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阴险大帝
    “师兄,要不你分出一丝神念,我融入到我的水云花当中,你就可以完全使用我的火焰了。”听到心楼大帝宣布比赛开始,岑妍连忙对宁城说道。

    此时金鸣潜博和勒乌的弟子已经走到了宙天炼器池边缘,宁城却止住了岑妍要祭出火焰的动作,“妍师妹,不用了。”

    随即他再次对心楼大帝抱拳说道,“大帝,我师妹用的是一种水属性火焰,炼器资质也是一般,所以就算是参加比赛,也是必输无疑。我成为白吃炼器店的弟子时间更短,我师父甚至都还没有开始教我。这场比赛,我们认输了。我们现在只求有一个存身的地方,没有人将我和师妹赶出宙天星空城就万幸了。

    我和师妹想要回去将我们的东西搬走,还请心楼大帝派一个人去监督。我知道以我们的修为,大帝会很放心我们。但是我原来不知道白吃炼器店的事情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后,不能不避嫌。”

    一些精明的修士立即就明白了宁城话的意思,都是心里暗道这个修士好手段。这件事既然已经明了,他明知道比赛会输,索性提醒穿心楼不要忘了给店铺的事情。同时也提醒穿心楼,不要让那个金鸣潜博事后真的找他们麻烦。打的还是同情牌,这话说的可怜兮兮的,还真有人同情。

    穿心楼哪能不明白宁城的意思,他摆了摆手,“你不用担心,既然我说了的话,你就放心好了。无论输赢,自管去比吧。比赛结束后,有人带你们去新店铺。”

    至于宁城说避嫌的事情,他只感觉到好笑。不要说他感觉到好笑。就是其余的修士也都感觉到好笑。一个窥星修士面对造化碎片还避嫌?就算是你碰了一下造化碎片,也会被人看出来身上的气息。更不要说你拿走了造化碎片。事实上,哪怕宁城说他拿走了造化碎片。也没有人会相信。

    宁城本来不想比的,这个时候。也只好借了妍师妹的水云花走进炼器池。

    他猜到了一些,也许之前钟离白吃的炼器店真的有造化碎片,但是现在绝对不可能有。钟离白吃不是将造化碎片拿走了,就是想办法隐匿了起来。至于金鸣潜博还认为东西在店里,也可能是钟离白吃布置的疑阵。

    “弟子司寇秉拜见各位前辈,请各位前辈指教。”第一个走进炼器池的是金鸣潜博的弟子,那个红脸厚唇的修士。

    “勒乌门下弟子西余子献丑。”第二个下场的是勒乌的弟子,那个看起来极为雄壮的家伙。

    宁城走在最后。也四面抱了一下拳,“我叫成念琼,代表白吃炼器店。”

    在其余的人看来,宁城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本来他都不上场的,只是穿心楼不想让人说闲话,这才强行要求他上去。也没有人指望他能赢,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放在司寇秉和西余子身上。

    穿心楼随手取出十五种炼器材料丢在炼器池中说道,“为了以示公平,炼器材料我来出。这些炼器材料。你们每人都可以选择一到五种。炼制什么法宝,你们各自决定。至于火焰,是用自己的。还是用炼器池的,也都是各自决定。”

    没有人提出异议,这次比赛本来就是次要的,主要的是比赛的结果,谁能先得到钟离白吃炼器店。

    司寇秉第一个上去选择材料,西余子也跟着冲上去选择材料,材料的好坏将直接关系到炼制出来的法宝好坏。

    司寇秉和西余子选完材料后,宁城才取走了最后五种材料。这些材料都是星空五级和六级的材料,可见穿心楼的心思也不在比赛上。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件事,然后去白吃炼器店看看。

    随着三人领取完材料。宙天炼器池中边缘的屏蔽禁制就打了起来。这个时候,无论是外面的修士。还是炼器池里面的修士,都无法用神识穿透这种禁制。

    司寇秉祭出的是一团略显黑色的火焰,在火焰的边缘还有一些淡淡的金色。宁城没有用神识去探这个火焰,他能感受到这火焰比自己手中的水云花要强。

    从司寇秉的动作上看,宁城看的出来,司寇秉是想要炼制上品道器。以穿心楼拿出来的材料,司寇秉想要炼制上品道器,可见这人的炼器水平比他要高。

    西余子祭出的火焰是淡紫色,看起来比司寇秉的火焰要弱一些。不过从他的手法上看,他应该只想炼制一件中品道器。

    宁城略为有些疑惑,勒乌如此强大的信心过来,他该不会以为自己的弟子炼制一件中品道器就可以赢吧?

