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一百零三章 产子
    h2>  八月中旬,路瑶平安地产下了第二子,小名二军。这一次马励早想好了名字,叫马军玮,而二军的小名可不是路瑶取的,是马励定的,军军也变成了大军。要是以后再有儿子,那就三军四军五军排下去了,可有了两个儿子之后,路瑶就想生个女儿了。

    二军满月时,汤家和徐家也送来了厚礼,汤世子夫人亲自过来了,徐家这边则是刘宁做代表着。除了汤徐两个国公家,马励的同僚夫人也来了不少,甚至还有好些路瑶不认识的官夫人。

    进京之后,路瑶就窝在府里养胎,也只去过一次汤国公府,就再没有出过门了,所以并没有走进京里官夫人的交际圈。

    但马府和汤国公府和魏国公府走的近,这次上门的官夫人不少,再说路瑶当时还在平江城的时候,京里就已经知道她了。

    因着谢氏还没有生产,虽然有婆子丫环在,但除了刘宁还有两个儿子要看顾。所以干危就把大儿子交到刘宁的手上,这不刘宁一去哪里便把自已三岁多的大弟弟给带上,去汤国公府,常太子妃那里,或者路瑶这边都是如此。

    一到了马府,刘宁很熟练地把大弟弟跟军军凑在了一块玩,自己便可放心地在马府待着了。在路瑶的地盘上,刘宁是很放心的,到了别的府上,她还得盯紧着自己的大弟弟。

    “魏国公什么时候回来?”路瑶问首刘宁,她心里真觉得谢氏很强大,生了四个儿女了,可丈夫都没有一次陪在身边。这军队里更像是徐达的家,而魏国公府反而成了客栈,还是偶乐回来一下的。

    “不知道,我每个月都有给他写信,除非任职京中的,不然在外的武将都这样的。而且男人在外又不缺女人,妻子就是生儿育女操持家里,让他们无后顾之忧的,说白点就是管家婆。这个时候的妻都这样,然后妾侍就是用来疼爱的,我觉得当古代的女人不好,可惜老天不让我当男的。”

    路瑶一想也是,她之前也听刘宁说了,徐达的身边有朱元璋赐的两个美妾,而在外的男人们,确实并不缺女人。

    “这时候,儿子比男人靠的住。”路瑶也确实这么想的,儿子是自己的,但丈夫可不一定是自己的。

    “这确实,这个时代的男人是用来分享的,独占是大忌。我那爹算好的了,至少他没让那两个妾侍怀孕,不然我娘这里生孩子,养孩子,到时候还得替她的妾侍养孩子。”刘宁不乐意道。

    路瑶默默开口:“要是把庶子女送给你母亲养,那养大了,至少还亲近一些。最怕的就是和妾还有庶子女在家有了小家庭了,那常陪在身边的,感情自然又不一样了。”

    路瑶的话让刘宁沉重了一下,才道:“若真是那样,我对这个爹还是挺失望的,到时候他只是魏国公爷,不是我爹了。”

    “不说这个了,你母亲这段时间也快生了,你就好好待在府里,别往外跑了。”路瑶转移了话题,同为女人,路瑶看谢氏不免想到自己的,也希望谢氏能过的好。

    至少徐达对谢氏还是有感情的,都面临着这样的情况,她和马励却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的。两人的相处就是普通的夫妻一般,没有什么情情爱爱,但又像朋友一样,相处的很融洽。

    路瑶不是没有想过怎么抓住男人的心,脑里实践的方法很多种,可当你要用的时候,你却不知道什么样最合适最有用。

    她和马励现在很好,没有情爱,但这样夫妻和谐也是路瑶喜欢的,她希望能这样一直下去,不希望有人打破了她和马励之间的和谐的关系,以前破坏了她的幸福。

    “嗯,你不说,我也会的,我娘身体虽然好,但女人生孩子还是挺惊险的。要是我娘有个意外,我爹还是得娶继室的,到时候可不怎么美妙。”

    刘宁的话让路瑶重重地点头,这确实不美妙,毕竟娶了年轻的继室,继室肯定会有自己的孩子,人都是有自己的私心的,若是继室盯着国公的爵位,那原配的子女就危险了。

    “你放心,你母亲不会有事的,我这里任郎中和杨大夫都是妇科圣手,若是需要到时候派人来说一声。”

    “那自然,谁跟你客气了。”刘宁笑了起来。

    两人虽然说着,但到底并没有怎么放心上,毕竟谢氏这已经是第四胎了,而且谢氏的身体很好,前三胎顺利,这一胎应该问题也不大。

    哪想着当天谢氏还是出事了,被一只猫冲撞了,虽然谢氏徒手把猫给杀了,但到底还是惊到了。谢氏的早产吓的刘宁六神无主,脸色发白,想到路瑶的话,便让人到马府这里请任郎中。

