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出乎预料的宝物
    让宁城庆幸的是,曼伦大帝只是看了他这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显然没有认出他是谁。

    又是几名星轮强大的修士走进宙天炼器池,宁城小声的询问身边的岑妍,“妍师妹,只有我们两个小小的窥星修士来和人家比赛,怎么有这么多的强者过来?这好像不大对劲啊?”

    岑妍显然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有些没底气的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师父和那个金鸣潜博仇恨不小。我以为师父收你为弟子,就是为了和金鸣潜博弟子比赛的,没有到金鸣潜博来了后,师父竟然还没有回来。”

    “哈哈,胆子不错啊,还真敢来,恭喜恭喜!”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宁城身后哈哈大笑。

    宁城回头看见了一名红脸厚唇的男修和一名长的很是娇小的女修走了过来,说话的正是那名男修。

    妍师妹脸色有些难看,传音给宁城说道,“这两个人就是金鸣潜博的弟子,一个叫司寇秉,还有一个叫项莎。就是他们去威胁我,如果不敢来比赛,就认输。认输的话,我们就要让出白吃炼器店,同时还要再以师父的名义给金鸣潜博跪拜。”

    “那你干嘛要同意,难道在宙天星空城,他们还敢抢夺炼器店动手不成?”宁城皱眉说道。

    岑妍叹了口气,“师兄,师父当年战胜金鸣潜博的时候,就讥讽过金鸣潜博。说凭借金鸣潜博这种垃圾,他从未放在眼里。而且指着金鸣潜博的鼻子说,‘滚回去再学几百年过来吧,百年之后再来挑战我的弟子,我弟子随时接受你的挑战。’

    金鸣潜博当时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同时留下一句话,‘百年之后,我必定再来。若是你或者你的弟子不敢接受挑战。那就滚出宙天星空城,你在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金鸣潜博的。’”

    宁城很是不爽的骂了一句。“这家伙应该叫钟离白痴,而不是白吃。”

    对宁城骂师父白痴,岑妍并没有觉得不对,无奈道,“所以这次金鸣潜博的弟子来挑战,我不敢不接啊。不接道歉是小事,还要离开白吃炼器店。师父明知道百年过去了,收你应该也是为了这个比赛。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呢?唉!”

    宁城疑惑的问道,“这个金鸣潜博这么没有品位,连弟子都挑战?难道真的是为了争一口气?还是要那间白吃炼器店?你不是说当年师父赢走了一样很珍贵的宝物吗,现在师父不在这里,就算是他的弟子赢了,也不能说他就比白吃师父厉害吧?更何况,那件东西他也得不到啊?”

    岑妍摇摇头,“我也不明白这件事,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输的好看一点。白吃炼器店给他就给他。也无所谓。”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进了宙天炼器池里面。

    宁城进来后,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叫着宙天炼器池了。这里还真是一个池子。这个池子中间有十几个炼器位。每一个位旁边都有一个水晶形状的封禁阵法。水晶阵法里面,都是一团一团的火焰,各种火焰都有。

    “看样子这里有现成的火焰,等会是不是用这种火焰炼器?”宁城说道,同时心里想着,如果大家都不用自己的火焰,用这里的火焰,他说不定也能炼制出来上品道器。只要能炼制出来上品道器,哪怕是输了。也不会太难看。

    “这里的火焰很难掌控,绝对不能和自己的火焰相比。炼器比赛的时候。这里的火焰,和自己的火焰可以任选。”岑妍当即解释。

    越来越多的修士走进了宙天炼器池。在宙天炼器池的正上方,是一排高坐,应该是评委坐的地方。池边周围,也有许多的座位,这些应该是观众坐的地方。

    宁城惊讶的发现,曼伦大帝竟然也只能坐在观众席上。而且陆陆续续进来的修士,很多都不比曼伦大帝差。

    还有那个宿黛也来了,她跟在一名中年男子身后。这名中年男子背后的星轮基本上看不见轮间痕迹了,可见至少是一个生死境的强者。宁城估计这个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宿黛的会主老爹了,也就是那个想要见自己的家伙。

    此时一名中年儒士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众多的强者,一道道强者的星轮气息让人惊颤。

    先来到宙天炼器池边的修士都站了起来,就是曼伦大帝也站了起来。

    岑妍在宁城耳边小声说道,“这是心楼帝山的穿心楼大帝,我中天大星空的第一强者。还有在他身后,那个穿着红衣服,也是满脸红色的老头就是金鸣潜博。金鸣潜博旁边的前辈,是中天星陆星器神宗的宗主赤云八炎……”

