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六百八十一章 要帮他一次
    有了阮池带头,一些对水无裳有想法的修士纷纷送上礼物。见宁城根本就不鸟自己,段干泰忽然传音给宁城道,“宁兄,时光荒域的第三把钥匙在水无裳身上。”

    段干泰这样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后,就再无别的解释。

    宁城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明白了过来。难怪段干泰在去时光殿之前,要来这里。这家伙果然是无利不起早,如果不是水无裳身上有时光永望匙,这家伙会送上这么一大笔礼?

    而且宁城肯定拥有时光永望匙和争夺时光殿中的东西有关系,否则,以段干泰的尿性,肯定会提前告诉他,然后送礼的时候也会拉上他。

    估计段干泰也没有想到,水采桥收了礼后,竟然不办事,还是将自己的女儿推出来招亲。这样不但可以为水家争得一个盟友,还可以让他女儿多收很多礼物。

    不过宁城对段干泰的手段也是钦佩不已,这家伙竟然能打听到水无裳身上有第三把钥匙,是真的厉害。

    本来宁城还想让段干泰出一大笔恒元丹,这才同意帮忙的。在得知水无裳身上有时光永望匙后,他立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这第三把时光永望匙只能出现在他身上,或者是出现在段干泰身上,绝对不能被别人拿走。

    这里来的修士,哪一个是简单的?哪一个背后没有大能撑腰?一旦被别人弄走了时光永望匙,他和段干泰就必须找那个人商量。如果对方和他们两个一样,没有靠山还好说一些。若对方背后有强大的靠山,他们一旦泄露时光永望匙的秘密,说不定两人就会被众多永恒境强者追杀了。

    “东西拿来。”宁城没有继续就报酬的事情和段干泰啰嗦,这是涉及到他自己利益的事情。他的落日黄昏还无法压制修为比他强大太多的对手。他还指望着时光殿中能让他的落日黄昏更上层楼。如此,他自然不希望时光永望匙被别人拿走。

    之前宁城一直站在段干泰的后面,加上在虚空流浪了这么久的时间。气质早已变了,田慕琬又一直不敢用神识扫。所以也没有看见宁城。现在宁城拿着段干泰的玉盒走出来,田慕琬立即就看见了。

    她忽地站起了,眼圈通红的自语道,“我为什么又看见你了?还是如此清晰,为什么?”

    田慕琬知道宁城可以修真,但是她绝对不相信宁城能来到这里。她们能出现在玄黄星陆,是因为用开天符子符的时候遇见了规则乱流,误入到这里来了。可是宁城怎么可能来这里?以前她不知道。但是现在她知道了开天符是什么样的存在。

    “慕琬,难道他就是你喜欢的宁小城?他怎么可能从地球来到这里?绝对不可能啊。”蓝裙女修拉住了站起来要往前走的田慕琬。

    田慕琬忽地惊醒,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但是眼前的宁城依然还在,这次不是幻觉。

    “是他,真的是他。”田慕琬一眼不眨的盯着宁城,她肯定自己这次没有看错。尽管宁城脸上多了许多的胡须,身上多了一种沧桑,但是她知道这就是宁城。

    此时宁城已经走到了水无裳的面前,将手中的玉盒递过去说道。“这是一枚星河元气丹王,还请无裳师妹不要嫌弃……”

    宁城并没有特意说这枚元气丹王是谁送的,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在意宁城的话了。星河元气丹王的珍贵。这里谁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炼制出来的,而且每一个天然丹池中也只有一枚而已。这还要完整星空元气脉的丹池中才有,否则就算是有天然丹池,也得不到元气丹王。

    就算是永恒境的强者,也不会随随便便送出星河元气丹王,所有的人都被段干泰这种大手笔惊住了。

    水无裳也惊住了,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赶紧双手接过宁城手中的玉盒,“谢谢。多谢了。”

    在将玉盒交给水无裳的同时,宁城的手指似乎无意的在水无裳的手指间滑过。

    水无裳心里太过激动。连续对宁城说谢谢。她天命境圆满了,现在有了这一枚星河元气丹王。几乎可以说是铁定完美晋级天位境。这种礼物,她连客气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段干泰忽然站起来笑着抱拳对水无裳说道,“无裳师妹,这枚星河元气丹王是我不久前在一个虚空漩涡中得到的,现在送给师妹,祝无裳师妹早日成就天位。”

    说完这句话后,段干泰的脸色微微一整,对宁城略显严厉的叫道,“宁城,东西送了就赶紧站在一边去,不要影响无裳师妹。”

    宁城心里暗笑,段干泰这么说的意思,显然是为了表现出城府一般而已。和在宿家一般,这句话是说给水家的大能听的。当然,这家伙也有借故压他一下的意思。

    看见宁城真的站在了段干泰的身后,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田慕琬鼻子更是酸楚的难受。

    再也没有人比她清楚宁城的傲气,就算是她,傲气如宁城也不愿意和她多解释一句话。现在他竟然如此低声下气的站在这个奇丑的男修后面,这要受多大的委屈啊?

