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纹道 > 第五百五十章 反唇相讥
    “你们谁先出手?”杜少泽直接走到了擂台中央,看着黑水中三位青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杜少泽虽然也会偶尔开开玩笑,但他本质上是一个老实,甚至有一丝憨厚,不过这并代表他不会生气!

    熟悉杜少泽的人都清楚,一旦杜少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表示杜少泽真的动怒了。

    老实人不轻易发怒,可一旦发怒就会非常疯狂!

    “哼,一个战斗力只是普通中位帝尊境的废物,也敢在我面前嚣张,不狠狠教训你一下,你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黑水中三个青年中,其中一个穿着黑衫的青年脚掌重重一踏,整个人如同化作了滔天黑浪,极为凶悍的杀向杜少泽。

    “神通——黑豹灭神拳!”黑衣青年身影一晃,破碎虚空,下个刹那,直接出现在杜少泽头顶,一泰山压顶之势,一拳狠狠砸向了杜少泽,无数幽黑神纹挥洒,拳头上方出现一头通体漆黑的神豹虚影。

    “嗷呜!”

    黑豹虚影长啸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吞向杜少泽。

    腥风铺面袭来,杜少泽一头黑发猛然后扬,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见他身体半蹲,然后双臂一缩,以擎天之势,狠狠轰出。

    “震星!”杜少泽口中冷冷吐出了两个字,浩瀚神力疯狂涌出,拳头之上绽放亿万星光,星光汇聚形成一道笔直的银白光柱,如同从九天之上倒挂的银河,携带着震动星辰的惊人力量,轰在了那头血口大张的黑豹虚影身上。

    “轰!”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轰响,如同星光的银白光柱硬生生洞穿了黑豹虚影。旋即黑豹虚影与银白光柱同时炸开,恐怖的力量猛然间四散开来,如同两座巍峨山峰。分别砸到了杜少泽与那黑衣青年身上,两人同时倒飞了出去。脸色苍白,口中喷出了鲜血。

    杜少泽与那黑衣少年都有着一流中位帝尊境战斗力,势均力敌,如此硬碰硬地狠狠对轰了一下,令得两人都受很重的伤。

    “怎么可能,你的战斗力明明只是普通中位帝尊境!”黑衣青年瞳孔猛然一缩,浑身骨骼至少碎了七成,脏腑上裂开了无数伤痕。鲜血顺着浑身毛孔涌出,钻心刺骨的疼痛,令得他浑身颤抖,站都站不稳了。

    “上一届十大宗门交流会时,我的战斗力确实只是普通中位帝尊境,但那是过去,现在的我已经拥有一流中位帝尊境战斗力了!”杜少泽浑身染血,整个人仿佛从血狱中爬出的血魔,五官扭曲,神情狰狞。但眼眸中却涌动着极为疯狂的狠厉光芒。

    “啊,给我去死吧!”

    杜少泽喉咙间发出了一道宛如野兽般的嘶吼,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势。脚掌重重一踏,在坚硬的擂台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色脚印,猛地冲了出去。

    “砰!砰!砰!”

    杜少泽眼眸通红,布满了血丝,嗜血狰狞,根本不管自己身受重伤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一次次疯狂的出拳。

    杜少泽的伤势一点都不比黑衣青年轻,甚至更重,毕竟黑衣青年在上一届十大宗门交流会时都拥有了一流中位帝尊境战斗力。而杜少泽只是刚刚突破,他的根基要比杜少泽强一些。

    不过。他没有杜少泽的那股狠劲!杜少泽敢拼命,他却不敢!

    在杜少泽疯狂的攻击下。黑衣青年不断后退,看着疯狂般的杜少泽,心生恐惧,锐气顿时消散。

    气势以弱,动作便慢了那么一丝,而这一丝的差距,便决定了胜负,杜少泽的狂风暴雨般的拳头终于砸到了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倒地,口中鲜血狂喷,脸色苍白到极点,他败了。

    “嘭!”

