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高魔地球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三)
    现在不是提利昂一个人站在门前了。

    无名而陌生的恐惧同样笼罩住了缪莉娜,未知的恐惧让她浑身僵硬,寸步难行,仿佛窒息感一般的扼住她的喉咙。

    这位美*的*女颤栗着,甚至原本一张俏脸的面孔,此时都因为恐惧而变形。

    少许不明的液体滴淌下来,瞬间浸湿了薄纱。

    提利昂差不多处于和缪莉娜平行的位置,虽然身体几乎无法移动,但眼眶中的眼球仍然可以滴溜溜的转动。

    他的眼睛用力向旁边挣脱,仿佛要迸出眼眶一般,终于看清了此时缪莉娜的糟糕情况。

    提利昂的内心立刻凉了半截。

    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了,门的另一侧是某种他们无法抵御的恐怖存在。

    作为最早认识易嚣的人,提利昂接触魔法这种存在也是最早的,事实上,敏锐的提利昂从来没有一刻,不在关注着与魔法有关的事情。

    魔法正在复苏。

    与魔法有关的事情越来越多,它们不断出现在君临当中,就仿佛春雨过后的庄稼,提利昂不可能关注不到。

    作为国王之手,这些事情其实第一时间就被摆在了他的面前。

    凭借提利昂的智商,他也根本不可能忽略这么明显的事情。

    不过他也并没有多少担心,因为近一年多来他所经历的事情。。几乎要比他前二十年的人生都要丰富。

    魔法的出现,真龙的复苏,龙女王的诞生,异鬼的入侵,乃至是怪物肆虐君临。。

    无数次的生死考验,各种常人难以理解,甚至无法想象的奇怪经历,这无疑不练就出了提利昂的一颗大心脏。

    他并不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异鬼入侵,怪物占据君临,屠杀掉一整个城邦的人类更加恐怖。

    就算有。。魔龙女王丹妮莉丝也会将它们全都解决掉。

    丹妮莉丝坐镇高台,盘踞在君临的上空可不是一个样子货,直至现在都没有人敢吭声或者起兵反抗,也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正是丹妮莉丝毋庸置疑的实力。

    她足以解决一切的麻烦。

    唯一需要注意的。。可能就是某些突发的意外,如果是大事件还好说,起码在外的小小鸟们肯定会先一步传回情报,君临和自己也会有所准备。

    但最怕就是各种意外和接连不断的小麻烦。

    没有准备,也很难解决。

    无论丹妮莉丝多么的强大,她也只有一个人,而一旦麻烦太多,她就会疲于奔命,更何况她可是女王,怎么也要解决一些符合她身份的事情。

    总不能某个小镇碰到了某种奇怪或者异变产生的野兽,就让丹妮莉丝亲自飞一趟吧。

    这些细微的麻烦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刺客。

    它们才是真正致命的危机。

    。。就像是现在。

    在缪莉娜同样也陷入无法自拔的恐惧和僵直之后,提利昂立刻就意识到自己恐怕碰到了最麻烦的情况。

    这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与魔法有关的存在,并且不知是直奔自己而来还是凑巧,正好被他所碰到。

    而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其他人发现,或者说来不及发现了。

    就算丹妮莉丝可能并不惧怕外面的那种未知生物也来不及了,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就像是阴影中的刺客,突如其来,根本无法防备。

    这就是最糟糕的情况。

    提利昂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原本坚定的内心也开始愈加的摇摆,他知道恐惧正在吞噬自己,仿佛水中的血液般向四周蔓延,但他却无法阻止。

    因为他的确在畏惧。

    畏惧这种神秘的存在,也担心它突然闯入进来。

    眼睛死死的向外迸着,提利昂试图看清周围的情况。。但很可惜,他的脖子僵硬的就像是一块木头,根本无法转动。

    所以他也只能祈祷,其他的**不要像缪莉娜那么忠心。。或者说那么蠢,蠢到同样好奇的凑过来,然后一同等待死亡。

    希望她们能够想到求救,也希望求救声不要惊动门外的那个家伙。

    。。。

    缪莉娜的僵硬终于引来了其他**们的疑惑。

    如果说只有提利昂一个人站在原地,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什么,毕竟对方是君临城里的大人物,作为大人物,做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为过。