    难道为了修炼,真的可以抛弃一切吗?连自己的傲气都可以抛去?明明看见她了,却没有过来打招呼,这是怕丢人,还是因为这里他不敢过来说话?

    她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冲动,要帮宁城一次。无论宁城是怎么来这里的,她都要帮宁城。

    “姐姐,我想……”

    田慕琬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蓝裙女修就叹了口气说道,“慕琬,如果这个负心汉真的是你喜欢的那个,我觉得就此作罢了吧,也许他觉得自己活得非常好呢。再说,我们现在不找到需要的东西,不要说帮别人了,唉……”

    田慕琬听到蓝裙女修的话,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见田慕琬沉默下来,蓝裙女修又问道,“慕琬,你真的喜欢他?”

    田慕琬茫然的看了看对面的宁城,喃喃说道,“我,我……”

    她下意识的握紧了胸口的那朵珠花,珠花的外面是红色的,这就是当初她伤害了宁城的那一朵珠花。因为这朵珠花,她和宁城分道扬镳。为了找到这一朵珠花,她将学校门口的下水道都全部翻起来了。为了找到这朵珠花,她第一次用自己白净的双手去掏那些污泥。

    珠花被她找到了,洗净之后再也无法恢复到原来的洁白,她清楚的记得那一次她哭了。

    她觉得那朵珠花不是被污泥玷污了,而是被她玷污了,想着已经死去的宁城,还有宁城妹妹那愤怒悲切的怒骂,那天晚上她用刀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不过她并没有死去,手腕上的血染红了珠花后,再次凝固起来。

    从那天开始,她觉得自己变了,她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田慕琬。初恋似乎也被她尘封起来,直到她再一次看见宁城,知道宁城没有死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初恋结束了。

    但是这朵珠花一直被她带在了身上。

    直到她第二次被宁城相救。

    那是她明知必死,要去将宁城最后一次。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初恋可以被隐藏起来,尘封起来,却绝对不会消失,也不会结束。

    知道自己再次被宁城相救,她终于明白无论初恋是不是被她尘封了,但她第二次爱上了这个人。

    田慕琬呆呆的看着宁城,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她一直在想他在做什么?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会再相见?

    现在看见了,她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相见争如不见?这是她脑海中第三次浮现出这句话。

    ……

    “多谢各方道友的厚爱,为小女送上珍贵礼物。只是这里如此多的优秀天才,就连我也看花了眼……”水采桥得到了水光熙的眼色,立即站出来说道。

    水光熙呵呵一笑,“采桥说的没错,不过毕竟是无裳选择夫婿,还是听听无裳的意见吧。”

    水无裳早已收起了星河元气丹王,主动走到段干泰面前轻声说道,“无裳多谢段大哥的厚礼。”

    段干泰呵呵一笑,“无裳师妹不必客气,我别的东西没有什么,就是各种修炼资源多,无裳师妹如果修炼资源不足,尽管找我,我保证帮你办的妥妥帖帖。”

    水无裳微微一笑,又道了一声谢,这才四周行了一个修士礼节,柔和的说道,“为我择夫婿的事情,耽搁了大家好长时间,无裳过意不去。只是夫君是无裳一生中的伴侣,无裳不得不谨慎一些。为了不耽搁各位前辈和师兄师姐们的时间,不如先举行交换会。交换会后,如果看无裳还算是顺眼的师兄,请去后宅一叙。”

    那些对水无裳有企图的修士终于松了口气,他们就怕段干泰的礼物太过强大,让他们没有机会继续竞争了。好在水无裳没有立即选择段干泰,而是请大家去后宅。去后宅干什么?傻瓜也可以猜到水无裳是要在后宅通过一些办法选出自己的夫婿。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同时感谢许多朋友的问候,小孩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现在还没有出院。)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