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网游之大盗贼 > 正文 第734章 月夜草
    陆离找月夜草耽搁这么久,芝麻馅儿汤圆已经将自己的练技术修到了260,也就是说万事俱备,只等他大显身手了

    炼金术的失败概率没有其他生活职业那么大,所以两瓶月夜草药剂很快就出现在陆离手上。

    “回头请你吃饭,”陆离感激的拍了拍这个小伙。

    这可是公会第一个专家级的炼金术,就算那些整天埋着头做药的生活玩家都没他那么快,芝麻馅儿汤圆pve卖力,等级也没拉下来,还成了专家级炼金术,陆离收留他算是做对了。

    带着两瓶月夜草药剂,陆离传送去了月光林地。

    “你是说这种药剂能够解决困扰狼人多年的问题?”雷姆洛斯不是很信任陆离,他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人,眼前这小子居然随便拿了瓶药剂就来骗自己。

    归根究底,无论是这位丛林守护者阁下,还是那些血牙狼人都不觉得陆离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他们之所以发布这个任务,那是系统赋予他们的天性,一切都以此为重,甚至可以说,只有这个任务完成了,狼人才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玩家面前。

    “其实试验一下并不难,”陆离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狡辩之词。

    这反倒让雷姆洛斯神色凝重了不少,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虽然理智很快就再次告诉他,狼人的问题不是那么容易就解决的。

    狼人的问题为什么必须解决?

    因为狼人在变身后是没有理智的,个别狼人在变身后能够控制自己不伤害人,但大多都会制造杀人事件,狼人再变回人形后不会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们知道自己变身,知道变身的痛苦。狼人在变身时是非常痛苦的。因为身体的结构发生的改变是非常难受的,变身时大多狼人的理智会一点点消失,就像晕厥一样。大脑的外脑是关闭的,只有内脑。也就是控制激素分泌和原始本能的部分是运作的,所以会失去理智。

    痛苦或许可以忍受,但是对于天性平和的德鲁伊来说,毫无意义的杀戮是一件他们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他们宁愿呆在血牙废墟的祖地里沉睡。

    雷姆洛斯带着陆离传送进入血牙领地。

    沉睡的大领主克鲁格·血牙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他们的到来,他睁开眼睛迷茫的计算着流逝的时间,发现距离上次雷姆洛斯拜访还不足三周的时间。

    “我的朋友,你不该如此频繁的踏足我们的祖地。”

    雷姆洛斯优雅的迈着蹄子。走到大领主的面前,苦笑着说道:“虽然我不相信,但是我的这位朋友,他声称已经解决了你们的问题。”

    “解决我们的问题?”克鲁格当然也不相信,但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期待的看向陆离。

    无数次的失败,无数个日夜的失败和痛苦,这一切都让血牙大德鲁伊失去了正常人应有的急躁和浮夸,他宁愿尝试着去感动陆离的努力。

    三个星期就有可能性的结果,至少说明陆离没有偷懒。

    “这是我找到的月夜草药剂。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中发现他蕴含着丰富的安抚灵魂的能量,”陆离信口开河道:“如果这个依旧解决不了问题,那么我真的只能放弃这个任务了。”

    “请不要介意我要找人试一下。”克鲁格招招手,立刻有两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狼人走上来。

    其中一个开启了狼族变身,从原本一个暗夜精灵德鲁伊的形象变成了一个类似于巨狼,但是又保留一定人形的怪物。

    在这个变身过程中他承受了极大的痛处,浑身都在颤抖。

    而变身刚刚结束后,他就红着眼睛扑向了距离最近的陆离,看那架势绝对能够将陆离撕碎成片。

    “束缚,”克鲁格随手一挥,就有一团蔓藤从变身后的狼人脚下升起。将他死死的困在了地上,然后又释放了安抚之类的法师。疯狂的狼人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然后他拿起一瓶药剂交给另外一个狼人。

    第二个狼人毫不犹豫的拔掉瓶塞,将里面淡蓝色的溶液倒进自己嘴里。一滴不剩。

    大概过了几分钟——这个时间足以让效果最缓慢的药剂发挥作用——他开始和第一个狼人一样变身,雷姆洛斯、克鲁格,包括陆离,还有其他狼人,全都充满期待的看着这一幕。

    哪怕这一幕带给他们的终究还是失望也一样。

    血牙德鲁伊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他们等待着自己能够自由行走在艾泽拉斯大陆的那一天,这片他们热爱并且为之撒下热血的大地。

    一开始的时候,喝了药剂的狼人也在皱眉头,但是过了这种皱眉头的程度和第一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一个那不叫皱眉头,那叫狰狞。

    看来药剂至少可以减缓变身时候的痛苦,克鲁格在心里为陆离加了一分,这个阶段的效果让他更加期待变身后狼人的反应。

    而实际上,第二个狼人变身成功后的反应……几乎就是懵逼。

    他可能也从来没有在如此理智的情况下变身过,他低着头看自己搭在地上的爪子,看自己黑黝黝的毛发,还有粗健的四肢、躯体……

    “扎克,你……”上次抖的是变身的狼人,这一次抖的是血牙大领主。

    这个年迈的德鲁伊想伸手又不太敢伸手,或者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他的法术都已经凝结好,时刻准备释放到第二个狼人的身上。

    “领主阁下,我……我好像很清醒,我是扎克,”第二个狼人语不成调。

    “是的,我的孩子,你很清醒,我们终于清醒着了,”克鲁格拔掉另外一瓶的瓶塞倒进嘴里,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感受一下变身后的清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陆离倒是有些紧张了,他这药剂鬼知道对boss有没有用,克鲁格就算不是大陆最顶尖,但是至少也是他必须仰望的存在。

    好在系统这次没有忽悠陆离。

    药剂完美的发挥了作用,不管喝下他的是普通狼人,还是boss级的存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