    杜少泽一脚踏在了他胸口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黑衣青年,面无表情,眼眸中泛着嗜血光芒。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蝼蚁,现在你眼中的废物、蝼蚁却把你击败了,那你算什么?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杜少泽声音冰冷,他很少愤怒,可一旦愤怒起来,便会彻底疯狂,哪怕陨落也绝不后退半步。

    这就是杜少泽,一个老实憨厚,但骨子里却流淌着疯狂血液的青年,风雨宗曾经的青年一辈第一人。

    “滚!”

    杜少泽刚才不要命般的疯狂攻击,令得他的伤势更重了,全靠一股执念在支撑,否则恐怕早就倒下了,他用尽体内可以调动的最后一丝神力,狠狠踢出一脚,把那黑衣青年踢出了擂台。

    杜少泽竟然赢了!

    虚尼山上,十大宗门的人看着击败了黑水宗黑衣青年的杜少泽,脸上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上一届十大宗门交流会时,战斗力仅仅是普通中位帝尊境的杜少泽,这一次成功逆袭,击败了黑水宗有着一流中位帝尊境战斗力的青年天才。

    “哼!”

    看到这一幕,黑水宗宗主慕云脸上阴云密布,冷哼一声,朝着一脸笑容的巫山望去。

    “我说巫山宗主怎么突然有底气了,原来是杜少泽那小子突破了,不过杜少泽也没什么战斗力了吧?”

    “你们风雨宗只有一位拥有一流中位帝尊境战斗力的弟子,而我黑水宗有三位,巫山宗主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

    “赢了一场就有些得意忘形了,稍后落败的时候,可是会很难堪的!”黑水宗宗主瞥了一眼擂台上浑身染血的杜少泽,冷冷说道。

    十大宗门的宗主都是大圆满帝尊境老祖,他们的修为已经不可能增强了,圣院的奖励就算再增加一百倍、一万倍,也不可能让十大宗门的宗主动心,因为他们在修行路上已经走到极限了。

    他们不在乎奖励,争的是一口气,争的是脸面!

    风雨宗连续十几届十大宗门交流会都是倒数第一,自己门下的弟子竟然被风雨宗门下的弟子击败了,这让黑水宗宗主感觉很丢脸。

    “慕云兄,我风雨宗与你黑水宗之间的交流战才刚刚开始,精彩的还在后面,才输了一场你就气急败坏了?不会是输不起吧?”

    “哈哈哈,像我风雨宗连续十几届交流会都是倒数第一,我巫山可曾多说过半个字?小辈之间胜负不是很正常吗?败不馁、胜不骄,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哪个宗门都不可能一直长青!”

    “有辉煌的时候,就会有低谷的时候,我想我风雨宗低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是时候走向辉煌了!”

    巫山风轻云淡,微笑着说道。

    “巫山宗主,你们风雨宗才赢了一场而已,而且最强的杜少泽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而黑水宗还有两位一流中位帝尊境级数的青年天才,恕我直言,我可没看出,你们风雨宗要走向辉煌了。”

    “巫山宗主,听你的口气,不知道你们风雨宗底细的人,还以为你们风雨宗可以稳赢黑水宗了呢!”

    “哈哈哈,巫山宗主,你这番话说得早了些,我觉得等你们风雨宗真的击败了黑水宗,杀入五强的时候,你再说这些大道理吧,那样会更有威慑力啊!”一个个宗主话中藏针,明里暗里的讽刺巫山宗主。

    黑水宗是输是赢,他们不在乎,他们只是看不惯巫山,一向都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方钻下去的巫山,突然间讲起了大道理,这让很多宗主都很不舒服。

    你风雨宗连续十几届十大宗门交流会都是倒数第一,如今才仅仅赢了一场,你巫山有什么资格与我们说道理?

    正常人都有这样的心里,一个一直比自己弱很多的人,突然有一天展现出了不弱于自己,甚至比自己更强的实力,很多人都会觉得不爽。

    大圆满帝尊老祖也是正常人,只不过他们的修为高了一些,活得久了一些而已,而这些人往往更要脸面!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看看风雨宗是不是可以击败你们黑水宗!”巫山并不是生气,他活了这么久了,自然知道一个个宗主在想什么,微微笑了笑,不以为意的说道。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风雨宗,还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青年天才!”黑水宗宗主冷哼一声,朝着秘境中的擂台望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