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熊孩子
    这妾侍怀孕,刘宁不仅不能下手,还得护好妾侍的这一胎。不然这燕王妃刚嫁,妾侍怀孕又流产,别人肯定觉得燕王妃下手的。即便刘宁不在乎朱棣,但路瑶还是替刘宁委屈着,幸好马励没纳妾,要不然路瑶真觉得憋屈。

    “马伯娘”一道娇娇软软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女娃,路瑶看了过去,便见着乐安县主家的娃正倚着墙,眼睛乌溜溜地看着自己。

    “峻峻啊,什么时候来的。”路瑶脸上放柔,朝着三岁的小娃招了招手。这是乐安县主三年前生下的早产儿,如今养的挺好的。乐安县主取了个字,叫峻,然后把丁和胡凑在一块,这娃的名字便是丁胡峻。

    “大军哥哥和二军哥哥带我来的。”丁胡峻奶声奶气道,精致的小脸漂亮的不行。

    路瑶最萌这样的小娃了,虽然自家的孩子也不错,可越长大,就越朝着熊孩子的方向成长,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

    如今路瑶生了三个了,这府里的孩子也多了起来,不说张由家的、洪大家的还有周兴,洪二,高中他们的,一个个的小娃就如雨后的春笋般冒了出来。

    大军就成了马府里的孩子王,经常带着一帮小萝卜头们喊打喊杀,拿着木剑冲锋陷阵,整个马府都成了战场似的。马励倒是乐呵呵的,很喜欢看到孩子们这样,但路瑶就头疼的很。任谁天天看着一群混猴子似的小子们,只要他们经过的地方,那都成狼籍一片的战场,室内室外都不例外,路瑶能不爆躁吗。

    本来指望着马励成为严父,她扮演慈母的。可现在马励成了慈父,她倒成了严母了,而且还是母老虎类型的。

    这不一听到峻峻的话。路瑶便知道自家两儿子到隔壁把人家的小娃拐过来了,当下揉了脑袋问道:“是从正门来的。”

    峻峻摇了摇头。“大军哥哥和二军哥哥带我从墙上飞来的。”

    路瑶又觉得头疼了,她都凑了几次了,大军二军还敢翻墙,还拐了乐安县主的儿子。

    路瑶立马让香喜派人到县主府说一声,免的乐安县主一发现娃不在,就急了。这几年来,乐安县主把丁胡峻当眼珠子一样的看着,便是胡家的人都不让见。若是丁胡峻有个意外,乐安县主不把马府给掀了。

    “伯娘,我娘知道的。大军哥哥还以为我娘不知道,其实我娘知道的。”峻峻咧嘴一笑,走到了路瑶的身边,依赖似的抱着路瑶的大腿蹭了蹭。

    一见峻峻,路瑶就心软了,看见这娃的动作,更是喜欢的不行。要是她有个女儿,肯定会像峻峻这样吧。可惜生了三个都是儿子,两个儿子如今已经成了熊孩子了,小的那个虽然才两岁。但也活泼好动的不行,再大一点肯定也跟两个兄长一样了。

    路瑶想想也是,乐安县主把峻峻看成了眼珠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军军拐了自家的儿子,肯定是有意放水的。

    “峻峻吃早饭了没有。”路瑶把峻峻抱到了腿上来坐着,柔声地问道。

    “吃过了。”峻峻乖巧地点了点头。

    “杀,冲啊~”

    外面又是一片喊杀声,路瑶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让她意外的。今天来的还不少人,刘宁的几个弟弟。还有汤鼎家的儿子也来了,这群小子都是将门之后。这真是要把马府当战场了。

    路瑶抚额,对这群小子也无力了。

    “伯娘,我家来人了。”峻峻说道。

    “谁来了。”路瑶疑惑道。

    “是祖父祖母和大伯父、大伯母他们。”

    “峻峻不喜欢他们吗。”路瑶问道,虽然峻峻三岁,但这孩子聪明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丁显怀的才,才三岁的娃就已经会背好多诗了,认了不少字,甚至三字经都能背了。

    也不怪路瑶喜欢峻峻,她想从儿子中培养出一个高文采的,哪想着她的儿子都很活泼,崇拜他爹,更爱当将军。

    峻峻点头,又摇头,“他们惹娘不高兴。”

    这个时候,乐安县主府确实很热闹,忍了三年了,丁家对乐安县主越发的不满,自孙子出生后,乐安县主就没有让他们见过。

    这几年来,乐安县主和丁显怀貎合神离,结婚了几年,除了洞房的那一晚,丁显怀被乐安县主强迫之后,他们就没再有什么夫妻生活。虽然住在一个府上,但夫妻俩比陌生人还陌生人,丁显怀不喜欢乐安县主,乐安县主也把丁显怀当空气一样。

