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时光易逝人易变
    四周没有半点声音,一片死寂。千冈森林里面危机的确很多,但是危机再多,也不至于一片死寂啊。宁城心里忽然有些发毛,他皱了一下眉头,觉得有些离谱。

    就算是他的神识和修为被压制,他也是一个天位境的星空修士。以他的实力,毁灭掉一个普通星球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咚”的一声,在这死寂无比的地方突兀响起,就好像一柄铁锥轰在了宁城的胸口,宁城心口一阵阵的翻涌,就好像一口血要喷出来一般。

    好诡异的地方,宁城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三个老家伙没有追过来了,看样子那三个家伙知道这里危险,没有敢继续跟进来。

    宁城夹着田慕琬和蓝裙女修就要后退,随即他就发现,他竟然记不清楚自己来的地方是那个方向了。

    宁城赶紧取出鲍息给他的方位玉简,发现玉简上闪动的位置周围有几个小字,正是祖库祭坛。

    闪动代表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他所在的位置在祖库祭坛周围闪动,说明这里就是祖库祭坛。

    他本来就打算去祖库祭坛的,没想到无意中先来到了这里。

    宁城收起玉简,他想先退出去再说。就算是要来这里,也要将手中两个病号安顿好。

    就在此时,被他夹在怀里的蓝裙女修忽然挣扎了一下。

    醒了?宁城正想说话,又是“咚……”的一声传来。

    宁城再次强压下了心头的那种翻涌,他怀里的蓝裙女修却守不住心神,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再次晕了过去。

    好厉害,宁城再也不敢停留。急速后退。

    似乎有一种沉睡的东西被他惊醒,那咚咚的声音越来越密集,“咚咚……”在这种恐怖的咚咚声音中。宁城知道他没有办法退出去了。这里似乎只能进,不能出。他转悠了半天。依然在祖库祭坛周围,只要看看方位玉简就知道了。

    感受到蓝裙女修又有了醒来的迹象,宁城的神识赶紧在周围寻找。哪怕他的神识被压制的厉害,宁城也在仓促间找到了一个峡谷,这峡谷中有一个深幽的黑洞。宁城没有考虑,直接冲了进去。

    他怕这蓝裙女修再次醒来,又被那咚咚的声音伤一次。

    一进入峡谷里面,宁城就丢出阵旗。不断的布置一些隔绝阵法。

    “咚……”的一声再次传来,不过这个声音被宁城的阵法挡住,传到宁城耳边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震撼。

    蓝裙女修挣扎了一下,语气微弱的说道,“宁小城,请放我下来。”

    “我现在叫宁城,再等一会。”宁城继续往里面奔行,几分钟后,他才在一处较为宽阔的地方停了下来。同时放下了蓝裙女修。

    抬手丢出几个阵旗布置了一个明光阵和几个防御阵后,宁城才回过头来。

    蓝裙女修惊异不定的看着宁城,似乎看见了什么最惊奇的事情一般。

    之前宁城一直奔逃。倒也并没有在意,此时他再看见蓝裙女修,顿时尴尬了起来。蓝裙女修和田慕琬一样,身上的衣服完全不能蔽体,前胸和腰部露出大片的雪白来。

    “你的阵法水平竟然如此高明?之前你在水家布置的阵法是……”蓝裙女修没有说下去,她知道自己不用说下去了,宁城之前在水家布置阵法的时候,肯定没有拿出真实的水准。

    宁城的年龄她自然知道,和田慕琬一般大小。对一个修士来说。这个年龄简直年轻的不能再年轻了。这么年轻的一个修士,不但修为不错。阵法水平还达到了如此高的程度,这是妖孽吗?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散修。她知道阵道和丹道、器道一般,想要有一番成就,必须要花大量的时间去钻研。特别是阵道,花的时间更是多。修士的寿命的确比普通人要长很多,一个修士的寿命再长,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研究这些东西,那修炼的时间就肯定少了。

    所以说,在修炼上取得了强大成绩的修士,一般都不可能在阵道和丹器道上取的多高的成绩,除了那种极少数天才中的天才。

    难道这个宁城就是那种极少数的天才?如果真的是这样,慕琬的眼光很好啊。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慕琬,当她看见田慕琬衣不遮体,甚至连胸前的红豆都暴露半点的时候,顿时尖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宁城,你这个流氓,快转过头去……”

