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造化之门 > 第七百一十九章 让人惊惧的强大
    “原来是计兄,我来这里时间仓促,本来打算事后去拜访计兄的,没想到惊动了计兄,还请恕罪。”里兰晏浪站定抱拳说道,语气并没有昆涿星河王计阳曜那么热情。

    计阳曜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里兰星河王的语气,依然笑着说道,“无论如何,里兰兄来这里了,也要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里兰星河王冷冷的盯着璐玉,嘴里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来这里是找一个人的,本来我找到人就走。只是因为我找的人有庇护,加上这块地盘不错,所以我突然不想走了,想要留在这里做一些生意。”

    作为一个星河王,他自然不是白痴。他能知道璐玉出现在这个地方,自然是有人告密。现在他前脚来这里,计阳耀后脚就跟到了,这告密的人大部分都是计阳曜。

    只是他很奇怪,这个地方他看过,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计阳曜为什么要拉上他?若是将璐玉抓着送去里兰星河,他或者会更加承情一些。

    计阳曜哈哈一笑,“这些都是小事情,我本来也打算去邀请里兰兄的。我在幽影圣殿发现一处真正的好地方,只是我势单力薄,准备找几个朋友一起进去。”

    “这个好说,等我将人带走了再说吧。”里兰星河王抬手就是一拳轰向了宁城所布置的防御阵法。

    追牛首当其冲,张口就是一道刃芒喷出。

    “轰……”一声炸响,追牛的刃芒被这一拳带起的气势直接轰成虚无。强大的反震力量传来,追牛倒飞出去。撞在了防御阵法中的商楼法宝上。

    璐玉和董砾赶紧过去,将追牛扶了起来。

    “咦……”计阳曜皱着眉头看着追牛,还有被里兰星河王轰出一道裂缝的防御阵。

    他之前得到的消息是覆雪城来了一个极为离开的妖牛,这头妖牛简单就杀掉了涿河商会的会长符英河。

    能简单杀掉符英河的妖牛。实力绝对不会比他计阳曜低。正因为如此,他才拉来了里兰晏浪帮忙。

    现在的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啊?里兰晏浪尽管晋级了生死境,真正的实力比他还略逊一筹。怎么可能一拳就将这头妖牛轰伤。甚至不是那个防御阵挡住,这一拳都可以杀掉妖牛了。

    倒是这个防御阵不简单。布置这个防御阵的绝对是一强大的阵法王者。

    “快,快点叫老爷……”追牛爬起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对璐玉大吼,让璐玉叫宁城。

    “啊,前辈……”璐玉刚刚拿出玉符,就看见宁城带着宁若兰和赫连黛走了过来。

    追牛也看见了宁城,再也顾不得躲在防御阵法当中,立即就冲了出来敞着难听的嗓子叫道。“老爷,你走了,你的牛差点被这群人给打死了。他们一群星河王打我一个,我为了保住城若兰材料,结果重伤。老爷,你要帮我报仇啊……”

    追牛说的那个伤心,就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了。

    边上的人都是无语之极,一群星河王打你一个?这说的也太夸张了吧?你好像连里兰星河王一拳都没有接住,还是靠防御阵保住了一命。这样的本事,值得一群星河王打你?况且这里也没有一群星河王啊。只有里兰王和昆涿王两人而已。

    宁城知道追牛胡扯,他没有理睬追牛,目光只是落在里兰星河王和昆涿星河王身上。这里只有他们两个是不死境修为。而且两人都是不死境初期。说实在话,这个修为对他来说,没有半分压力。

    “宁宗主,若兰……”娄紫烟第一个惊喜的叫了出来。

    “宗主……”章谦也同样惊喜不已,他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宁宗主。在他心里,宁城就是一个神,就连瑞白山宗主也不及宁宗主在他心里的地位。

    李灵凡哈哈一笑,“宁兄,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我还是叫你宁宗主吧。”

    宁城的也同时看见了娄紫烟三人,极为高兴的走过来打招呼。之前他一路找来一个熟人都没有找到。现在除了妹妹,他还一次见到三个熟人。

    “章谦、紫烟、灵凡你们先和若兰在边上等等。我和这两个一来就将我兽宠打伤的大人物说几句话。”宁城呵呵一笑。

    宁若兰这才看见了里兰星河王和昆涿星河王,里兰星河王她不认识,可是昆涿星河王计阳曜她却见过一面。而且在计阳曜后面的人,她认识好几个。穆亚星的星主计游之,还有那打了她一巴掌的红衣女修……

    “哥……”看清楚这些人后,宁若兰魂飞魄散,一把就抱住了宁城的手,“你不能上去,他们,他们……”

    这一刻,宁若兰眼里只有惊惧和慌乱,完全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形容她心里此时的恐惧。

    如果是她一个人,那也就算了。现在哥哥还在这里,是她要连累哥哥了。这怎么办?怎么办?这一刻,她彻底失去了主张。她很不明白,为什么酒楼她都让出去了,计家的人还要找到这里来,拦住了他们?甚至连昆涿星河王都来了。

    赫连黛也赶紧上来拉住了宁城,“宁城哥哥,你不能上去,我们赔罪然后走吧。”

    不过随即她就明白,不上去有用吗?在星河王面前,就算是相距十万八千里,人家也可以随时追上灭掉你,更何况就在眼前?

