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七章 释放
    


    白露带着律师。虽然现在国内律师还不能陪同一起接受讯问,可是有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却都喜欢带着律师来警局。不只是为了显个排场,更是要从心理上对警察有个威摄力。

    邢勇却根本不理会这些,沈白露等人才一进门,就黑着脸,毫不客气地把律师撵了出去,“等着新法出台了,律师先生再陪同好了”冷口冷面,全无半分客气。

    沈白露的脸有些发红,“我可不是犯人邢队长不觉得太过份了吗不跳字。眯起眼,她冷笑道:“还是我们沈氏没有神农集团来得势力大,让邢队长觉得我好欺负?”

    挑起眉,邢勇沉声道:“沈小姐,我们请来协助破案的是您本人,不是沈氏集团……而且我们警方办案不是看人的。”

    “是吗不跳字。沈白露冷笑,只是盯着邢勇。

    邢勇垂目不语,其实心里也窝着一团火。

    一件失窃案也转到刑侦大队来,又怎么会和失主的背景没有关系呢?

    “沈小姐,你到底有没有给过叶梓欣钱?希望这次你能坦白交待,你的男朋友许文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徐小娟打着圆场,可是话里话外却透出几分嘲讽之意。

    “许文成说什么关我什么事?还有,徐警官,许文成可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千万不要乱说,传出来,别人会以为我的眼光真的很差呢”沈白露也带出几分火气。

    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都警告过他不要乱说话了,居然还到处乱说。他以为污蔑叶梓欣就是讨好她,却不知道这样把她也牵连进来了。

    是,她沈白露是想看叶梓欣倒霉可是不代表她想让自己也被牵连入案。而且最糟的是,她付出了这么多,却没有得到最想要的……早知如此,又何况多此一举撩拨叶梓欣呢?就该悄无声息地把事情做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她缓了缓,才道:“是,作为一名农学院的研究生,我当然很关心学院的研究成果了。虽然我没有进出研究所陪同教授做实验的资历,可是碰到老同学,随口打听一下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吧?总不会因为这个,你们警察就怀疑我吧?”

    “还有,什么钱啊?我都不清楚你们说的是什么……是,叶梓欣这个人是人穷志短,有点太贪钱了。以前考研究生时,还想把跟着万教授的名额卖给我,被我拒绝了。这次,她也隐约透过那么一点意思。可是我们沈氏是全国知名的大企业,我虽然还没正式接管公司,可是也不可能答应她做那种事来损坏公司名誉啊”

    笑着把身体倾近,她低声道:“叶梓欣有没有找过别人做什么交易,那我可就不清楚了……”

    目光微闪,她看着徐小娟,忽然问道:“怎么样?叶梓欣有没有说她把那枚古莲子藏到哪儿了?”

    “沈小姐,”邢勇盯住沈白露,笑着问道:“我们警方还没有确认就是叶梓欣犯案,怎么沈小姐这么肯定是她做的呢?”

    沈白露张开嘴,却又突然顿住,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她笑着靠回椅子上,“不是她还有谁呢?现在学院里都传开了,说是叶梓欣监守自盗,偷了研究所的研究成果……”

    徐小娟眉毛一扬,隐隐流露出一丝同情之色。

    邢勇却只是笑笑,目光扫过沈白露的手,突然问道:“沈小姐在等电话97ks.net吗不跳字。

    握紧手机的手紧了紧,沈白露笑得有些刻意,“是啊,在等约会电话97ks.net……可惜邢队看起来很忙,要不然……我还没有和警察约过会呢”

    邢勇一笑,没有接下去。徐小娟却是暗中撇了撇嘴。

    这些富二代,无论男女,都可以随时做出这样玩世不恭的模样,有时候看起来真是让人生气。

    送走沈白露,徐小娟就扭头和邢勇说:“这个沈白露,比叶梓欣还要有嫌疑不过可惜,谁叫叶梓欣倒霉,没个有钱的老爸呢?没有背景,就只能这样啦就好像你和我,只能靠自己拼搏……邢队,你在想什么?不会是真的想和白富美去约会吧?”

    邢勇瞥了眼徐小娟,并不答她。径直转回办公室去。

    在邢勇的办公室里,有一块白板。上面写着涉案人的名字,又用箭头连起来。这是他一向的习惯,哪怕只是一桩让他在最初觉得看不下眼的失窃案,也如此。

    现在,白板正中心的名字正是叶梓欣,由她的名字连出许文成、沈白露等人的名字。

    邢勇站在白板前,审视许久才拿起笔把许文成的名字圈了起来。虽然他不像徐小娟那样意气用事,总是凭着感觉办案。可是,他同样不相信许文成的证词。就是沈白露,也不过是在讲对自己有利的话。那叶梓欣呢?她的话又有多少可信?