    正想说话的宁城赶紧转过头去,这个蓝裙女修的声音简直可以媲美那咚咚的响声了。

    “等等……你有没有衣服,借两套给我。”蓝裙女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缓和下来。可见,她也知道这件事怪不得宁城。不要说看了,她被宁城夹在怀里都几天了。

    宁城丢出一枚戒指给蓝裙女修,“衣服里面有,还有一些丹药,你先用着,我再布置几个阵法。”

    一个时辰过去,宁城再进来的时候,蓝裙女修和田慕琬都换好了衣服。田慕琬也醒了过来,她看见宁城进来,立即低下头。

    蓝裙女修拿出一把白色的钥匙递给宁城,“谢谢你救了我们两次,这把钥匙还给你吧。”

    宁城神识扫了一下,就知道这钥匙正是那把白色的时光永望匙。他一点都不客气的就将钥匙收了起来,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小城,谢谢你……”田慕琬咬了咬嘴唇,她不明白宁城是如何救了她们的,但她已经明白,宁城的实力和秘密远比她想象的要强的多。

    “不用客气,这是一些小事情。”宁城笑了笑,一如既往的阳光。

    好熟悉的话语,好熟悉的笑容……

    田慕琬看着宁城那依稀有些熟悉的阳光笑容,她的思绪早已延伸到了远处。

    泥石流轰然而下,她吓的躲在一棵并不是很大的树边,完全失去了主张。是那个阳光男孩冲过来,背起她就跑。他背着她堪堪逃走,她之前躲避的那棵小树就淹没在了泥石流之下。

    如果不是他,那泥石流下被掩盖的将多一个她。

    他小心的将她放下,指着不远的地方说道,“你的同伴就在前面……”

    “谢谢你,我叫田慕琬。”

    “我叫宁小城。”

    “小城,谢谢你……”

    “不用客气,这是一些小事情。”

    ……

    时光易逝,许多年后,依然是这个对话。许多年后,他依然是那个他,她同样还是她。可是,这中间总是缺少了一些什么。

    缺少的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时候缺少的?

    是她将宁城送她的珠花放在另外一个男人手中,那个男人将珠花丢进下水道后就缺少了吗?

    “丢了就算了,有空你买一个给我好了,走吧。”田慕琬的脸色愈发苍白起来,也许是在她当着宁城的面,对另外一个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缺少了。不,应该说是丢掉了。

    如果没有曾霁芸,她和他还会这样吗?田慕琬摇了摇头,她知道,就算是没有曾霁芸,她和他还是会这样。

    在她看来,她和宁城一起,似乎在处处照顾宁城的面子,事实上,她心底的那种比宁城更胜一筹的优越感,依然还在,只是她自己没有觉察到了而已。

    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怎么会在宁城消失再回来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宁城?她会想着她和宁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她会让宁城不要叫她慕琬,而是叫她的全名?她会一直计较宁城活着,却没有回来解释一下?

    事实上,她有给宁城解释的机会吗?她拿出那样一种盛气凌人的情绪,宁城的自傲她不知道?宁城对她的第一句话询问若兰,有什么不对?如果真的是爱,她再次见到宁城后,计较的不是这些,而是开心,开心宁城还活着。

    可是她没有。

    她仅仅是一练气三层的修真者而已,就想到和宁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事实上,那个时候,宁城的境界恐怕比她高明了无数倍吧。

    丢失的珠花被她找回来了,还是原来的那朵珠花,却再也不是原来的那种洁白色。

    “慕琬,你没事吧?”蓝裙女修见田慕琬怔怔的看着宁城发呆,她有些担心的摇了摇田慕琬。

    田慕琬回过神来,又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姐姐,我没事。”

    蓝裙女修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询问田慕琬,田慕琬和宁城之间的事情,她几乎都知道,这个时候再问不合适。

    她转过头盯着宁城问道,“宁城,据我所知,地球和这里根本就不是一个位面。不要说你,就算是我也无法从地球直接来到这个地方,你又是怎么来的?”

    宁城淡淡一笑,“这是我的事情,不劳费心。就如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我也没有问,不是吗?”

    宁城说的话虽然不中听,却很有道理。询问别人的*,这本来就是不礼貌的事情。

    蓝裙女修咯咯笑了笑,“好,那我就不打听你的*了。我告诉你,这里规则不全,同样的修为比别的位面要弱许多。要不帮姐姐找到渡罗草,姐姐带你离开这里,去真正的修仙位面?”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顺便求一张月票,感谢!)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