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平定扬州(9)
    袁绍坐拥幽并冀青四州,帐下大军数十万,这一回孤注一掷,南下兖州,那必然是要一鼓作气拿下曹操的,可是如果真的就如主公这般落子,袁绍难不成真的要败给曹操?徐庶虽然也开始犹豫起来,但他还是不愿相信,毕竟刘澜现在不过就是一局棋,而袁绍曹操也不过就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棋子又怎么可能当真取代二人?

    至于袁绍犯下如此大的失误,从哪个角度来都不太可能,除非袁绍受到蛊惑,可在如此重要的大决战前,又能有几个人会犯下大错?必然是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会谨慎小心,所以他并不觉得袁绍会犯下低级失误被曹操加以利用,所以有着几点,他相信棋局出现的情况必然不会在这样的大战中发生,当然战争总会分出胜负,到底是谁赢他现在自然要看好袁绍,可如果说曹操也能赢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必然不会是以棋枰上这样的失误的一个方式输给曹操。

    所以双方这场交战的走向,因为刘澜这局博弈,是真的让他有些看不懂了,之前看起来很容易判断的局势,现在变得扑朔迷离,当然就他自身来讲的话,现在双方打的越焦灼越好,这样对他们更有利,所以他又非常希望出现棋局上的结果,这样最少能让他期待两人之间接下去的走向。

    而现在这局棋的关键之处就在于,曹操虽然看似盘活了这盘棋,但不要忘了在这盘棋局之外,还有一张无形大手,所以曹操虽然能盘活这局棋,但接下来如果主公真的要参与进来,那么曹操还是无力北上的,更补要说夺下冀州了。

    所以当曹操取得了兖州战场的胜利之后,才是重中之重,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那时,才是曹操是否能真正的盘活这局棋的关键,当然曹操有没有提起做眼也是非常关键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主公做的就足够让他佩服,可谓是五体投地,从辽东到秣陵,这些年可以说刘澜每一步走出都是经过认真考量,提前部署,包括诸如第三次徐州之战的主动后退也是一样。

    而曹操,说句实话他们之间虽然有过几次交锋,所以对曹操用兵的情况了解并不是很多,但如果看其这些年的作战,那么此人作战还是喜欢出奇的,当然这也多半是因为实力不济,就好似袁绍这般,用奇的情况就非常少,反过来再看主公,用奇最多的时候,大多都是早年间,如今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奇正结合。

    所以有对曹操用兵的一些了解,对于他会如何布局,徐庶甚至是刘澜还是比较担忧的,虽然以他现在的情况,留下所谓后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就算真有什么后手,那也肯定是非常隐秘的事情,最少不会用表面上能被天下人所知晓的实力,这样反倒容易暴露,被人所知晓,比较曹操帐下的那些将领谁人不知,没有出现在与袁绍大战之中,自然都会知道这里面会有问题。

    徐庶望向棋枰,此时再看棋局已经又是另一番心情了,如果之前他只是觉得这棋局是袁绍犯错,被曹操有机可趁的话,那么此时他又开始怀疑,主公这般下棋的目的,会不会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盘棋其实是刘澜最希望出现的结果?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就是说刘澜这盘棋根本就没有站在曹操和袁绍的角度去下,而是完全是按照他最希望的一幕来下的,这样一来,那他之前所有的猜测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说白了这就是刘澜自己在自娱自乐。

    方才徐庶可能真的是因为性格原因,把很多事情都想的有些复杂了,现在想明白了之后,也就明白了棋局所指,如此一来,再端瞧棋枰,连他自己都有点觉得可笑起来,可是随后他又转念一想,现在的情况,会不会是主公已经决定要助曹操一臂之力呢?

    他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刘澜却是撇撇嘴,用着非常古怪的表情看着他,道:“我可没说会帮曹操,但元直也千万莫要小瞧了曹操,看起来好像这个局面没有任何可能,可战场之上有些时候就是奇迹发生的地方,以弱胜强比比皆是,不到真正分出胜负之前,袁绍是输半子还是被屠大龙,还真不好说!”

    “如果按照主公这么说,那确实任何战前推演,只是对战争走势的一个大致推演,具体战争会朝哪个方向走,也确实是没人能确定,但如果主公不出手的话,那就现在的实力对比来说,赢面最大的必然是袁绍,毕竟冀州的实力摆在那里,所以要押注的话,肯定选择袁绍是最保险的,我想着世上也没几个人敢像主公这样把宝直接押在曹操身上。”

    “元直,我知道你的想法,对此我不会做任何评价,因为你的出发点并没有错,但我必须要讲的一点是,或许这也就是领兵将领与你们军师府这些智囊们看待问题最大的不同之处,你看我说的对不对,我仔细研究过,军师府的这些谋主,在制定一场战争方案时,往往会把诸多方面都考虑进来,而其中最被你们所看重的无疑就是双方的综合实力,比如兵力对比、后勤保障,这些无疑是最直接衡量实力的方法,实力谁强谁弱一清二楚,而在对双方实力进行仔细研究分析之后,才会再制定出最为合适的作战计划。但在战场上的将领们则与军师府的这些智囊们就明显不大一样了,毕竟军师府制定的是整个战役的规划,而具体到局部战场上则又不同了,这就需要将领根据当时的环境与双方兵力的多少制定出更为符合自己的作战计划,那么该如何作战呢?这就是前线的将领需要考虑的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要考虑的必然不会是敌军人数有多少,因为不管敌军兵力和实力多么悬殊,都是要与之战斗的,所以刘澜经常会说这么一句话,实力归实力而战斗归战斗,道理就是如此,难道因为实力不如对方,就投降吗?