    “赔什么罪?为什么要赔罪?”追牛刚才是受伤了,现在宁城回来,它再次得意洋洋起来。

    赔什么罪?赫连黛也茫然起来,她不知道赔什么罪。

    宁城看见赫连黛和宁若兰眼里的惊惧,顿时皱起了眉头,他看着赫连黛问道,“小黛妹妹,你刚才为什么这么怕?”

    赫连黛甚至带着哭腔说道,“若兰姐姐差点被杀掉了,她又来了……”

    宁城听到这话,身上的杀机立即就疯狂的涌了出来,站在他身边的赫连黛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宁城赶紧压制了自己的杀气,沉声问道,“是什么回事,你说出来。”

    “那个身穿红衣的……她又来了,上次她一巴掌打伤了若兰姐姐,还差点杀掉了若兰姐……”

    赫连黛的话还没说完,宁城就消失不见了。哪怕是昆涿星河王计阳曜,也无法阻拦住宁城,宁城抬手就抓住了那红衣女修。

    “放下红柳。”计阳曜大怒,他的领域毫无顾忌的压向了宁城。如果不是计红柳在宁城的手中,他早就动杀招了。

    只是他的领域撞在了宁城的星河域上,根本就没有半分浪花激起,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计阳曜心里一惊,那漫天的愤怒瞬息间就消失不见,随即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他知道他的消息错了,真正厉害的不是那个妖牛,而是这个年轻人。

    宁城根本就没有理睬计阳曜,直接抓住计红柳的脖子问道,“之前是你要杀我妹妹若兰,也是你打了若兰?”

    计红柳完全呆住了,她想不到爷爷昆涿星河王在这里,叔叔穆亚星星主也在这里,她依然犹如小鸡一般被人这样拎着,毫无半分反抗能力。要知道,她好歹也是一个天命境的修士啊。

    “如果你不说,你就不用说了,去地府说吧。”宁城冰寒的杀意侵入计红柳的意识中。

    计红柳打了个寒颤,颤声说道,“是,我打了她一个耳光,她走的快,我所以没有杀她……”

    在宁城的手中,她毫无缘由的将事实全部说出来。

    强占别人的店铺,还要杀人,你计家倒是好本事。

    宁城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拍在了计红柳的脸上,冷声说道,“我不打女人,一般我都是直接杀了。但是你打我妹妹,我今天就破例一次。”

    “啪啪”两个耳光之后,宁城抬手就将计红柳丢了出去。

    计红柳摔在地上,随即就惊恐的叫道,“你废了我的根基,你……”

    根基被废,等于修为被废了,而且还无法重新修炼。在星空中,一个修士服的修为废了,或者是根基废了,那就等于死了。

    计红柳惊叫一声后,瞬间晕了过去。

    周围的无数修士都震骇的看着宁城,之前他们都以为厉害的是追牛,现在他们才知道,真正厉害的不是那个妖牛,而是妖牛的老爷。在星河王面前,轻而易举的就废掉了计红柳,这份实力绝对不会比任何一个星河王差。

    里兰星河王眼里一样极度震惊,他看见宁城的那一瞬间就认出了宁城。而且他还知道,就是这个修士的朋友拐走了他的妃子。只是没等他动手,事情就变幻成这样。当初的那个小小的修士,成长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这简直骇人听闻。

    “哥……”惊惧和慌乱中的宁若兰终于明白过来,哥哥宁城已经是一个强者了,还是一个比星河王都不弱的强者。这一刻,没有任何东西能代替她内心的喜悦和惊喜。她激动的都有些颤抖,哥哥果然是最厉害的,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空,都无法改变这件事实。

    “若兰,宗主一直都是最强大的。”娄紫烟感受到宁若兰的激动,伸手抓住了宁若兰。她心里也是一样震惊不已,似乎在任何地方,宁城都是如此强势和强大。

    “没错,宗主就是最强大的。”章谦惊都不惊,任何事情发生在宁城身上,他都不觉得意外。

    (今天一号,请求四月的保底月票支持,让我们大造化再上一步。)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