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莫名其妙
    “找死……”狂发男子一巴掌拍了过去。

    狂发男子是不死境修为,这一巴掌带动了强大的星元力,将拦在他和那少女之间的一切座椅西都化成了飞灰。

    宁城和阮名姝相聚这么远,都可以感受到强大的域的束缚,可以想象那只有念星境界的少女,绝对是凶多吉少。

    宁城摇了摇头,这这个念星少女嘴巴有些欠,刚才他和阮名姝进来的时候,这个少女就说鲜花插在狗屎上。他只有念星境界,也不在意被别人这样说一下。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被这样说的,这不,这少女转眼就惹到狠人了。

    在旋玉城不允许打斗是不错,不过也要看是什么情况。一旦是修为差的晚辈主动出言侮辱修为高的人,就算是打杀了也没有事情。这条定律在任何城市都行得通,可不仅仅是旋玉城。

    就在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少女必定被杀的时候,那名带着面纱的女子忽然站起,同样的一巴掌拍了出去。

    “轰……”狂暴的真元冲力轰在一起,如此强大的星元一旦肆虐开来,绝对能将整个息楼都轰出齑粉。可以想象这一下交手之后,息楼将不复存在,或者是变成一堆废墟。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另外一边的一名白衣年轻男子手一扬,这漫天的星元炸裂立即就消散不见,似乎全部被他抓走了。整个息楼安然无恙,只有这狂发男子刚刚出手时候毁去的一些座椅。

    这一刻不要说宁城,就算是息楼上其余的客人都寂静无声,这种强大的实力绝对是天位境强者。

    一个小小的息楼中出现了天位境强者,而且这个强者看起来还如此年轻,英俊不凡。

    宁城心里暗叹。他才小小的念星修为,还在角斗场奋斗着,而这个年轻的英俊男修却是天位境修为了。人和人果然是不能比的。

    不要说这个年轻义军的男子了,就是那个脸上带着纱巾的女子。他看不出来修为,现在看来至少也是一个不死境,否则不可能挡住那狂发男子。

    “晚辈在前辈面前动手,还请前辈责罚。”狂发男子清醒了过来,自己在一个天位境修士面前动手,人家可以随手杀了他。

    那狂发男子摆了摆手,“这事情不关你,你自管去喝酒吧。”

    “多谢前辈。”狂发男子赶紧道谢了一句。小心的走到伙计面前,取出一叠蓝币说道,“这是我的赔偿。”

    赔偿完蓝币后,狂发男子再也不敢留在这里,转身迅速离开了息楼。

    狂发男子离开,脸带纱巾的女子也一样走到白衣青年面前躬身道歉。

    “没事,令妹很天真,些许小事不用放在心上。如果不嫌弃,可以来我这里喝一杯灵茶。”白衣男子微微一笑,语气和煦的说道。

    带着面纱的女子连忙谢过。“我和小妹就不打搅前辈了,多谢前辈出手。”

    说完这女子赶紧退了回去,然后低声对身边的少女说道。“你如果再这样,我就将你带回去。”

    “知道啦。”少女有些不爽快的说了一句。

    那白衣男子也不以为意,站了起来,看样子他是打算离开了。息楼的伙计也过来向他道谢,他依然带着笑意摆摆手。只是他走到宁城面前的时候,忽然对宁笑了笑,“兄弟,你的眼光很不错,要努力啊。”

    说完。他还对阮名姝露出一个很是迷人的笑容,这才缓步走出了息栈。

    这名白衣青年走了之后。息楼中的气氛再次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名姝师妹,看样我和你走在一起。确实是有些引人注目啊,呵呵。”宁城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却是愤怒无比。

    他和这个白衣青年素不相识,这个白衣青年就在他身上留下了神识记号,太莫名其妙了。这是一个极为隐匿的神识记号,宁城肯定如果他不是星空识海,识海经过涅槃雷劫,这种记号就算是他到了星桥境也不一定能够辨别出来。

    阮名姝淡淡的一笑,“宁师兄,那是他不知道而已。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只想出来喝点酒,你想喝点什么?灵茶还是灵酒?”

