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四十九章 路瑶知马励
    “你觉得哪个地方可以逃命?”刘宁看着路瑶,这个时候,她们也是心焦的很。虽然朱军已经把平江城围了起来了,但还没有打进来,而整个平江城已经进入了紧急的戒备状态,以守城为主。

    若是不知道历史,刘宁和路瑶对守城还是报希望的,可知道了历史,她们就想办法如何自救了。

    “象牙山”路瑶道,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里了。

    “好啊,我听你说过那里。”刘宁眼睛一亮,也觉得那里可行。

    可路瑶却不乐观,象牙山虽然也在城外,但并不在包围圈里,而路瑶知道有一条路可以通那里的,是刘老伯告诉她的。

    只是象牙山上毒蛇猛兽,她们要怎么对付,这是一个大难题。

    听了路瑶分析完,刘宁也泄气了,“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个地方,若真走头无路的时候,也只有那里了。”

    路瑶点了点头,她也是这样想的。

    现在路府最紧要的事情便是路茜的出嫁了,刘宁虽然也定了亲,也及笄了,但男方还在站场上,再加上传出了路府女儿的半凤之命,这关会,路府的女儿可不好嫁。

    现在都认为路茜是半凤之命,路瑶也松了口气,不然真怕到时候张家不管不顾,把路府的女儿全抓到了张家去就麻烦了。路府又不是武将,根本没有人手,若是跟张家对上,无疑死路一条。

    路瑶不是没有想过请武师什么的,可因着全国战乱,元军大肆征兵,又有民族起义,壮丁几乎都被抓完了。

    路瑶心事重重,召了王妈妈还有小草小叶过来,把卖身契还给她们,心里想着,路府的主子活不了,但王妈妈还有小草小叶她们下人还是可以离开的。

    “姑娘,还没有到那个时候,路府一定会平安的。”王妈妈说道,小草和小叶也点了点头,战争一起,她不是没有考虑后路问题,可主人家对她们很厚道,这个时候她们也不能弃主不顾。

    “罢了,身契在这里,你们若要离开,就在这里拿吧。”路瑶把盒子放在了台面上,路家都要大难了,她也不想拖着她们,至于小红和小兰两人的卖身契根本不在路瑶这里,路瑶也就管不了了。

    晚上,路瑶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不由盯着窗外的月亮出神。

    然后她看到了什么,一个黑影就这样从窗户里进来,路瑶当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喝道,“谁。”

    “是我”一道低沉的声音。

    “大胡子”路瑶听了声音就认出来了,“有什么事吗。”路瑶松了口气,差点吓死她了。

    路瑶不解,大晚上的,大胡子来做什么,而且还是到她的房间来。若她是个美女,她可能会担心人家对她不轨什么的,可她长成这样,路瑶也就没那么多心思了。

    “我不叫大胡子,我叫马励。”来人出声道,夜里路瑶看不到他的脸,但还是隐约看到他一脸的胡子。

    “嗯,马公子。”路瑶出声道。

    “这张图你收着,平江城是保不住的,到时候你们就趁乱离开路府,到象牙山避难。”马励朝着路瑶递了个东西过来。

    路瑶怔了一下,拿起了马励的给的图纸走到了窗边,窗外的月光照在图纸上,却并不是路瑶知道的那一条路线,而这条路线比她知道的还隐蔽还要好。图纸上很清淅地画明了路线,甚至还有山洞的所在位置,以及她当时在象牙山上看到的那个坟。

    “若是你在山上看到老虎,不必害怕,他会护你们安全。而且你也不必准备粮食,有他在,不会让你们饿着的。”

    马励的话轻飘飘的,可听在路瑶的耳里就发颤了,妈妈咪,他刚刚说什么。山上有老虎,还不会对她们不利,还会给她们送吃的,这不是神话吧。

    她是不是做梦了,路瑶看了看马励,又看了看窗外的月亮,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啪,路瑶狠狠赏了自己一巴掌,而且是打在了脸上。

    好痛,路瑶眼里都要流出泪来了,为了确认是不是在做梦,她下手可重了。

    呵,马励被路瑶的动手给逗笑了,“你傻的,没事打自己的脸。”说着,他又丢了个瓶子过来,“这药你拿去涂,消肿止痛的。”

    路瑶握着手中的药瓶,又打开来闻一闻,嚷嚷道,“真的不是在做梦。”她以为她太想逃命了,所以日有所思,月有所梦了。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路瑶不解地看向了马励,她相信这世上不会有一个人无缘无故对你好的,可她又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让马励看上的。

    “义父告诉我的。”马励有些怀念道。

    路瑶不由发毛颤颤道,“你的义父不是睡在无名坟里吗。”他记得那个无名坟就是他的义父,他没有另一个义父吧。

    马励点了点头,“义父生前就给我算过了,我的姻缘不用我寻会自己出现,缘份到了自然就遇上了,而你就是我未来的妻。”

    “你不会觉得我出现在无名坟的原因,就确定我就是你未来的~”路瑶说不下去了,而且觉得很荒唐,那万一别的女人去呢,那又是他另一个妻。

    如今平江城将发生战争,到时候大家逃命,到象牙山都有可能,甚至也许还会有别的女人到那无名坟呢。

    “我叫马励,你叫路瑶,所以我确定。”

    “确定什么。”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是义父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你脑子没坏吧。

    路瑶无语了,她刚刚就觉得自己的名字跟他的名字连在一起这么怪,原来是因为这句话。只是听了马励这么说,路瑶的脸莫名的发烫,也幸好这个时候是夜里看不清,不然她都要找个洞把自己埋了。

    原来,她也会为一句话心动的。

    可心里又觉得很无厘头,居然还有人拿这个来定妻子的,夫妻可是一辈子的事,这样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我长的很丑,我很黑,我很胖,我~”路瑶不由地说了出来,心里想着,这马励是不是眼盲,不然怎么会为一句话就认定她为妻。

    “不过一具皮囊,没关系,我长的很俊,不黑也不胖,身材也很好,跟你互补。”马励的话跟他的人一点都不相衬。

    路瑶看着马励的大胡子会觉得他是一个年长的人,至少也三四十岁这样吧,可听了声音却年轻一些,之前的马励有些冰冷,视线也很锐利,但现在的马励却如他所说的年龄一般,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

    而且听了马励的话,路瑶又是一阵无语,有些泪奔的感觉。

    “可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不如我们先做朋友吧。”马励的话虽然让她心动,可对于感情路瑶却是很胆小的,再加上她现在这副样貎,心里不免还是有些自卑的。

    虽然不知道马励那大胡子下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可马励既然这么说,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再加上,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她若放了心,以后万一伤心了怎么吧。

    面对感情,路瑶跟她家太后还是一样胆小的,而且她的感情世界也容不得半点的瑕疵。

    再说这个时代,男子有妻有妾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妾是合法的,甚至女子阻止丈夫纳妾都是一件很要不得的事情。

    只要想想,路瑶对这个时代的婚姻就没有多少信心,一想到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睡在一起,甚至还生下子女,路瑶完全接受不了。

    如果以后她面临了这样的事情,她该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