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网游之大盗贼 > 正文 第705章 大修补匠
    陆离带着妹妹离开江南,并没有什么人送行。

    原本水精灵是要过来的,这个城市陆离只有这一个朋友,只是最后还是没能来,可能是有什么事情缠住脱不开身。

    根号叁亲自开车过来接他们兄妹回去,他原本就身价不低,成了裁决之剑会长后不仅自己有份额,陆离也没亏待他。

    这辆车是最近刚提的,造型非常的炫,安全性也在同类型车系中排的上号。

    “要么,这辆送给你好了,我车多,”根号叁说。

    “车多?”陆离摇摇头:“三哥,你这是在炫富吗,我都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土豪。”

    “嘿嘿,说起土豪,谁比得上你哪位,”根号叁嘿嘿一笑:“我的意思是你下次来金陵约会,总不至于还做别人的车吧,太没逼格,好歹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了。”

    “这车多少钱?”陆离也有点心动,但是他很快就颓然的摆摆手:“算了,我没驾照!”

    这年头还有人没驾照,根号叁为他的新老板鞠一把同情之类。

    此时的游戏中并没有玩家,但是一切的剧情都在继续,就必须陆离离开的那个庭院——其实那已经不能说是庭院了,空间的跳越让很多事情成为可能。

    “我的朋友,你总该出来了吧,难道是从元素公主那里学会了害羞?”侏儒盗贼盯着那个珠子,终于忍不住开口。

    “时间对你来说有意义嘛?”扎尔塔在侏儒对面的椅子上出现,并没有待在珠子里。

    如果陆离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非常的惊讶,因为他会觉得扎尔塔根本就没有真正进入过那个容纳灵魂的珠子——强者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别人的掌控之中。

    “我的朋友,为什么你对我的呼唤置若罔闻?”侏儒直截了当的问道。

    “瑟玛普拉格,你难道还做着你的国王梦?权力难道对你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扎尔塔金色的眸子里满满的全是嘲讽。

    尽管只是灵魂状态。而他似乎一点都不怕侏儒。

    瑟玛普拉格,麦克尼尔·西科·瑟玛普拉格!

    相信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名字,就算是不太怎么研究历史的玩家。尤其是侏儒种族的玩家,都会知道这个侏儒族最大的叛徒。

    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曾经是一名卓越而睿智的修补匠。

    修补匠不是世俗的职业。对于侏儒一族来说,这个称号象征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至高无上权力,除了大工匠,所有的侏儒都会对他保持敬意。

    侏儒数百年以来都没有一个国王或者皇后了,他们比较喜欢选择他们的最高执政官来制定法律,诺莫瑞根的最高执政官就是大工匠格尔宾·梅卡托克,而大修补匠就是他的政治和技术顾问,可以说是他的左膀右臂。如果把梅卡托克看成宰相,瑟玛普拉格就是副相。

    瑟玛普拉格是一个甚至在少年时期都无比脆弱的侏儒,但是他天赋过人,注定要成为大修补匠。

    他一步步的成长起来,成为梅卡托克的朋友,伙伴,和他一起领导了侏儒的崛起。

    他构想了一个诺莫瑞根之外的伟大王国,分割了整个丹莫罗西部,它甚至联合附近矮人的势力进行扩张,没有什么能阻止他!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支远古而又野蛮的石腭怪入从地面深处出现并入侵了诺莫瑞根。

    当时正是燃烧军团全面入侵,侏儒意识到自己的盟友此时需要集中精力对付燃烧军团的入侵,因此他们决定用自己的力量来对抗来犯的敌人。

    按照流传下来的说法。大修补匠麦克尼尔·瑟玛普拉格在全城使用放射性毒药,虽然这一射线阻止了入侵者,但是它杀死了更多的侏儒。大修补匠本人也留在了诺莫瑞根,据说他变成了一个麻风侏儒,在沦陷的诺莫瑞根实现了做国王的梦想。

    真真假假,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请不要让你的愤怒传染到我身上,扎尔塔,我是一位工程师,还是一位盗贼。”侏儒沉默了一会,慢吞吞的说道。

    “可是你依旧非常的愤怒。”扎尔塔阴森森的笑起来:“被朋友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

    “我并没有遭到背叛,扎尔塔。你简直就是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小朋友,平白辱没了半神之子的身份,雷姆洛斯确实比你强,”瑟玛普拉格忍不住反刺回去。

    是人都有执念,总会有很多不愿意去揭开的伤疤。

    “没有遭到背叛?哈哈,瑟玛普拉格,所有的人都说那个炸.弹是你引爆的,死了那么多的侏儒,有老人,也有孩童……”扎尔塔疯狂的笑着。

    “确实是我引爆的,那个放射炸.弹不仅是我引爆的,同时也是我发明的,我得到了艾维的一部分传承不是吗,我亲眼看着一个个孩子在我面前倒下,他们因为我而死,”瑟玛普拉格咬着牙说道,他搂在外面的眸子里一片血色。

    “然后梅卡托克成了英雄,成了侏儒一族最伟大的领袖,而你只能是一直卑微的老鼠,”扎尔塔不依不挠的嘲弄着。

    “我不会杀你的,扎尔塔,”瑟玛普拉格血色的眸子恢复平静,“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是的,我们是朋友,”扎尔塔凝结出躯体,和一个正常的丛林守护者看起来就没什么两样了,至少没有人再觉得它处于灵魂状态。

    “为了引出你的父亲,玩死自己很有意思吗?”瑟玛普拉格叹了口气,将一杯橙黄色的液体推了过来。

    “死一个显然不够,”扎尔塔扯扯嘴角,必须得承认,他完美的继承了半神的仪表和风姿,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表情都显得魅力十足。

    “所以你让我去刺杀你的兄弟,可惜他实在太强大了,”瑟玛普拉格撤下蒙面巾,他的脸上至今还留存一个深刻的伤口,自然的力量不断侵蚀着他的肌体,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复原。

    “这难道就是你找我来的目的?”扎尔塔伸出手,隔着老远的距离就把那团绿色的光芒攫到了手上。

    倒不是说他比瑟玛普拉格更加强大,而是因为这团力量和他同根同源,他根本就没有使用任何手段,它就如同溪流归于大海般的离开了瑟玛普拉格。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