稳,可见受伤不轻,那名踩着他的修士元魂三层修为。

    如果是宗门之间的弟子争斗,宁城根本就懒得去看。他也是从乐洲来的,而且他是来寻找燕霁的,既然遇见了这种事情,他立即就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宁城上前并没有直接动手。

    “不关你的事情,别惹祸上身,让开。”那名踩着玄丹青年的元魂修士见有人过来多管闲事,心里很是不爽。

    被踩在地下的玄丹七层青年,被人如此侮辱,心神早就极为动荡,可惜他无法反抗而已。现在有人上来询问情况,他连忙说道,“前辈,晚辈庄景逸,来自乐洲庄家。因为身上带来一对血河红莲被此人得知,他要强行拿走了我的血河红莲,却不兑现承诺,我不同意……”

    乐洲庄家?又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脑海中。

    “我叫庄香莎,是乐洲庄家的人……如果将来你能出去,我想请你将我带回乐洲庄家给庄文翰……”

    这一刻他有一种惭愧,回到乐洲后,他急着要找洛妃,然后又和归家争斗,心思全部放在了这种大战之上,一时间竟然将庄香莎的事情忘记了。

    当初在规则路上,他救了那么多进入规则路的修士,在他被人围攻的时候,除了庄香莎站出来帮他,那些他曾经救过的人,没有一个出来援手。

    哪怕庄香莎也是他救的,他心里对庄香莎依然是感激不已。最后帮庄香莎炼制了一具棺木,现在庄香莎还在他的小世界中。

    “前辈……”庄景逸见宁城发愣,赶紧又叫了一句。他资质一般,因为是庄主的独子,这才得到了一个来天洲的名额。那一对血河红莲,是他准备公关用的,目的就是为了拜入天洲一个不错的宗门。

    宁城没有回答,脚稍微抬了一下,刚才还踩着庄景逸的那名元魂修士就听见咔嚓一声,随即他就坐倒在地。这元魂修士心里惊惧不已,他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来的这个人轻而易举就将他的一条腿踢断,绝对是比他修为高太多的存在。

    宁城取出一枚丹药递给庄景逸,将庄景逸拉起来问道,“庄香莎是你什么人?庄文翰是谁你认识不认识?”

    庄景逸连忙躬身感谢了一句后小心说道,“回前辈,庄香莎是家姐,庄文翰是晚辈的父亲。”

    “唉……”宁城叹息了一声,看着庄景逸说道,“我叫宁城,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

    听到宁城自报姓名,庄景逸忽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多谢宁前辈让我姐姐免受侮辱,晚辈从无念宗的乘一啸师兄处得知,当初只有前辈出手……”

    宁城拉起庄景逸,取出一个棺木递给庄景逸说道,“我本来应该去一趟庄家的,只是我和归元城打起来了,没有空隙去庄家。今天遇见你了,这就交给你吧。”

    …庄景逸接过宁城交给他的棺木,放在地上当场放声痛哭。

    宁城无法劝说庄景逸,将目光转向了那名被他打断腿的元魂修士。此时这名元魂修士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宁城在落虹剑宗大展神威,赫赫威名,他岂能不知道?

    “前辈,晚辈有眼无珠,有眼无珠……”这名元魂修士惶恐不安的说道。

    因为这一闹,这里很快就聚集了一堆修士。

    宁城根本就不在意这里有多少修士,他一抬手,这名元魂修士的一个手指已经断裂,同时他的戒指也消失不见。

    “滚吧,别在让我看见。”宁城冷冷的喝了一声。

    “宁宗主好大的名头,好大的威风。在天道广场公然抢劫晚辈的戒指,莫非天道门在宁宗主眼里就是纸糊的?”一个讥讽的声音传来,周围的修士纷纷让开,大家都知道好戏来了。

    宁城赫赫威名现在谁不知道?在落虹剑宗外面杀了赤星剑派的化鼎修士唐光熙,又将赤星剑派去落虹剑宗的其余修士全部杀光不说,还讹诈了数十宗门的灵石和资源。

    仅仅靠一个人,就保住了即将要灭亡的落虹剑宗。

    因为唐光熙轰了落虹剑宗已经封住的山门,宁城杀光赤星剑派去的所有修士,道理上根本就不缺,也没有人敢因为这件事联手对付落虹剑宗。

    但现在宁城一个如此大宗门的宗主,抢夺一个元魂修士的戒指,这种事情,一旦被抓到了,那可是机会。更何况这个出来讥讽宁城的人,很多人都认识,阴阳道的化鼎七层长老戎锦。

    庄景逸赶紧收起他姐姐庄香莎的棺木,站在了宁城的身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乐洲弟子被别的宗门选走,他现在是无处可去了。等过了今天,他将在天洲成为一个散修,直到陨落为止。

    宁城根本就没有理睬这个过来讥讽的修士,看着庄景逸问道,“你有加入哪个宗门吗?”

    “弟子资质一般,现在还没有宗门能看上。”庄景逸脸色一黯说道。

    “没有关系,以后你就加入我落虹剑宗吧。”宁城毫不在意的说道。

    庄景逸刚才听到这个过来的修士叫宁城宗主,现在听到宁城说落虹剑宗,顿时心里一惊。落虹剑宗是十大宗门之一啊,宁城怎么是宗主?不过他反应很快,知道这些事情不是他应该想的,赶紧躬身说道,“弟子庄景逸多谢宁宗主。”

    说话间,已经拿自己当成一个落虹剑宗的弟子了。

    “宁宗主,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位是谁吧?这位是阴阳道的戎锦。”就在此时,又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他是谁关我屁事,我为什么认识他?”宁城平淡,连过来的人是谁都没看。

    (今天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R1152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