    尽管岑妍很小声的在宁城耳边说金鸣潜博是老头,金鸣潜博还是冷眼扫了过来。岑妍被这种眼光一扫,就好像被刺入了数十道冰刃一般,脸色苍白不已,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也许是岑妍叫了一声赤云八炎前辈,赤云八炎抬手一挥,金鸣潜博的压迫立即就消失不见。赤云八炎呵呵一笑,潜博兄你可不能做和你名字差不多的事情,对一个窥星晚辈施压,可真是浅薄了。”

    金鸣潜博哈哈一笑,“我岂能和一个晚辈计较,这次钟离白吃不敢出来,好在也派了两个徒弟来和我弟子比赛。那我们今天就将这段公案了结了,免得我一直惦挂在心上。百年前的比赛,是心楼兄和八炎兄见证的。今天我的弟子和钟离白吃的弟子比赛,也委屈几位兄长见证一下。”

    说完,金鸣潜博对四周抱了一下拳,“感谢各位大帝和位境道友前来见证比赛,无论我金鸣潜博是输是赢,我都愿意为各位道友免费炼制一会法宝。”

    “金鸣兄,钟离白吃今天不在,你这样会不会不大厚道?”一个尖细的声音说了一句。

    金鸣潜博冷笑一声,“当年钟离白痴将我赶出宙天星空城,就好像赶走一条狗一般。他说过,百年后,我可以来这里找他挑战,现在我来了。既然他缩的不敢出来,那我只能将他的弟子像狗一般的赶走。至于白痴炼器店,将来就换成金鸣炼器店吧。”

    他知道钟离白痴在宙天星空城炼器百年,有许多人帮他说话。但是这里很多修士他都没有邀请就过来了,这些家伙不是对两个弟子的炼器比赛感兴趣。这些人感兴趣的东西是当年钟离白吃赢的那件珍贵宝贝,连他和钟离白吃都争夺的宝物,岂能简单?

    不过,想要知道这件宝物,那就别做梦了。

    “我听说当年你输了一件非常珍贵的宝物给钟离白吃,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想看看这件宝物。我想,别的人都会和我一般。”一名坐在观众席上的修士嘿嘿笑了一声说道,根本就没有在意金鸣潜博。

    “没错……”其余的人立即附和这名修士。金鸣潜博这种富有的修士,过了百年都不忘的宝物,如果简单了才是怪事。正如金鸣潜博猜测的一般,没有几个是真的来看炼器比赛的,而是为了看那件宝物而来。大家都知道金鸣潜博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报仇,如果金鸣潜博真的是报仇,他绝对不会找钟离白吃的弟子。

    不要说这些修士,就是宁城也想知道,当年钟离白吃到底赢了一件什么宝物。

    金鸣潜博淡声说道,“钟离白痴不在这里,就算是我弟子赢了,这件宝物也没有办法拿给大家看。为了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比赛现在就开始吧。”

    “慢着,这次比赛我勒乌也要参加,当然我也是让我的弟子参赛。”一名尖头男子走了进来,在这尖头男子背后,还有一名虎背熊腰的青年。

    这名尖头男子说完又遥遥对穿心楼抱了一下拳,“勒乌来的唐突,还请心楼大帝见谅。”

    “勒乌,你是妖域大星空的,来这里参加什么比赛?更何况,我们只是了结一段恩怨而已。”金鸣潜博脸色转冷。

    这尖头男子知道今天他肯定要将实话说出来,否则根本就没有机会,他向四周抱了抱拳,“各位道友,我勒乌虽然是妖域来的。但是现在四大星空都在联手,我妖域和中天大星空也算是朋友。我参加比赛的要求和金鸣一样,赢了就要钟离白吃的炼器店,别的我都不要。”

    这里没有傻瓜,勒乌这话一说出来,所有的人都想到了钟离白吃的那个炼器店非同一般。否则勒乌不可能为了一个炼器店,来这个地方参加比赛。不过要说那个炼器店就是当年的宝物,也太离谱了点。

    修为低的不认识勒乌,这里天位境以上的修士,没有一个不认识勒乌的。此人是妖域大星空的第一炼器师,可以说,他在妖域大星空的炼器地位不会比钟离白吃差半分。

    穿心楼忽然说道,“勒乌,既然你要钟离白吃的炼器店,你说出原因吧。只要你能说出原因,我就同意你参加这次比赛。”

    金鸣潜博脸色一变,他知道自己炼器本事远超穿心楼,但要论真实修为,他和穿心楼差的远了。此时穿心楼发话,他只能闭嘴。

    勒乌看着金鸣潜博说道:“因为当年金鸣潜博和钟离白吃比赛的宝物,就是白吃炼器店。”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