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网游之大盗贼 > 正文 第1017章 黑衣马杜克
    然后是稀有材料——血肉精华,主要用来炼金术和附魔。

    “这个是做什么用的?”捡完稀有材料之后,残梦又摸到了一个叫做卡斯迪诺夫的恐惧之袋的东西,说明性的文字几乎没有,只有两行小字写着:

    使用:执行几次快速的手术。

    还在滴水。

    “试试就知道了,”陆离当然知道,可是他不说。

    “哈哈,挺好玩的,”残梦对着自己使用了一下这个东西,然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傻头傻脑的小骷髅。

    “表面上看这种变身效果和诺格弗格药剂差不多,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陆离科普了一下:“第一是死亡不会显出原形,第二是死亡之后会传染,会把别人也变成骷髅……”

    如果单纯的和诺格弗格药剂一样,那也算不上多么珍贵。

    最多就是省点买诺格弗格药剂的金币钱——现场的这几位都能从沈万三那里成本价拿货,自然就不在乎这点小钱,但是如果这种变身效果具有传染性,那就有意思多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感兴趣。

    比如月光、花底离情这种,他们根本就不会追求这类华而不实的东西,最后也就是几个女孩子依次roll了点数。

    东西最终落到了残梦的手里。

    “大家也别太泄气,”陆离看到没roll到的人有些垂头丧气,安慰道:“看到这一排绿色的小瓶子了没,拿着瓶子在这个实验槽里装满水,就可以拥有卡斯迪诺夫的恐惧之袋同样的效果,唯一的差别就是只能使用三次。”

    一听陆离这么说,大家立刻来了精神,就连本来不太感兴趣的人都跑过去拾取了一下。

    瓶子每个人只能拾取一次,用其他容器灌进去蚁酸药剂也没什么效果,必须是对应的瓶子和对应的容器才行,这些都是瑟尔林·卡斯迪诺夫教授做恐惧之袋的失败品。

    解决掉了瑟尔林·卡斯迪诺夫教授也算是了却一桩任务,然后就是放一把火把旁边那两具尸骨给烧了。

    这两具尸骨是发布任务那对夫妻的,死在这里,灵魂逃了出去。

    哎,大侠,你们去把我的尸体烧了吧。

    也就是游戏中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至于两个平凡之人,何德何能从瑟尔林·卡斯迪诺夫教授逃走灵魂,这其中的逻辑和内情暂不被陆离等人放在心上。

    “荣耀之都开始打下面的boss了,叫做马杜克·布莱克波尔,他们上去就灭了一次,”蔚蓝海风时刻关注自己的首杀能不能达成。

    “没事,慢慢清理小怪推过去,”陆离非常淡定。

    马杜克·布莱克波尔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尽管通灵学院的这个只是他不知道弱了多少倍的投影。

    黑衣马杜克被玩家戏称为天灾军团里的赵子龙,是能够骑着骸骨战马杀个七进七出的存在,当年发生的达隆郡战争中这样记载道:雷德帕斯队长率领民兵英勇奋战。如果不是队长被死亡骑士玛社克的黑暗魔法控制的话,这场战斗有可能获得胜利的。

    当时可能的情景大概是这样的。

    在战斗中,玛社克骑马来到雷德帕斯面前,他使用黑魔法撕碎了雷德帕斯的意志,将他的灵魂扭曲成了一个邪恶的阴影。

    堕落的雷德帕斯队长将他的邪恶力量传播给达隆郡的守军,那些被感染的士兵立刻背叛了他们的同胞,并开始屠杀他们。最后他们转向达隆郡里,屠杀了那些躲在家里的民众。

    因此可以说,黑衣马杜克堪称是扭转一场战局的死亡骑士。

    尽管他那时候对付的仅仅只是民兵部队,但是他确确实实在第二次恶魔战争中活了下来。

    其邪恶的符文长剑造成了无数死亡和痛苦,直到他在考林的十字路口会战中被手持半神器盾牌的矮人英雄布莱恩·铜须击败。

    哪怕布莱恩·铜须只是铜须三兄弟之中最年轻的一位,黑衣马杜克能够从他手底下保全性命逃走也足以称得上传奇。

    那一次的战斗中,黑衣马杜克的武器——玛杜克黑剑在和半神器盾牌的撞击中断裂了。上半截慢慢的陷入大地,并开始腐蚀周围的土地,渐渐地形成了一座峡谷,就是今天的魔刃之痕。

    也正是因为魔剑只剩下了半截,威力大减,黑衣马杜克才无法像之前那样杀个七进七出。

    随后,他接受克尔苏加德的派遣来到这里守护通灵学院,顺便督促法师们研究修复他魔剑的方法,一旦他的武器被修复完成,他将收拾昔日的荣光。

    曙光这个游戏,玩家们接触的副本大部分都属于投影,里面的影子实力不及本体甚多。

    但是手持断剑的黑衣马杜克依旧会让玩家灭的死去活来。

    他的顺劈斩要至少三个人才能扛下来,不用去打听,陆离都知道荣耀之都为什么会团灭。

    陆离严重怀疑马杜克黑剑在完整的时候是半神器,至少也是传说武器的级别,不然也不可能凭着半截剑身就能腐蚀出魔刃之痕这样的峡谷。

    至于布莱恩·铜须为什么能凭着半神器盾牌撞断一把极品长剑。

    可能的原因很多,首先布莱恩·铜须比黑衣马杜克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麦迪文用一根树枝当法杖也不会妨碍他跻身半神行列的实力。

    其次布莱恩·铜须是一个矮人,这天底下再没有什么存在比矮人更清楚兵器的构造,从而发现兵器的弱点。

    最后可能的原因大概就是布莱恩·铜须那面传自老山丘之王的盾牌实在太极品了。

    “根据荣耀之都那边直播出来的信息,mt会被直接秒掉,游戏不可能出现无法攻略的boss,所以我们现在主要分析的就是如何扛得住boss,”陆离很有诱导性的为大家指了一个方向。

    跟在别人后面捡便宜的感觉就是好。

    这么短的时间,他们知道了boss攻击超高无法硬抗,还有boss身上带有了一个腐蚀光环,会降低玩家的防御力。

    “会不会是职业不太对,难道需要法师抗?”飘零思索着,眼神不怀好意的看向花底离情。

    花底离情脸色发黑:“这是死亡骑士,你让我去抗?”

    “咳咳,”发现花底离情没自己预想的那么傻,飘零立刻口风一转:“既然和职业无关,那就试试共同承担伤害这条路能不能走通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