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六百二十章 蚀寿崖
    羊欣完全没有在意游费的样子,她一双俏目紧紧的盯着宁城,那双眼睛就好像会说话一般,将内心的崇拜和渴望全部写在了脸上。

    她跟着游费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大量的修资源吗?游家在剑山道的能力,不但可以让她活的高人一等,还可以让她轻松修炼。否则她又不是白痴,为了要讨好自己的男人,还主动帮他四处张罗女人?

    眼前这个修士刚才拿出了那一堆永望丹,再加上他可怕的出手,自己跟在他后面,岂不是比留在游家好无数倍?

    双修什么的对她来说更是有好处,和谁双修不是一样?只要能满足她的修炼,男人是谁都是一样。

    她丝毫不会怀疑宁城的话,她对自己有自信,游家少爷如此高的眼光,还不是被她俘虏了?眼前这个一招就杀了游真怡的修士看上她很正常,如果看不上她才是奇怪。

    想到之前那个青涩的纱巾少女跟着眼前这个修士,眼前这个修士都给了她一堆永望丹。她比起那个青涩的少女何止强了数倍?跟着眼前这个修士,修为岂不是蹭蹭的往上涨?

    宁城无语的摇了摇头,再也懒得去和这个羊欣废话。无论羊欣是想要通过这种办法虚假接近他,还是真的看上了他的修炼资源,他都没有将这个女人看在眼里。

    扫了一眼屋子中其余惊慌的人,宁城这才说道,“当初将我妻子逼进蚀寿崖的除了游真怡之外,还有谁?”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一名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索性厉声说道,“还有你祖宗游挺之……”

    说话间一柄硕大无比锥形法宝就轰向了宁城,他知道面对宁城这种修士自己必然无幸。还不如奋力一搏。

    一个星桥境初期的修士,在宁城面前却是是不够看,宁城左脚微上一步。再次一道斧拳轰出。

    这次他的斧拳没有席卷整个屋子中的修士,只是将游挺之完全裹住。

    实力上的差距。完全没有办法通过勇猛来弥补。游挺之和宁城都是星桥修为,可是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宁城只是稍微踏前了一步,游挺之整个人都顿滞起来。

    他轰出来的锥形法宝就好像慢慢放下来的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城的一拳将他的领域撕开,轰在他的丹田之上。

    “嘭”游挺之的尸体犹如破了的麻袋一般落在了游真怡身上。

    屋子里面余下的几个人,没有谁敢说话,也没有谁敢动。就连被妻子气得吐血的游费也是呆滞的看着宁城,他不知道怎么为游家惹来了这样一个狠人。

    宁城没有继续动手。只是扫了一眼游费,冷声说道,“感谢你救了我妻子一次,所以我今天饶了你。看在你的面子上,你的女人我也不杀。你游家的人将我妻子逼入蚀寿崖,我已经报过仇。从今以后我和你游家各不相干,如果你游家想要找我报仇,尽管过来,我等着。”

    说完,宁城转身几步就消失不见。

    看见宁城消失。屋子中的人这才恍然醒觉过来,他们都捡到了一条小命。羊欣更是尖锐的叫道,“一定要去找老祖宗。找老祖宗为我们游家报仇……”

    “闭嘴……”游费脸色更是铁青的可怕,盯着羊欣怒吼道。

    羊欣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这才想到这还是游费第一次如此怒声对她说话。她眼圈一红,犹如挂面一般的泪水就哗啦而下,“夫君,你杀了我吧,我丢了你的脸。”

    “为什么?羊欣,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多少次你说愿意为我去死,多少次你说没有我。你活着也是死了。可是今天,你……”游费盯着羊欣脸色苍白。一字一句的说道。

    羊欣脸色惨然,紧闭嘴唇。一个字都不说。

    “你说啊?”游费更是嘶声叫道,那种落差他受不了。

    姑姑游真怡被杀,管家游挺之被杀,从间接上来说,都是因为羊欣。本来他救了那个少女后,也没有想太多。如果不是羊欣,他未必能起意去要那个女人。谁知道那个女人不但已经有了丈夫,还是如此可怕的一个修士。若非那人还念着他当初的救命之恩,不但这个屋子,也许就连整个游家都没了。

    不要说游家老祖宗还没有晋级天命境,就算是老祖宗晋级了天命境,恐怕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那时候,游家将彻底的化成齑粉。就算是他报仇,也要等实力强大后再去,而羊欣当着他的面要投入别的男人怀抱不说,还要将老祖宗叫出来,让游家灰飞烟灭。