    “我喝过黑壶的莫相依,现在这里有蓝壶的,我也想试试看。”宁城心里涌起强烈的思念,无论是若兰,还是洛妃和琼华。或者这种莫相依可以让他暂时解脱一下。

    “好,请帮我们来两蓝壶莫相依。”阮名姝对伙计叫了一句后,和宁城走到靠窗边的位置坐下。

    宁城有些心不在焉,他想的是,那白衣高手为什么要对他下神识标记。要说他身上的玄黄珠被发现了,那肯定不可能。玄黄珠这种东西一旦被发现了,那白衣高手绝对会马上干掉他,抢走东西。

    更让他着急的是,那神识标记时时刻刻在往他衣服里面渗透,一旦渗透进身体,他就必须要动手去除了。

    不是他现在不想去掉这个神识标记,这个神识标记是一个天位境的高手下的,如果他一个念星修士都可以知道被人下了神识标记,那后果更是糟糕。

    “思思,你刚才不是说那个人是被插了一朵鲜花的狗屎吗?我看着也有些生气,真想将一壶酒倒在他的身上……”戴着面纱的女子忽然对身边那少女传音说道。

    少女惊喜的看着那戴着面纱的女子,“琴愉姐,没想到温柔娴静的你,心里也有一个小恶魔啊,不用生气,我帮你去弄……”

    话没有说完,这少女已经抓着一个酒壶走到了宁城面前。不过她刚刚到宁城身边,就是一个踉跄,然后一壶酒全部泼在了宁城的身上。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可不是有意的。”少女似乎一脸吃惊的看着宁城说道,眼里哪有半分歉意。

    带着面纱的女子赶紧也走了过来,一拉那少女说道,“思思,你做什么呢?”

    说完,她又歉意的看着宁城说道,“这位朋友,真是对不起啊,思思不懂事,将你的衣服弄湿了。要不你换一件衣服,这件衣服我帮你清理一下吧。”

    就算是一向很是柔和的阮名姝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这个少女明显是故意的,这种事情任何一个修士都不会随意揭过的,否则就是太软弱了。

    宁城哼了一声,将身上的外服脱了下来,往旁边一丢,冷着脸说道,“我还不至于一件衣服都买不起,不用了。”

    说完他迅速取出一件外套再次换上,心里欣喜不已。这件事也太巧了一些,他正想着怎么将外套丢掉,这就来了一壶酒。

    阮名姝也站了起来,对带着面纱的女子冰冷的说道,“你虽然是一个前辈,却故意纵容自己身边的人捉弄他人,是不是仗着自己的修为,就可以在旋玉城无所顾忌?”

    那将酒泼在宁城身上的少女哼了一声,“不识好心人……”

    戴着面纱的女子又拦住了少女,对宁城和阮名姝歉意的说道,“我也不是什么前辈,其实我才聚星修为,刚才我用了一张符箓,这才挡住了那人一下……”

    宁城明白过来,难怪看不出来这个带着面纱女子是不死境修为,原来刚才她用的符箓。

    “算了吧,以后这位小妹说话做事要小心一些,不是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好说话。”宁城也拦住了要继续说话的阮名姝。

    人家帮了他,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好事。他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大度,这就行了。

    “多谢朋友大度,那我们告辞了。思思,走吧,下次不会再带你出来了。”带着面纱的女子再次对宁城歉意的欠了一个身后,拉着那个少女疾步走出了息栈。

    宁城的神识一直落在这两个人的身上,直到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听到那个叫思思的少女咕哝一声说道,“琴愉姐,之前不是你说要泼那个男的一身酒出气吗?为什么还要和他道歉……”

    听到这个话,宁城立即就明白过来,原来人家是真的帮他。也不知道那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是怎么知道自己被下了禁制的,还有她为什么要帮自己,两人完全不认识啊。

    “我们也回去吧,发生了这些事情,也没有心情喝酒了。”宁城在被下神识标记的时候就不想留在这里了。现在衣服丢掉了,他更是想早点离开。

    “好啊。”阮名姝柔和的说道,却不忘将伙计送来的两壶酒买下来,然后对宁城小声说道,“去我房间喝吧,尽管是假酒,我也想尝尝味道。”

    阮名姝的语气娴静中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媚意,宁城想要不想歪都没有办法。

    ……

    “咦,怎么回事?景山你去帮我到那家息楼看看,为什么那个男修将衣服丢在息楼,人却走了?”在旋玉城最繁华的街道上,一名白衣青年忽然皱着眉头停了下来,然后对身边的一人说道。

    “是……”他身边的这名中年男子应声后,迅速离去。

    不大一会,这名中年男子就再次来到了白衣青年身边,“回主人,息楼那个肇事的少女故意将一壶酒泼在了那个男修身上,男修将衣服丢掉了。双方还因为这件事差点冲突起来。”

    白衣青年点点头,“那就算了吧,算他运气。”

    对这件事他倒是没有怀疑,那少女就是一个惹祸精,之前就说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现在动手也是正常。

    (还有六个小时2014就要结束了,坐等,顺便求月票!)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