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网游之大盗贼 > 第1718章 责任
    用比较粗俗的话说,这个暗夜精灵女人被老公忽略太多,于是不甘寂寞找触手怪去了。

    当然,实际上却是古神侵蚀了她的思想,让她堕落成了邪教徒,这在曙光的背景故事中非常常见,最着名的大概就是萨格拉斯成了堕落泰坦。

    他们没有失去理智,和亡灵不一样,他们依旧有自己坚定的信仰,甚至比以前更加坚定,只是信仰的内容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就比如萨格拉斯,他被委任保护世界不被恶魔袭击,他用高贵而激烈的狂热履行着他的职责,保得世界万年太平。但是,在目睹了世界之魂的腐化,让这个从未被击败过的泰坦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在愤怒和痛苦中手起刀落,萨格拉斯将这个世界一分为二,爆炸产生的能量摧毁了上古之神,但同时也杀死了这个新生的泰坦。

    萨格拉斯表明了他对“存在本身即有着缺陷”的恐惧——在遭遇上古之神后,他才终于认定了这个想法。唯有将森罗万象的一切烧灼殆尽,泰坦才有希望阻止虚空领主的终极目标。就萨格拉斯而言,即便是死去的宇宙,也总好过被虚空所支配的宇宙。生命既然能在宇宙中生根一次,那兴许当剿除实体宇宙的腐化之后,生命仍能再度绽放。

    毫无疑问,萨格拉斯认为只有摧毁一切的腐朽,新生的那个世界才能真正纯洁。

    娜塔莉亚被古神腐蚀,她被灌输了一种思想,艾泽拉斯本身是一个还没有苏醒的泰坦,一旦她苏醒过来,整个世界都将被毁灭,而伟大的克苏恩告诉她,只有彻底杀死这个泰坦,这片大陆才能永恒的成为安定的世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精灵、矮人,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生命才能延续下去。

    陆离和水精灵带着这样的信息回到了玛尔利斯的面前,将矮人描述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这个暗夜精灵指挥官非常的悲伤,好久都无法言语。

    但是他终究还是找回了自己的理智:“我的娜塔莉亚,为什么会这样呢,精灵,请你帮我把她找回来,如果她真的……”

    接下来的话他已经说不出来了。

    系统提示陆离和水精灵接取到了任务,前往安其拉神庙,寻找娜塔莉亚,假如娜塔莉亚已经堕落,则需要将她击杀掉。

    正常情况下来说,玩家会老老实实的去做这个任务,在双子皇帝前往克苏恩的路口走另外一条路,走到头就能看到娜塔莉亚了。

    她在里面相当于一个隐藏BOSS,名字已经从月之女祭司变成了“克苏恩大祭司”。

    将她带回塞纳里奥议会?

    最终只能杀掉了之后回去复命,可怜的玛尔利斯因为这个任务的关系,将会在这种循环的悲伤中长长久久。

    直到有一天,有个玩家拒绝了这个任务。

    按照江湖流传的说法,这位小姐姐在现实中受了情伤,因为触景伤情当场就爆发了,她痛斥玛尔利斯是个渣男,口口声声说着爱自己的妻子,却连去寻找她都不愿意。

    曾经同生共死的承诺,难道就是这样诠释的。

    所谓失去挚爱的妻子,完全是自作自受的结果,这种人就活该死老婆死孩子死全家……

    大概就是你这么个意思,不过那位帅气小姐姐的话比这些要丰富精彩多了,实在想象不出水精灵和人吵架是个什么情形,所以陆离只好自己撸起袖子上。

    “大人,看到你现在的作为,我真心为你的妻子娜塔莉亚悲哀,我想她离开你是对的,你就是一个伪善的小人,你沉迷于权力的美梦中不可自拔,你没有真正的好好陪着她,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你也不是一个好的指挥官,你甚至连责任是什么都不知道,塞纳里奥议会人才辈出,就算没有你,也一样能够屹立在这片大陆无数岁月……”

    水精灵一双美目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陆离,觉得他刻薄的话简直动听极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男人变相的承诺和表白,她甚至完全忘记了玛尔利斯会不会恼羞成怒的击杀了他们两个。

    “……所以,收起你那悲伤的嘴脸吧,我替娜塔莉亚感到不值,也替塞纳里奥议会感到担忧,有了你这样毫无廉耻不负责任的指挥官,德鲁伊的未来只会走向毁灭,”陆离喘了口气,做最后的总结。

    玛尔利斯已经懵逼了,或者说卡机了。

    他是一个智能NPC,平日里要处理很多事情,就算是一些突发事件他也能够立刻反应过来,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一个疯狂吐槽他的人。

    这样的情景,换一个玩家,换一个NPC,说不定直接就爆发流血事件了。

    曙光里的NPC可不像其他游戏那样好脾气,他们都非常有个性,你要是对他们客客气气的,他们未必买账,但是你要是对他们不客气,那他们铁定对你更不客气。

    一言不合上去就把玩家锤死,这在各大主城几乎每天都时有发生。

    据说,就连部落的萨尔大酋长都亲手锤死过玩家,至于希尔瓦娜斯女王每天干掉试图非礼她的玩家就更不用说了,她所在的大厅里处处可见玩家的尸体。

    玛尔利斯是一个指挥官,也是一个将军,击杀玩家举手之劳。

    但是他无法对陆离出手,因为陆离身上有月之女祭司的祝福,而且还有雷姆洛斯的祝福,雷姆洛斯那是塞纳里奥议会大本营月光林地的守护神,他庇护的对象怎么杀。

    而且,这个精灵说的话,确实让他哑口无言。

    他知道陆离说的并不完全正确,很多地方都在强词夺理,可是他没办法反驳,他的内心痛苦的告诉他,这些都是对的。

    他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口口声声说爱着妻子,却没能保护她,没有陪伴她,到了这个时候还选择了自己指挥官的责任,而不是一个丈夫的责任。

    “为什么不去找她呢,为什么不想办法去救她呢,”陆离逼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