    可他们之间到底是有夫妻的名份,再加上有了一个共同的孩子,这个孩子长的像丁显怀,又聪明好学,丁家喜爱的很。

    “签了吧,只要签下这份契约,日后你要纳妾生子,我不管。待过两年,我便求圣上准允和离,你可以再另娶,只是有一点,胡峻是我的,跟丁家没有关系。”

    乐安县主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和离,这可是丁家一直求着的,但现在签了这份合约,就表示着丁显怀和丁家与乐安县主和丁胡峻之间都没有任何关系了,这其实就是一封断绝关系书。

    丁家都被这事给震着了,丁家人自然是盼着和离的,但又舍不得孙子。只是他们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孙子,丁大也给二老生了四个儿子了,两个嫡孙,两个庶孙。

    可丁显怀这一个,却让丁家稀罕,丁家一下子犹豫起来了。

    拿着合约回了丁家宅院后,丁家也闹了革命,丁家二老舍不得孙子,但丁嫂却觉得,丁显怀和离之后再结婚一样可以再,而且是他们丁家真正的孙子,而不是乐安县主控制连一面都见不到的。

    丁家二老心动了,这几年,丁父和丁大的官位也升了,丁显怀依旧在翰林院,丁家是越过越好了。可再怎么好,他们的头上都有一座大山压着,便是乐安县主,这让丁家人一直想摆脱。

    虽然丁显怀娶了乐安县主,给丁家带来了不少的好处,但如今丁家觉得已经不需要乐安县主的这些好处了,没有乐安县主,他们一样可以官运亨通,享荣富贵。

    奈何,丁家愿意和离,丁显怀却不愿意了。

    乐安县主在知道丁显怀不愿意和离时,愣了一下,也没有太在意,只是表示,若是不愿意和离,丁显怀若是有别的女人,她绝不容。

    丁家人虽然对乐安县主不满,但到底并不敢真的撕破脸对上,毕竟乐安县主的后面是帝后的撑腰。

    这事情不了了之,峻峻倒每天都到马府来报道,有时候是自己来的,有时候是大军二军拐来的。

    这群熊孩子们虽捣蛋的很,却怕乐安县主,大军不敢正面对上,但经常翻墙到县主府把峻峻给拐出来,然后自以为很得意。

    晚间,路瑶吃饭的时候找不到人,马励没有回来,两个儿子也不见人影。得知这群孩子又到徐国公府上去祸害了,路瑶七窍生烟,这胆子越来越大了,在自己府上闹就算了,还去了徐国公府。

    “娘,我们回来了。”

    “还知道回来。”路瑶看着浑身是泥的两个小子,其它的小子肯定也好不到哪去,但路瑶自然不怪别人家的小子,更何况在府里可是大军领头的,马府里的一群孩子都听大军的。

    “娘,谢伯母还让我们明个儿再去玩呢。还是国公府好玩一些,又可以抓鱼挖藕,还烤鱼吃~”。二军兴致勃勃地跟路瑶汇报着他们一天的丰功伟绩,路瑶听的嘴角一抽一抽的,笑眯眯地走上前去,伸手就在二军的耳朵上拧着,大军一见不对,便想逃。

    路瑶瞪了过去,眼神示意,你敢逃试试。大军嘿嘿一笑,机警地停在了门口,虽然没逃,但路瑶知道,她要往前走一步,这小子肯定立马开溜了。

    “玩了一天了,还知道回来,这身衣服又得废了,不说别府上的,这府里天天被你们破坏的还少,明日若是没有看到恢复,你们就等着吃板子。”路瑶笑的阴深深。

    “哎哟娘啊,轻点,疼着儿子了。”二军叫着,大军那边也夸张地道:“娘温柔一点,你这样小心爹爹不喜欢你。”

    “王妈妈,给我拿鞭子来。”路瑶气的七窍生烟,熊孩子一点也不可能,当下朝外喊着。“整天玩着跟着泥猴子似的,书也不看了,字也不练了,还想当将军,有不识字的将军吗。还翻了县主的墙,拐了峻峻,你们不知天高地厚,说了多少次了,不许翻墙,你们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这还是县主家,若是以后别人家有未出阁闺女的,那人家闺女的清誉都得毁了,不教训,这两个娃都不长记性了。

    “就有。”大军哗拉拉地把一众开国功臣的名字报上,至于说到峻峻,两人表示峻峻在府里困着可怜,他们救峻峻出苦海。

    路瑶脸都要青了,这两个熊孩子再不管,她以后都管不住了,这些开国功臣也是他们随便挂在嘴上的吗。人家家的儿子关你们什么事,还真把自己当英难,当救世主了。

    二军朝着大军使了眼色,想大军去叫救援,大军则朝着三军叫着,“三军,快去找爹爹。”

    三军溜地跑出去了,路瑶瞪眼。(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