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师练贱
    宁城站在钟离白吃炼器店的外面,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炼器店要起这个名字。

    “请问前辈要炼制什么法宝,在我这里记录就可以了。”宁城刚刚走进钟离白吃炼器店,还没来得及打量这个店里面,一个软糯好听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很清秀的女修,她站在一张半人高的柜台后面,双手交叉在胸前,眼里带着笑意看着宁城。

    宁城愣了一下神,这种职业化的笑容,他差点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这个女修看起来也是聚星修为了,对他一个没有星轮的修士,竟然也叫前辈。

    “哦,我是来找钟离前辈的,我是想要向钟离前辈学习炼器……”宁城也不知道这里拜师是不是真的这么简单。

    清秀女修听到宁城是拜师的,脸上的笑意就更灿烂了,“拜师自然没有问题,你只要告诉我你叫什么,然后交纳一件星空九级炼器材料,就可以成为师父的弟子。”

    宁城疑惑的看着这个女修,“难道我不需要见一下钟离前辈?”

    女修微微一笑,“当然要见,不过这要拜师之后,我才可以告示你这些规矩。在我们白吃炼器店,规矩并不多,但是必须要遵守的。”

    宁城打量了一下这个殿阁,二层入口有禁制拦住,一层面积不但不小,而且装修的也很是豪华。几件至少是上品道器级别的法宝被水晶阵法固定住,放在展览柜上,非常显眼。

    除此之外,还有一排座椅供客人休息。

    “你也钟离前辈的弟子吗?这里拜师的人是不是很多?”宁城一边打量,一边问道。尽管在漂浮星陆上小发了一笔,星空九级炼器材料身上也有十几样。但是他的材料也不是大水冲来的。

    清秀女修立即露出尊敬的眼神,“我当然是钟离前辈的弟子,慕名来这里拜师的人很多。但是能理解器道的并不多。师父心肠善良,总是想要将自己的衣钵传下去。”

    就在此时又有一名修士进来。这名修士的眼神只是稍微扫了宁城一下,宁城就感觉到有些压抑,这绝对是一个天位境的强者。

    这名修士并没有在意宁城这样一个低级修为的小修,他仅仅是看了一下宁城,就取出十数件材料放在清秀女修面前,“我想要炼制一件上品防御道器,盾牌形状的就可以。”

    清秀女修不慌不忙的收起这些材料说道,“前辈明天来拿就可以了。”

    这名修士听到这话后。转身就走,没有要任何留下材料的证据。

    等这名修士走了之后,宁城问道,“是不是炼制上品道器的价格固定,所以这个前辈没有说价?”

    女修对宁城微微一笑,“这里炼器不收星币,只是双倍材料。双倍材料不一定相同,不过必须双倍。”

    宁城暗暗惊讶,如果炼制普通法宝就算了,炼制上品道器双倍材料可不便宜。

    “师兄想好了要拜师吗?如果没有想好的话。明天也可以再来。”女修似乎不愿意和宁城多说了。

    宁城犹豫了半天,装着肉痛不已的样子取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材料放在这个女修面前,“我叫流浪者。这是我的拜师礼。”

    “极火蚕金?”女修伸手就抓住了宁城递过来的材料惊喜的说了出来,至于宁城叫什么,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好东西。”女修抓住这红色的材料看了好一会后,又说了三个字,才将这材料收了起来。

    “还没请教师姐贵姓。”宁城见女修收起了极火蚕金,赶紧再问道。其实他想要问的不是这个女修姓什么,而是他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钟离白吃。

    女修眼带笑意的看着宁城说道,“你不要叫我师姐,这里所有的弟子我是最小的。只要叫我妍师妹就好了。你不要着急,先坐在这里等着。每一个弟子。师父都会尽心尽力的教导的。”

    宁城微微放下心来,他不知道钟离白吃别的弟子为什么都无法学习到他的炼器手段。在他看来。只要这个钟离前辈尽心尽力教导,他就不相信自己也学不会。玄黄无相最强大的本事,就是学习。更何况,他还没有得到玄黄珠之前,最大的本事也是学习。

    “妍师妹,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教的?我从来都没有学习过炼器,我想要先请教一下师姐。”宁城在一边很是客气的请教。

    这清秀女修的脸上恢复了宁城刚进来时候的那种职业化笑容,语气平缓的说道,“师父第一次教就是让你看着他炼器一次。”

    宁城点点头,“那最好,我对炼器不熟悉,先看看师父怎么炼的,也有个准备。妍师妹,看完师父炼器后,是不是要从基础的开始教了?”