    就像徐小娟说的,如果不是叶梓欣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伤,他可能也会相信叶梓欣的话了。办案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疑犯。也不知叶梓欣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坚持说自己遭逢匪徒又受了伤。

    挠了下头发,邢勇回身,顺手拿起停个不停的电话97ks.net,“喂,对,我是……啊,已经找到了吗不跳字。展开皱起的眉,邢勇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开就已经收敛。“是嘛没想到会是这样……辛苦你们了,多谢如果有其他消息,还麻烦立刻通知我们……”

    挂断电话97ks.net,邢勇又站回白板前,看了好一会儿,才擦掉白板边角上的一个名字。然后又用记号笔在挨着叶梓欣名字的地方写上“陈大木”三个字。这个从边角移动中心位置的,正是之前说是回乡探亲的保安。

    “可以放叶梓欣走了”叫来徐小娟,邢勇直接就下了命令。

    “还没到四十八小时啊”

    “不用再等了……”邢勇沉默片刻,才道:“陈大木没有回过家。而且,据说在案发前两天,他曾经打过一笔款子回家——30万他家里人说是陈大木攀上个老板,要带他发财……总之,先放了叶梓欣,全力追查这个陈大木吧他平时和什么人交往,都查清楚了。”

    邢勇偏了下头,忍不住嘀咕:“既然早两天已经找了这个陈大木,沈白露为什么还要找叶梓欣呢?”

    “邢队也觉得是沈白露找人做的?”徐小娟忍着笑,“好像证据不足哦”玩笑归玩笑,看到邢勇皱眉,她也不好再说下去。

    说到底,沈白露不是叶梓欣,就算是怀疑,可没足够证据,也不可能去抓回来扣留48小时。如果真那样做了,大概刑侦大队的电话97ks.net真要被打爆了。

    听到可以离开的消息,叶梓欣半天都没有回过神。低下头,过了很久,她才抬起头来。嘴角带着笑,可眼底却分明闪着泪光。她看着徐小娟,低声问:“你们都相信不是我做的了?”

    “叶小姐,你最近不要出国或是去太远的地方,我们警方可能还会请你协助调查的。毕竟你是案发时唯一的目击证人,有很多事情还要麻烦你协助的。”徐小娟说得客气,却始终都没有说一句“相信你”的话。

    叶梓欣苦笑,也知道不能强求。

    徐小娟看着沉默的叶梓欣,想了想,忍不住道:“叶小姐,你或许该看一下……”她指了指头,“很少有人会差点被自己的口供害死的……”

    “你觉得我的脑子有问题?”叶梓欣低声问,想了想,忽然苦笑:“可能真的有问题……”或许,她真的该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虽然不是病,可是眼底或是脑子里有个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别了徐小娟,叶梓欣走出门去。

    市公安局地处一条老街,街道不是很宽,道路两旁尽是大叶梧桐。浓浓绿荫,让人不觉半分暑意。

    此时将近正午,却没有什么太阳。许是新下过雨,空气清新,满眼苍翠。

    叶梓欣站在门口,仰头望着头顶那一片浓荫,只觉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

    刚才在屋里的感觉不是幻觉。现在她站在这片树荫下,又看到那些深深浅浅的绿气。比之刚才那盆仙人掌的绿气要浓上一样,像春天新生的树叶,像小溪里新生的青苔,像捧在手里还带着酸味的青苹果……浅的、深的,清新可人,浓郁的,活泼的,充满生机的……

    她的眼前,就交汇着这样的绿色海洋。而这样生机盎然的绿气,就那样毫不停滞地往她的眼中流动,被那朵金莲汲取。

    不只眼睛舒服,就连晕沉沉的脑子也为之清醒,好像之前那近四十个小时的煎熬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她只觉全身上下都舒坦,像是刚刚睡醒,更用最昂贵的精油做了个PA。她无法形容那种舒适感,只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歌唱。

    是,每一个细胞。虽然看不到,可是她真的感觉到那股勃勃生机正从她的眼睛流向全身的每一个部位。从最初的一丝一缕,变成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她的身体,如同溪水温柔地簇拥着、抚触着、拍打着……

    [bid=1716907,bnme=《典妾》]

    是 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