    不会,没有任何一员前线将领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力的差距毕竟是短时间内无法抹平的,可战争又一触即发,难道这仗不打了?或者干脆投降,怎么可能,实力弱那也得硬上啊,所以这也就是刘澜口中所谓的实力归实力,战斗归战斗的原因所在。,对他们这些将领来说,以少胜多甚至是以弱胜强的经典战列比比皆是,不到最后一秒钟,谁又敢真的确保自己是胜利的一方?

    “或许吧,但徐庶显然对刘澜这样战场之上的将领如此考虑问题还是有些不太赞同的,毕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出现过的次数非常多,可如果真要计算的话,那一定还是以强胜弱以多胜少的情况更多,不能因为偶然出现的那么几次,就做出实力无用之说。”徐庶也有他自己的道理,而这一道理偏生又是刘澜无法反驳的,可是双方的说法那个是错的呢,其实都没有错,反而都是正确的。

    相反徐庶真正看重的,其实还有另一个情况,那就是棋枰黑白两子,但这一仗在场外还不知道有多少势力盯着,所以他真正关心的还是这一场战斗的走势,或者说的更明确一些,就是主公现在就是在以博弈人的身份审视着棋枰。

    也就是说现在能够左右棋枰结局的,不是白子更不是黑子,而是要问刘澜如何落子,而现实的情况,可能还真要朝这个情况发展,刘澜要让谁赢,谁就能赢,所以说这盘棋局真正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袁绍如何强劲也不在于曹操多么犀利,感觉在于刘澜希望这一仗要朝哪个结果发展,因为他才是真正决定战局走向的那个人。

    “原来是这么一个情况。”徐庶笑了起来:“他们都希望自己掌握战局的走向,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可现实却是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主公手里,可这一切好像从一开始就在主公的预料之中,甚至他都有某一种感触,那就是这一切似乎是刘澜一手规划出来的,而刘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置,可能是第三次徐州之战,甚至可能是更早。

    因为他很早就知道一件事,那还是主公在第一次让臧霸退出青州之时,可别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臧霸在退出青州之前主公才刚在这里与袁绍大战一场,并取得了全胜,而时隔不久却要主动放弃青州,最后如果不是在琅琊臧霸反杀一波取胜,可能青州早就落在了袁绍的手中。

    可是在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包括臧霸都不明白刘澜为何会做出这样一个没头没尾的决定,但当再次的徐州之战开启时,当刘澜再一次要放弃青州的一刻,刘澜却只是用把拳头缩回来再打出去的借口,而大家没有反对,其实也都是希望再一次上演似前一次臧霸那样的绝地反击。

    但这一回类似的情况没有出现,相反还发生了放弃徐州的情况,而此时刘澜终于透露了他是希望让袁绍与曹操反目,没有人相信这些,但事实却是主公希望的情况真的发生了,这个时候很多人或许不会将之前这些都联系在一起,但徐庶不同,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一定有着关联,但是在当时他也只能在心中如此猜测。

    可此刻他却是真的恍然大悟,或许这一天,可能是在第二次徐州之战前刘澜就已经开始做局,并且成功使得袁曹两家开战,一想到这里,徐庶就感觉浑身都在冒冷汗,刘澜对于博弈可能真的如所有人说的那样是臭棋篓子,至于中盘官子就更不值得一提了,但如果真要说他在博弈之中可怕的地方是什么的话,无疑就是这布眼的功夫了。

    一想到这里,徐庶就真的佩服刘澜,毕竟这些年他从最初对于刘澜很多没头没脑的决定不理解,到最后真相大白时的吃惊反应都是历历在目的,如果这样的次数只是几回那倒也不会让他像现在这样佩服,相反而是这样的事例见过太多,所以他才佩服刘澜,佩服他的先见之明,更佩服他那超乎常人的眼界。

    如果现在的一切都已经被主公所预料到的话,那么主公为了眼前的局面,付出的可就太多了,毕竟这世上可没有几个人又他那样的勇气,敢于把青徐都让出去,能做出这样决定首先就得佩服主公的勇气,可换言之,失去的地盘比起袁曹之间的直接对决,又算的了什么呢?

    一旦他们开战,坐收渔利失去的郡县可能又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有都会全部回来,毕竟主公才是这一仗真正的幕后主使,所以啊主公现在这局棋他能让曹操赢自然就一定能让他赢,而他想让曹操输,也同样又这个能力。

    厉害,这才是真正的国手,以天下为棋枰!

    当然真正让他佩服的还是因为主公者每一步走出,都能对他们起到一个利益最大化的效果,试问如果没有放弃青徐,那么袁曹就必然不会反目,更不可能开战,而他们就会一直陷入到与袁曹二人的交锋之中,直到他们双方有一方被拖垮被消灭。

    而主公也就不会有现在这盘活棋,至于做幕后的棋手就更没那个机会了,可是因为主动放弃青徐,主公却把这摊浑水给搅活了,他们也因此算是彻底盘活了这盘死棋,当然如果徐庶真想要问的话,那刘澜完全不会介意帮他讲珍珑棋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诀窍说给他听,相信那时候他了解了之后,也就能彻底明白了。

    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不管如何坚持如何反抗,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被袁曹拖死耗死,可他主动放弃之后,看起来败了,但这局棋却活了,甚至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在刘澜的预计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