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滚
    这次过来的人,宁城倒是认识,天道门的化鼎修士司饶和,化鼎五层修为。几年前在天道门广场参加宗门大比的时候,蕈菡瑞和他说起过。

    戎锦脸色如常,心里却是愤怒无比。当年他可丝毫不比现在的宁城名头弱,因为亚窟秘境,他在辟海境七层的时候就连杀十二名辟海境修士。还因为这件事和炼神宗闹出矛盾,一个人上门单挑炼神宗,结果将炼神宗打的封山千年。

    就算是现在,他在阴阳道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哪怕是瑞白山见了他,也要叫一声戎兄。宁城一个小小的辟海境修士,仅仅因为当了一个宗主,就目中无人,简直太不要脸了。

    “我的名字哪里能和威名远播的宁城宗主相比?”戎锦脸色平静,淡淡的说道。

    宁城可不想在戎锦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之前那么多去落虹剑宗的宗门中,阴阳道的嵇修不但第一个要走,而且赔偿的东西在所有宗门中还最少。一个天洲的十大宗门之一,仅仅拿出了十万灵石,连一些垃圾宗门都不如。与其说是赔偿,还不如说是讥讽。如果不是宁城不想在那个环境下惹起众怒,他当场就要嵇修好看了。

    本来他就想找阴阳道的麻烦,现在阴阳道的人主动挑衅上门,他哪里会给面子给这个戎锦?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懒得理睬,在知道戎锦的身份后,他已经改变了主意。

    “既然知道你的名字没人知道,那就滚吧,别耽误本宗的事情。”宁城毫不客气的说道。

    戎锦的养气功夫再高,也忍不住了,冷笑一声说道。“落虹剑宗真是好大的气魄,换了一个如此高明的宗主。我这小人物滚没有关系,在滚之前。我倒是很想知道落虹剑宗的宗主抢夺一个元魂修士的戒指是何道理?

    若都是和宁宗主如此行径,那大家以后也不需要四处寻找修炼资源了。修为高的直接抢夺修为低的。今天就算是宁宗主再拿出宗门压人,我也要为普通修士要回一个公道”

    这里发生了这种事情,就算是戎锦声音不是很大,也吸引了无数的修士过来,更何况戎锦还巴不得将事情闹大,现在这里围上来的修士越来越多了。

    宁城讥讽的说道,“没想到你嘴里还有象牙吐出来,不简单。”

    阴阳道暗地里面和赤星剑派沆瀣一气。是联手对付落虹剑宗的主要宗门,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而已。宁城可没有那么好的涵养,需要忍气吞声。他现在的实力确实还无法横扫阴阳道,不过面对一个小小的戎锦,他还没有必要去忍耐。

    听到宁城转弯抹角骂自己是一条狗,戎锦差点就要出手了,这个小小的辟海境初期修士实在是太嚣张。他凭借了什么,得罪了赤星剑派还敢如此挑衅他阴阳道?

    不等戎锦说话,宁城就再次大声说道,“庄景逸。你告诉这周围的人,这个被我打断一条腿的元魂修士对你做了什么?”

    庄景逸在乐洲也相当于一个少爷,在天洲畏畏缩缩。只是因为明白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蝼蚁而已。现在宁城站出来帮他撑腰,他半分犹豫都没有就大声说道,“我来自乐洲,因为资质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加入任何宗门。此人叫东煦,说是大易岛的弟子,而且拿出了身份玉牌。

    他告诉我只要能拿出好东西,他就能带我进入大易岛,成为大易岛的内门弟子。我以为大易岛是十大宗门之一。应该不会做出骗人的事情。所以说了我有一对血河红莲,没想到他让我将血河红莲给他看了后就收走了。而且还不认账……”

    “绝对是诬蔑,我根本就没有拿他的血河红莲。”东煦坐在地上立即叫道。他不怕查,他身上根本就没有血河红莲,就算是被宁城拿走的戒指里面,也没有血河红莲。如果这一点他都做不到,他也不敢在天道广场公然抢走庄景逸的血河红莲了。

    戎锦冷冷的盯着宁城说道,“想要抢夺一个元魂修士的东西,当然要找些借口。如果今天不是被我看见,估计你还真的成功了。你有种就将戒指拿出来,让大家看看里面没有血河红莲吧。”

    “我大易岛的事情,还不需要你阴阳道插手。”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随即一名女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个女人宁城认识,叫谈筠,是谈羽珊的姐姐。当年塑神境六层修为,现在已经是辟海境一层了,可见这几年她拼了命在提升自己的修为。不过这样的修炼速度,极容易毁掉自己的根基。不是每一个人都和宁城一样,有本源支持的。

    “原来是大易岛的淡筠,既然你大易岛自己要低头,就当我戎锦什么都没有说过。我只能说作为一个大易岛的弟子,还真的不容易。”