    宁城收回目光,也开始溶解自己的材料。以他的炼器水平,这些材料,他完全可以炼制成为一件顶级的中品道器。他并没有这么做,在知道白吃炼器点店的秘密后,他巴不得自己输掉。

    三人祭出火焰开始炼器,炼器池边缘的强者都看出来了,司寇秉炼制的是上品道器,西余子炼制的是中品道器,而白吃炼器店的成念琼炼制的是下品道器。如果三人都炼制成功了,最后的胜出者肯定是司寇秉。

    宁城第一个要融化的是他拿到的唯一一件星空六级材料,他必须要用掉这件星空六级材料,如果不用的话,别人肯定以为他故意的。火焰开始融化这件材料的瞬间,宁城就有一种不妥的感觉。

    想到这件材料是穿心楼拿出来的,宁城立即就封锁了自己的大部分识海,他感觉这材料有一丝印记。宁城没有去窥探这一丝印记,他肯定这一丝印记是穿心楼留下来的。

    穿心楼留下印记,唯一的目的就是窥探三人炼器当中的一些秘密,很有可能就是想暗中捣鬼。

    宁城之所以封锁住自己的大部分星空识海,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识海是星空识海。

    穿心楼是强,不过就用一丝神念印记,还不敢大张旗鼓的情况下,那是绝对查不出他秘密的。估计在穿心楼留下这一丝神念印记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他的印记竟然被一个窥星修士知道了。

    宁城本来就不想赢,现在更是不愿意出力,因为封闭了大部分识海,他融化材料的时候不用假装,就是非常吃力了。

    司寇秉和西余子的材料融化完毕,开始成型法宝的时候,宁城还在融化材料。这两个人显然没有将宁城看在眼里,他们不断的刻画着阵法,凝练着器型。

    司寇秉炼制的是一柄上品道器离星刀,这个时候刀型都出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这件上品道器应该没有问题。

    西余子炼制的是一个琉璃塔,属于防御法宝。这件法宝虽然是中品道器,却比离星刀难炼制,这个时候塔形也有了雏形,正在刻画阵法。

    就在此时宁城感觉到空间略为一阵波动,随即司寇秉手中的刀型颤抖起来。宁城也在这个炼器池中,他心里了然,这是西余子暗地对司寇秉动手了。难怪勒乌有这么大的把握,西余子竟然能用神识对司寇秉动手。

    司寇秉冷哼一声,怒视了一眼西余子,域完全伸展开来,对司寇秉动手的西余子手中塔形也颤抖起来。

    宁城想着这两个家伙应该是互相暗中对对方动手,说不定最后两个人都炼制不成功。一想到这两个人都可能炼器失败,那成功的岂不是他宁城?

    想到这里,宁城心里一惊。

    “咔嚓……”一声司寇秉手中的刀型完全溃散,炼器材料变成了一摊废料。

    西余子也没有好多少,在司寇秉手中的材料变成一摊废料的同时,他手中的塔形也彻底崩溃。

    所有的材料都崩溃了,还炼制个什么法宝?司寇秉和西余子怒目对视,都是愤怒对方干扰,让自己手中的法宝破坏。

    炼器池外面的修士看的一阵哗然,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司寇秉和西余子两败俱伤。两人在炼器的时候,互相动手脚大家都心知肚明。

    宁城也暗自好笑,随即他就感觉到了不对。两败俱伤太巧合了一些,他的材料有穿心楼的神念标记,那司寇秉和西余子的材料显然也有。他星空识海,可以发现穿心楼的一丝神念标记,司寇秉和西余子却不一定能发现。

    想到这里,宁城背后一阵阵的发冷,这次炼器完全在穿心楼的控制下。也就是说穿心楼算计到了司寇秉和西余子会在炼器的时候互动手脚,他利用这个机会让司寇秉和西余子炼制的道器溃散。这个动作不知不觉,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所有的人都以为司寇秉和西余子是在互相干扰的时候失败的,就算是两个当事人说不定都这样以为。只有宁城知道,绝对是穿心楼的神念标识干扰的。

    如果是穿心楼干扰的,那下一步穿心楼就会让司寇秉和西余子离开炼器池,不要影响到他这个即将要胜利的参赛者。

    果然,宁城刚刚想到这里,就有人将司寇秉和西余子带出了炼器池,炼器池的屏蔽禁制再次关闭起来。

    宁城暗叹,难怪能成为中天大星空的第一人,这个心楼大帝实在够阴险。此人早就算计好了,自己会赢。他赢了,肯定会将炼器店转交给心楼大帝保存,否则的话,他还要不要命?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