    “少主,我估计少夫人是想要拿自己的命去换回少主的安危。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修士竟然没有继续动手。”一名聚星修为的黄须男子站出来安慰了一句。

    “参哥,不要说了……”羊欣话一出口眼泪就更是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控制也控制不住。

    游费心里一紧,他这才想起还有可能是这种情况。以羊欣对他的好,在这种临危关头做出这种决定显然很正常。否则,她怎么会在那种情况下脱口说出请老祖宗出来?那是恨透了刚才来的那个修士,怕自己受了委屈。如果她真的自私,他责问她的时候,恐怕早已辩解了,事实上,羊欣宁可被他责骂,也不愿意辩解。

    这也许是因为她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没有考虑他的感受而内疚。

    “欣儿,你……”游费有些犹豫的叫了一句。

    羊欣更是抽泣不已。

    游费确信他没有猜错,刚才羊欣的确是为了他的安危,宁可将她自己抛弃。

    “对不起,欣儿……”游费心里有些感动。

    羊欣似乎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委屈,一下就扑在游费怀里放声大哭。好一会才在游费的安慰下,小声抽泣,“只要将来夫君晋级天位境,为欣儿报了今天这个仇……”

    羊欣在心里对宁城的愤恨可是没有半分虚假,她以为宁城会带她走,没想到宁城竟然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完全是为了报复当初她上门提亲的一箭之仇,故意来捉弄她的。

    她羊欣将来如果能够晋级天位境,第一个就要将此人抓住,然后尽情的去羞辱折磨。

    ……

    剑南息栈,一名肥胖的男子刚刚走到门口,那伙计就迎了上来,“见过执事大人。”

    这男子点点头,他对这个伙计很是满意,不但做事很见机,而且还能让客人满意。

    “执事大人……”伙计似乎有些犹豫。

    胖男微一皱眉,“你是第一天来这里吗?有什么事情干干脆脆的说出来,别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

    伙计听了这话,连忙说道,“执事大人,半年前不是有一名女修背着一个男子住进我们息栈,后来被我们息栈借口劝走了……”

    “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胖男停了下来,这件事他记忆很是深刻,毕竟剑南息栈还算是诚信的。对这种劝退客人,连房费都不退的并不多。那是因为他知道那两个客人离开后就会落在游家手中,房费退不退也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事后,他连关注都没有关注一下。

    伙计恭谨的说道,“当时那个被女修背着的客人走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让我带给执事大人,说江州宁城会回来问候执事大人的。我当时事情多,也就忘记了。没想到今天那个修士再次来到了这里,还是让我带这句话给执事大人。正好执事大人来了……”

    “哦,还有这种事情?不是说那个男修已经重伤,连行动都困难了吗?”胖执事的眉头皱的就更厉害了。他自然明白伙计上次不是忘记了,而是没有将那句话放在心上。伙计之所以今天说出来,是因为这个人还真的来了。

    伙计小心的回答道,“我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受伤,应该是康复了。”

    “他人在哪里?”胖执事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人既然敢来剑山道,还带这个话过来,显然是不会怕他公良乐的。

    伙计答道,“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他打听过长寿谷的位置。”

    至于宁城可能去游家的事情,伙计没有说。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想将自己陷入危险当中。如果宁城去了游家,那肯定是因为自己的话。他说过游真怡和游挺之出去过,可能是找那个女子。一旦执事知道这事情是他告密的,这不摆明着得罪游家吗?他还没这么傻。

    当时的情况是由不得他不说,但要他将自己泄密的事情说给别人听,那是不可能的。

    ……

    蚀寿崖果然不能进去,宁城到这里只看见一片乳白色的崖壁,神识根本就无法渗透半分。

    宁城没有强行动手轰这个崖壁,他怕万一出现什么事情。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宁城站在这乳白色的崖壁前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一面乳白色的崖壁开始慢慢的融化,很快这一面坚硬无比的崖壁,就变成了一片灰白色的雾气。

    雾气中朦朦胧胧,宁城肯定普通的星桥境修士来这里,神识应该是没有办法渗透进去的。他如此强大的识海,神识也只能渗透到三到十丈的范围。

    在这乳白色崖壁化去后,宁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冲进了这片朦胧雾气中。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