    但是两个人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我们都是木头人游戏一样,那远远地看上去就有些诡异了。

    “你们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么。。”

    最先发现这里异状的一名**笑嘻嘻的说道,她身体轻灵的从床上蹦下来,这一位连薄纱都没披,便准备凑过来。

    但旁边观察更仔细一些的同伴显然看出了端倪,她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等等,莎尔。。你看他们的身体。”

    被拽住的**一开始还显得有些疑惑,但随着同伴的提醒重新仔细看过去。。立刻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两个人并不是真的一动不动,仔细观察的话完全可以看到他们的身体在颤抖,虽然幅度很小,但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种颤抖不像是刻意而为。。更像是因为恐惧。

    但无论他们在恐惧着什么,亦或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俩人此时的行为本身就已经足够诡异,在看清了这一切之后,莎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跌坐到床上。

    “提,提利昂大人。。”

    旁边又有一名**发出胆怯的疑问。

    事实上,在她们这一行中,除了出色的外表与容貌之外,更重要的就是会察言观色,足够的精明。

    能在这一行中混出头,甚至成为君临男人中最受欢迎,名列前茅的存在,没有一个会是傻子。

    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她们立刻纷纷向后退去。

    不出意外的,提利昂没有回应。

    “提利昂大人?”

    “缪莉娜,缪莉娜?”

    再次有人轻声问道。

    但不要说提利昂,就连缪莉娜都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回答。

    **面面相觑,面对这种情况,她们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不是男人或者女人的区别,这些**们平时可能富有心计,但面对这种超出常人理解的事情,所谓的心计立刻就失去了作用。

    太过诡异的东西哪怕是易嚣有时都需要小心翼翼,更何况只是她们这样一群普通人。。

    而在互相环顾了一圈之后。。其中年龄稍大些的一位**慢慢上前了一步。

    面前的一切看上去都太诡异了。

    但好歹他们两人都没有死,虽然好似脚下生了根一样黏在原地不想动弹,但他们的身体仍然有起伏,仍然有呼吸。

    他们没有死亡,也不是什么可怕的怪物突然冲进来,将两人撕成碎片。

    这让**心中有些害怕的同时,也并没有太过恐惧。

    否则她们别说冷静的后退,早就放声尖叫了。

    这位**试探着开始前进。

    他们无法移动或许是有原因的,比如说。。不想动?

    眼前的一切诡异,无法理解,让人心中生疑,但却并没有最为直观的展现出可怕,这也让**们没有第一时间仿佛无头苍蝇般逃窜。

    这个正在磨蹭着移动的**还以为俩人可能碰到了毒蛇,或许毒蛇溜进了房间,然后盘踞在某个角落,为了避免惊到它,所以他们才一动不动。

    而只要自己小心一些,目光仔细观察四周。。显然就可以避开。

    这个**想的其实也没错。

    毕竟毒蛇在这个世界,这种落后的文明中是很常见的杀手,它们游荡在城邦中各个阴暗的角落里,时不时就会溜进庭院甚至房间。

    大**中出现蛇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老鼠的存在更是频繁,别说男人,哪怕是最柔弱的女人也不会惧怕这些东西。

    当然,毒蛇除外,这已经不是害怕。。而是致命。

    但她忽略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凛冬已经降临,作为冷血动物的毒蛇,它们恐怕很难在严寒的凛冬中生存,在凛冬来临之际它们的确会寻找温暖房屋。。但此时凛冬已经降临半年之久,这段时间足以冻死所有没有生活在温暖地带的蛇类。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真正要面对的是什么。

    慢慢的,一步,两步,三步。。

    谨慎的**小心翼翼的向前靠近,她的目光时刻紧盯着四周,注意力集中到仿佛连一只苍蝇飞过去,都能够发现。

    提利昂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

    他能够听到后方传来的脚步声,很轻微,但在显得有些死寂的放假中仍然清晰无比,事实上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只有一个人的脚步。

