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救走宁城
    >

    剑山道不是一条道,也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个类似小镇的古堡群落。这个地方全部是各种各样的古堡聚集起来,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小镇。

    听说很久之前这里真的是一座山,因为有一个剑道高手在这里领悟了剑之道。很多修剑的修士都来到这里,想要在这里领悟剑道。但是来的人很多,领悟剑道的修士却很少。

    时间长久了,这座山也被来领悟剑道的修士剑气磨平,最后形成了一条古道。随着时间流逝,古道也消失,只留下了当初来领悟剑道修士所住的洞府。一些散修就聚集在这里,久而久之成了一个古堡群。

    此时剑山道外面走来一名脸带纱巾的青裙少女,这少女的背上还背着一名昏迷过去的男修。男修身上似乎又加了一件外袍,但就是这样,依然不能遮掩男修的重伤气息。那浓浓的血气,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够觉察到。

    这青裙少女正是师琼华,宁城在交给她破界符后,仅仅说了一句话就彻底的昏迷过去。她还是按照宁城的说法去做了,在那一刹那她的确是想过将宁城交给圣主,让圣主救他。

    但是她瞬间就将这个念头打消,她身上的时光石是宁城的,宁城能给那么多时光石给她,就说明他身上还有。圣主父对时光石的渴望她看的清清楚楚,一旦圣主从宁城身上搜出时光石,那宁城凶多吉少。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宁城说过留在这里他必死无疑。如果有永恒境星空帝要杀宁城。就算是圣主也无法保住宁城。

    宁城能冒死救她一命。还送了他如此珍贵的时光石以及一枚古铜钱。就算她前世和宁城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能忘恩负义。

    不能不说师琼华走的及时,她刚刚用破界符带宁城离开,四大星空帝就在周围寻找宁城的气息。

    穿心楼猜到宁城用了遁符破界,但是他并没有透露出来。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肯定可以找到宁城破界的位置。任何破界符都会有一丝痕迹,这一丝痕迹在一定的时间内不会消散。只要他找到这个位置,就可以查到宁城去了哪里。

    只是他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叫符烈的炼符修士。符烈的符无须炼化,被激发后,更是毫无踪迹。也许符烈的符真的有一丝痕迹,但是这一丝痕迹显然不是穿心楼能够看透的。他的修为在中天大星空已经站在巅峰,可是比起真正的大能,他还不够看。

    ……

    师琼华站在剑山道的外面观察了好一会,这才背着宁城进入这个古堡群。事实上她的到来并没有人注意,剑山道进进出出的修士,如师琼华这样的,实在是太多了。

    看见没有人过来拦住自己。师琼华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她很少单独出来,这次用破界符来到了一个根本就不知名的星球。让她很是不安。

    这个古堡虽然看起来很是古朴了,不过该有的都还有。不但有一些商铺,还有数家息栈。

    师琼华来到一家外面看起来相对漂亮一些的息栈,对前来接待的伙计问道,“请问有没有大一些的房间?最好有两个修炼室的,屏蔽禁制等级要高一些。”

    “当然有,我们剑南息栈,就算是在煌星城也不算差。最好的房间一个月一百万青币,还有五十万青币一个月的……”伙计看见生意来,赶紧详细的解释道。对于师琼华背着的重伤修士,他根本就不在意。哪天没有受伤修士来息栈借宿,那才是怪事。

    在剑山道,来往的修士很多,不过一般都不会住太好的地方,都是凑合着过几天就走的。如师琼华这样,一来就询问大一些的房间,肯定是富有修士。

    师琼华微微一愣,她身上还真的没有青币。虽然她不是很富有,身上也是有十几万紫币的。她没想到这里的价格这么便宜,和宙天星空城的价格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见师琼华愣神,这伙计赶紧补充道,“当然,如果你想要住的便宜一些,也不是没有……”

    师琼华摆手打断了伙计的话,“不用了,就住五十万青币一个月的,我先定两个月。”

    说完,师琼华取出了一万紫币递给这个伙计。

    伙计一看是紫币,更是欣喜的说道,“两位朋友请随我来。”

    在剑山道用紫币的修士不多,紫币只有去了大的星空城才会有人拿出来用。现在师琼华拿出来紫币付账,他岂能不欣喜?

    好在师琼华身上还有些紫币,如果她没有紫币,说不定她都拿出永望丹付账了。

    作为无极圣地的圣女,师琼华是经常跟随圣主一起出来的,好的息栈自然也住过。和别的星空城想比起来,剑南息栈的这个房间,除了空间大一些外,实在是一无是处。

    星空元气稀薄,阵法一般,就是一些禁制,也需要自己动手去打好。

    师琼华并不在意,她的禁制水平虽然低下,却也可以布置出一般的屏蔽阵法。有没有星空元气没关系,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修炼,而是如何让宁城的伤势康复。

    重新将房间的禁制打上,师琼华立即就将宁城放在木榻上,然后小心的将宁城外面的衣服解开。

    之前她并没有去掉宁城里面的衣服,只是在外面帮宁城又套了一件外袍而已。现在师琼华安定了下来,这才可以仔细观察宁城的伤势。

    说实话,宁城身上的伤势根本就不能用重来形容了。换成一般的修士,也许元神早已散逸,而不是陷入昏沉。

    宁城身上到处都是血口,断裂的骨骼随处可见,与其说这是一个重伤的修士,还不如说这是一个毫无完整肌肤的将死人。

    师琼华亲眼看见仙玉星崩溃的,宁城被仙玉星的崩溃炸出这么严重的伤势,竟然没有当场陨落,这已能算是幸运中的幸运。

    将宁城身上的碎布全部清理掉,直到最后剩下一条短裤。师琼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帮宁城去掉他的短裤。事实上,宁城此时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半分美感,完全是血肉模糊。

    至于宁城脸上的易容面具,师琼华没有取下,这东西只能等宁城醒了后自己取下来。

    一直忙了整整一天时间,师琼华这才帮宁城将他身上的那些断骨全部接了上去,至于能不能长完好,这还要等宁城醒来再说。

    一天时间过去,宁城依然还在昏迷当中。看着昏迷中的宁城,师琼华叹了口气,宁城能否醒来,完全要靠他自己,别人帮不上忙。她对宁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而后来也证明她的感觉没有错。宁城在觅尘山救了她,为了救她,甚至是拼着自己的小命不要。尽管如此,她也不大相信宁城说的话,上一辈子他们是夫妻。

    但反过来想想,如果上一辈子他们不是夫妻,仅仅是喜欢两个字,宁城会拼着小命去救她?会将如此珍贵的时光石一给就是十枚?

    师琼华坐在宁城身边胡思乱想,一会想着她和宁城之间的关系,一会又想到了圣主。这个时候,她独自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圣主会不会以为她陨落了?

    ……

    剑南息栈那伙计将师琼华送到房间回来后,心里还是有些高兴。如师琼华这样大方,一点都不还价的客人。对他来说,都是贵客。

    “刚才进来的那个女修好像是用紫币付账啊。”剑南息栈底层大厅中的一名修士走到了这伙计面前,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伙计在剑山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修士的话他岂能不明白?不过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住在剑南息栈的修士,他们还不敢闯进去做什么。一旦那个脸带纱巾的少女离开了剑南息栈,是死是活,和他剑南息栈就毫无关系了。

    “没错,她的确是用紫币付账的。”伙计若无其事的答道。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