    妍师妹依然带着职业化的笑容说道,“以后要学什么,那要看师兄的了。”

    宁城微微一怔,随即就问道,“是不是通过我问不懂的问题,师父再针对性的教导?”

    妍师妹看着宁城摇了摇头,“不是的,是看师兄再拿出什么炼器材料,然后再说第二次学习的东西。”

    靠,宁城呆呆看着眼前这个笑吟吟的妍师妹,心里有无数的羊驼奔走,这也太黑了点吧?难怪无数年来,这个老东西一个好弟子都没有,竟然还有这种坑人的家伙。

    交一件星空九级炼器材料,才有一次看师父炼器的机会。他有多少材料,才能跟随这个师父学会炼器?

    钟离白吃,这下宁城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名字的含义。这岂止是白吃,简直是不要脸的白吃啊。让一个从未学习过炼器的弟子,看一次炼制道器,能学会才是怪事了。

    看见宁城默默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妍师妹倒是有些奇怪了。很多修士来拜师之后,得知这个规矩,立即就是大吵大闹。但是在这里大吵大闹,最后除了被丢出去之外,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连看一次炼器的机会都失去了。

    这个没有星轮的弟子,竟然这么沉得住气。对了,他叫什么?似乎叫流浪者,一听这个名字就是假的。不过来这里拜师,谁在乎他有名字还是没有名字?

    宁城知道他吵闹没有任何意义,他安静的坐在这里,是等看完钟离白吃炼器一次后就走。让他继续交纳星空材料,再这样学习炼器,他没这么傻。

    一天时间过的很快,宁城坐在店里动也不动。这里的生意还真算是不错,不时的有人送材料进来炼制法宝。

    “流浪者师兄,请跟随我上楼看师父炼器。”坐了一天的宁城,总算是听到了妍师妹的邀请。

    妍师妹将炼器店的禁制打上,然后带着宁城走上二楼。宁城一上二楼,就感觉到了一种寒意。他心里有些奇怪,按理说炼器的地方都是火热的,这里怎么如此冰寒?

    宁城随即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一名瘦弱无比的老者手中正在炼制一件剑器。一道道冰冷的火焰在剑器周围蕴绕,周围的温度似乎全部被剑器吸走,同时这柄剑器的气息也越来越强大,这至少是一件上品道器。

    随着老者一个有一个的玄奥手势,一个个阵法在这冰冷的火焰中重叠交织,最后融入了剑器当中。

    一声清脆的鸣叫,老者手中的剑器就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冲出冰冷的火焰,悬浮在了老者的头顶。剑器冲出后,那冰冷的火焰也瞬间消失不见。

    “好剑。”妍师妹看着这悬浮在老者头顶的剑器,惊喜的叫了一句。

    宁城看着这个老者,心里暗道,这就是钟离白吃?果然是一副白吃像。稀疏的几根头发顶在头上,就是坐在那里,都是弓着背。虽然眼光低垂,宁城依然可以看出来这个钟离白吃两个眼睛一大一小。

    老者此时也抬起头扫了一眼宁城,“既然学过了,那就下去吧。”

    宁城惊怒不已,这个老东西,他还才刚上来,就已经学过了,这是什么事情啊?

    妍师妹面带笑容对宁城说的,“师兄,请跟随我下楼,欢迎师兄下次再来学习。”

    宁城这次没有理睬这个妍师妹,他对钟离白吃抱了一下拳说道,“白吃前辈,虽然我知道也看见了你炼的一手好贱,可是我上来的时候,你的贱已经好了。我交学费的时候,可是说看一次炼器,不过我现在只看见十分之一次而已。

    前辈声名远播中天大星空,想必不会失言吧?如果前辈真的因为我看了你的炼贱,哦,是看了你十分之一炼贱的过程,就说教过我了,我也无话可说。”

    “哈哈……”钟离白吃听了宁城的话后,竟然哈哈大笑,“既然你觉得你没有看懂,那我就再炼制一件法宝,那十分之一的炼剑过程就算是送给你的。”

    “多谢前辈。”宁一抱拳,“那十分之一的贱是前辈的,我不敢要求送,前辈只要到十分之九贱的时候停下就行了。”

    “哼,本大师难道只会炼剑吗?”钟离白吃说话间,手中飞出了数种材料。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