    不是所有人都愚蠢到靠近这里。。这就代表着还有希望。

    因为当第三个人同样被恐惧所压制而变得无法移动时,那么即使再蠢的人,也会意识到这里出现了问题。

    “哈呼呼呼。。”

    “哈啊。。”

    正在提利昂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那种诡异的声音,像是低语,又像是某种毫无意义的嘶吼。

    提利昂的神经一下子重新紧绷起来。

    他几乎都忘记了外面这个家伙才是最为可怕的存在。

    如果。。它冲进来了怎么办。

    毫无办法。

    隔着大门甚至连样子都没有看见的情况下,他们就已经因为恐惧连移动都不能做到,这种怪物如果冲进来。。显然就是一场屠杀。

    提利昂躲过了父亲的杀意,逃过了异鬼的入侵,甚至幸运的从君临血夜中存活,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提利昂的神经崩的紧紧的。

    强烈的求生欲望甚至让恐惧都没有之前那样浓郁。

    但与意志坚定的提利昂不同,旁边的缪莉娜无论如何只是一个小城镇中来的,满脑子只知道男人,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人,在无形的恐惧笼罩下,她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汗水如瀑布般流淌下来,几乎在地面汇聚成了一小滩水池,大量的脱水让她的嘴唇和脸色几近发白,继续这样下去甚至不需要半天的时间,她就会因为失水而昏阙,甚至死亡。

    靠近这里的**女看到了这一幕。

    缪莉娜那种抽象到扭曲的恐惧惊到了她,**脚步微微放缓,似乎不敢再继续向前,她瞪大了眼睛看向四周,试图寻找到底是什么东西让缪莉娜如此惊恐。

    但自然的,她什么也没有找到。

    第四步,第五步。。只剩下最后一段距离,她就会靠近提利昂两个人。

    然后她感受到了。

    她终于知道两个人在恐惧什么,那是一种未知的恐惧,无法形容,但却又实质存在,她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被扼住了,呼吸困难,几近死亡。

    “啊!!”

    但幸运的是,她移动的很慢,几乎是半只脚的向前蹭着,在这种恐惧蔓延抓住她心脏的那一瞬间,她便疯狂的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她放声惊叫。

    刺耳尖锐的高音在一瞬间划破大**,同时也引动了其他**们的恐慌,她们仍然不知道房间中发生了什么,但并不妨碍她们在同一时间放声惊叫。

    “来人啊!”

    “救命!”

    这些女人平时善于玩弄心计,但碰到真正的危险,也绝对缺乏反抗的勇气,她们可是非常珍惜自己生命的。

    提利昂的瞳孔在一瞬间收缩成了针形。

    他的额头上滚落下大股大股的汗珠,几乎是之前的好几倍,这群女人终于意识到了这里发生的诡异事情,她们的叫声很有作用。

    好消息是,如此响亮的声音肯定已经传遍了整个大**,提利昂虽然此时是独自一人,但作为国王之手,出行怎么可能没有卫兵,侍卫们也都在附近,听到这里的异动,半分钟之内就会赶过来。

    但坏消息是。。他能否撑过这半分钟。

    毕竟这些惊叫不仅仅提醒了外面的人,同样也提醒了就在门外的那个未知生物,散发着无形的恐惧,令人惊惧的生物。

    提利昂用尽最后的力量深呼吸着。

    如果对方破门而入,他拼着最后的力量也要殊死一搏。。前期是他用尽力量之后真的能够动起来。

    否则就是彻底的屠杀。

    但是。。一秒钟,两秒钟,五秒钟。。

    “哈呼呼呼。。”

    “哈啊啊。。”

    “呼呼!”

    诡异的声音不断从外面飘荡过来,但提利昂面前的大门却一直没有被打开,直至他听到远处传来士兵们奔跑的脚步声以及嘈杂的喧喝,门外的那只可怕怪物,似乎都没有推门而入的迹象。

    如果不是他的身体仍然因为恐惧而僵直,无法移动,一切就仿佛。。像是错觉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