    戎锦这句话不可谓不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个话,如果淡筠真的不追求事情的真相,那大易岛的名声就一落千丈了。

    淡筠寒声的说道,“我大易岛作为天洲十大宗门之一,还不需要别人来教我做什么。我大易岛的弟子决不欺凌弱小,也绝对不允许别人欺凌。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大易岛主动从十大宗门退出好了,免得留在十大宗门里面丢人现眼。”

    如果在无人的地方,淡筠敢如此对他说话,戎锦早就一巴掌将淡筠化成飞灰了。但是在天道广场,他也只能面带微笑的吞下去。

    “东煦,你将这件事说一下,是怎么回事?”淡筠盯着畏缩在地上的元魂修士呵道。

    “淡长老,这件事冤枉啊,我的戒指被宁宗主拿走了。里面根本就没有血河红莲,只是宁宗主听说我有一枚魂元果……”

    宁城听到这里,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会造谣,他的戒指中确实是有一枚魂元果,血河红莲却是真的没有。不过宁城却不相信这家伙的话。这家伙显然将血河红莲弄走了。不然以庄景逸区区玄丹修为,又是从乐洲来的修士,岂敢诬蔑一个元魂修士?这简直就是找死。

    “宁宗主。还请你将我大易岛门下弟子的戒指还给我。如果检查无误,确实是我大易岛门下弟子抢夺低级修士的东西。我会让你满意的。如果不是,你必须要对我伤害我大易岛的弟子做出解释。”淡筠对宁城说话还算是客气。

    宁城毫不犹豫的将东煦的戒指丢给了淡筠,“当然,如果是有人诬蔑贵岛的弟子,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

    对大易岛宁城可不想得罪,赤星剑派之所以对落虹剑宗忌惮,除了落虹剑宗本身之外,大易岛还是一个潜在的威胁。自从当年姜俊杀了谈羽珊后。这两个宗门绝对是仇家了。

    宁城当众将戒指交给淡筠,表现出了对淡筠的绝对信任。这种态度,周围相信宁城的人更加多了一些。毕竟当年宁宗主在修士交流大殿可是整桶的出售洗灵真露,这样的一个富有之人,对区区一枚魂元果会看在眼里?

    淡筠拿到戒指后,神识轻易破去了戒指中的禁制,然后一抬手,一堆堆东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随即淡筠扬手隔空打开了一个玉盒,玉盒里面赫然是一对血河红莲。

    东煦瞪大眼睛盯着那一对血河红莲,嘴里喃喃的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东煦,现在这一对血河红莲在这里。你还有何话说?”淡筠盯着东煦冰寒的说道,“我大易岛的宗门宗旨有一条就是不无故欺凌弱小,不无故强取豪夺,你解释一下。”

    “不,绝对不可能,这对红莲不是我的,肯定不是我的……”东煦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出来这对红莲是怎么出来的。血河红莲稀少无比,如果到处都有这种东西,他也不至于来抢夺一个玄丹七层修士的血河红莲了。

    宁城忽然问道。“那你的血河红莲呢?”

    “我传送走了……”东煦的话突然顿住,他看着周围嘲讽的眼光。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这种语言上的小突袭,让他防不胜防。就好比一个人对你说。我说话你不要说嗯,可以吗?你第一个下意识的回答就是‘嗯’。在他脑海中始终想着这里怎么还有血河红莲的时候,他已经没有防备其余的了。

    宁城收起这一对血河红莲说道,“你还真说对了,这一对血河红莲还真不是你抢来的,因为这是我放进去的。”

    淡筠脸色难看之极的将东西再次收进戒指,只是拿走了一个身份玉牌,然后又取出一个玉盒放入戒指中,将这枚戒指递给庄景逸说道,“这个就赔偿给你了。”

    庄景逸正想拒绝,宁城传音过来,“这就不用拒绝了,本来就是你应该得到的,刚才那个玉盒里面是一枚凝魂丹,你回到宗门后想办法凝结元魂。”

    听到凝魂丹,庄景逸赶紧躬身向淡筠感谢,“多谢前辈厚赐。”

    淡筠点点头,又对东煦说道,“你现在不是大易岛的弟子了。”

    东煦脸色苍白无比,他没想到这点点小事将他十大宗门弟子的身份被剥夺了,可惜的是没有后悔药。

    戎锦虽然脸色平静,心里却是大骂东煦草包,只要东旭不说错话,他有把握证明血河红莲是宁城放入戒指的。

    “宁宗主,其实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我刚刚从落虹剑宗过来。”处理完这件事后,淡筠对宁城说道。

    戎锦心里不爽,他冷哼了一声,“宁宗主……”

    “滚。”不等戎锦将话说出来,宁城就毫不客气的对戎锦呵斥道。化鼎七层又如何?他根本就不惧戎锦。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