    路瑶这边收到消息也是惊了一下,忙带着任郎中亲自到了魏国公府,一天一夜的时间,谢氏生下了第三子后大出血,任郎中出手总算是保住了谢氏的命了。

    路瑶和刘宁看着瘦弱的婴儿,心里也难受,刘宁脸色阴沉,这被谢氏围成铁桶似的魏国公府还是出了妖娥子。

    在确实谢氏没了危险,弟弟也出世了,刘宁便立即杀了野猫的事情。

    路瑶也带着老郎中留了下来,因着孩子体弱并没有洗三,谢氏也是第三天才醒了过来。刘宁在桂妈妈的帮助下也查出了野猫的事情,也牵扯到了府里一个花匠,搜出了一个金手镯。

    这金手镯却是宫廷内造的,份量足,除了知道是宫廷内造的,却也看不出再多的信息了,不说谢氏本人,就是路瑶和刘宁都瞪大了眼。

    更让路瑶语凝的是刘宁手上也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手镯,还是谢氏给她的,宫里赏下来的,后妃还有命妇都有,要是查起来也不好查。

    可宫廷内造的手镯出现在花匠的手里,这信息量大了,是谁要害谢氏?

    这事情路瑶也帮不上忙,更何况牵扯到宫中,甚至一众的命妇,事情太广了。

    “刘宁,你说会不会是你爹的妾侍做的。”路瑶脑洞开大地说道,“不过她们在外边,手也伸不了这么长吧。”

    “那花匠死了,又没有别的信息,查不出来。”刘宁也是满脑子头大,根本想不出所以然来,她不是没有怀疑到妾侍的问题上,但也查不出来。

    徐府满月的这一天,路瑶带着军军去了徐府,因着徐达并不在家,所以这次到徐府的都是女眷。

    谢氏没有其它的亲人,所以孩子的周岁宴,洗三满月这些都是汤世子夫人过来帮忙主持的。刘宁六岁的时候,在谢氏生了第一子时,就已经可以帮谢氏分担事务了。

    尽管有汤大奶奶在,但刘宁也大大地在众国公夫人和官家女眷们面前露了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众夫人对刘宁的印象很好,甚至不少夫人都觉得刘宁很适合为长媳宗妇。

    孩子真的很弱小,经任郎中调理了一个月了,才勉强好一些,出来见一下人,便又被抱了下去了。路瑶之所以让任郎中帮忙调理这孩子,而不是请别的郎中,也是因为张由家的孩子也是早产,当时生出来比刘宁的三弟情况好不了多少,如今在任郎中的调养之下,也健康地活着了。

    谢氏生了这孩子,元气大伤,身体需要好好调养两三年才能再孕,不然于寿命有碍。

    而经过了一个月,事情也查出来了,确实跟朱元璋赐给徐达的一个妾侍有关。徐达赐下的两个妾,有一个家里是宫廷内造局的,而徐达并不想让这两个妾侍怀孕,所以这个妾侍便对谢氏生恨了。

    这个花匠是这个妾侍安插进来的,本来只是想做为一个暗线,留着以后用。不想这个妾侍在知道自己经常吃的是绝育药,以后不能有孩子了,生恨之下,便想害谢氏一尸两命。

    这也是谢氏把事情抱给徐达后,徐达那边查出来的,谢氏收到了结果,只得沉默。那个妾侍已经被徐达私下处理了,只是报了急病死的,谢氏还能说什么。

    对于这些事情,谢氏并不瞒着刘宁,也许也是想让女儿知道内宅的这些事情,所以谢氏一直培养着刘宁独挡一面。

    刘宁知道了,路瑶肯定也知道,除了感概也只能感概。

    “惠宁这孩子常在我面前说你,只是身子重,我一直也没有机会跟你见一面。如今要不是你伸出援手,我和孩子都危险了。”谢氏对于路瑶和任郎中是非常感激,她的姐姐也是生产大出血去世的,自己差点就走了姐姐的路了。

    “夫人客气了,我与阿宁有缘,任郎中是我弟媳的外祖,在妇产这方面有些精通,所以我才请他来帮忙的。阿宁是个有孝心的孩子,她也常在我面前说夫人您是女中豪杰,武艺高强,我对您仰慕的很。”路瑶之所以请任郎中过来,而不是杨大夫,也是因为任郎中年纪大了,就算给谢氏医治,也不算外男了。

    路瑶的话让谢氏笑了起来,“那是年轻时的玩艺,现在当不得了,我平时交际也少,与你很投缘,日后你得闲便多到府里来陪陪我说说话吧。”

    路瑶微笑应了,谢氏是刘宁的娘,她自然要交好。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