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十九章 老黄狗白白
    


    住在背靠大山的村落,几乎村里没有人家不养狗的。也有人夸自己家的狗是什么守山犬,可是要说到真正能陪着主人上山打猎,村里大概也只有白奶奶家的那只狗了。

    叶梓欣还记得从前就听人说过,那只狗是早些年白奶奶家的亲戚从东北长白山带过来的,是真正有着守山犬血统的好狗。不过那时候叶梓欣并不关注这些,只是偶尔在村后的山脚看到那条黄色的大狗从山上跑下来,嘴里还会叨着半死的兔子或是山鸡什么的。

    年纪小时,看到时只觉害怕,每次碰到都不敢迈腿,还是白家大叔帮她拦着狗,她才敢绕着那狗走开。还记得那会儿白家的大叔还说,可惜了他家的狗是条母狗,要不然说不定都能上山斗狼的……

    恍惚中想起过去的那些人和事,叶梓欣陷入难言的微妙情绪,待缓过神,才发现那只原本与她们对峙的大狗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跑远了。这次那癞皮狗的脚步轻盈,身形矫健,全不像她之前见到病歪歪的感觉。

    叶梓欣愣了愣,立刻追上。她身后,林月快步追上,大叫道:“梓欣,不要追了白奶奶死了后,她家的疯狗都没人管得住,小心它咬你……”

    叶梓欣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真是……”林月又急又慌,却还是追在叶梓欣后面。“你要是为了我受伤,叶大叔可不会放过我了……”

    白奶奶的家离后山很近,距叶梓欣家也不太远。叶梓欣轻车熟路,追得倒是快。赶到门前,却见大门紧锁,一副破败之相,明显很久没有住过人了。

    心里正在奇怪一路往这个方向跑的癞皮狗跑到哪儿去了,她就听到低低的狗叫声。不是很响,而是那种呜咽般的低鸣。

    叶梓欣挑起眉,顺着声音绕到房后。在白家的房子后,是早就废弃不用的破屋,构架是木头搭的,上面只粗粗的上了几片瓦,原本是装柴火、杂物的房子,现在没人管,早就透风漏雨。叶梓欣甚至怀疑说不定一阵风吹过来,这破屋就会倒了。

    听得出狗叫声就是从这破屋里传出来的,叶梓欣凑近几步,想要推门而入,只是手还没挨着几乎掉下来一半的木门,屋里就闪过一条黑影。

    “呜……”随着一声低叫,那条癞皮狗挡在门前,定定地瞪着叶梓欣。

    虽然这会儿癞皮狗嘴上已经没叨着那只血肉模糊的肥鸡,可是它嘴巴上仍残留着血,眼睛又瞪得凶,绿光阴冷,被它这么盯住,叶梓欣还真不敢乱动。

    “我没有恶意的……”才说了一句,叶梓欣就不由牵了牵嘴角。她居然和一只狗讲道理?

    心里还在笑自己真是笨,她就见那只狗的头微微动了下,似乎是回头看了看,就又盯住她。只是这次虽然仍盯着她,可是目光却没有她刚才感受到的那么凶狠,而是带点审视的味道。

    “你听得懂我说话?”虽然是这么问,可是叶梓欣却仍不由打从心里笑自己太过敏感。

    听到屋里传出一声呜鸣,她迟疑了下,才低声唤道:“白白?”

    癞皮狗眨了下眼,歪过头,似乎是在聆听破屋里的动静。

    林月也从后面追上来,看叶梓欣似乎想往前面走,忙一把拉住叶梓欣的手,“你干什么?我都说这狗凶得很了”

    话里难免有些抱怨,可是仍听得出关切之意。

    虽然有些吃惊很久没见的林月居然会这么关心自己,叶梓欣却还是摇头道:“没事,我认识白奶奶家的白白……”

    “白白?你是说那条大黄狗?”林月扬眉,“还真没听说过它叫这个名字……”正说着话,林月突然收声,拉着叶梓欣往后退了一步。

    若所有觉地回头,叶梓欣看着自屋里摇晃着身子走出来的大黄狗,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白白……”叫了一声,叶梓欣看清那条看起来已经老得快要走不动的大黄狗,心里陡然一酸。

    她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六年,可是却没有想到六年的时间,居然让那条矫健的大狗变成这个样子——是了,狗的寿命可没有人的长呢

    抿紧唇,她推开林月的手,向着那条双目无神的老黄狗走过去。这一次,癞皮狗没有阻拦她,居然任由她走近。

    “白白,你还记得我吗不跳字。微笑着蹲下身,叶梓欣伸手轻轻抚摸静立不动的老黄狗。

    白白这个名字,是她起的。因为,白白是白奶奶家的狗。除了她,再没有用这个名字称呼这条守山犬。

    白白来时,还是只小狗。可是就算是小,在村里却硬是比一群大狗凶猛。等白白能上山的时候,就更是村里的狗王——虽然它只是一只母狗。

    那时候,所有的孩子都怕白白,她也不例外。虽然已经上三年级了,却仍不肯直接从白白面前走,每次都是绕路走。

    直到后来她上了初中,有一次被邻村的小子堵在村口要钱。吓哭了的她看着慢悠悠从山下下来的白白大叫救命。其时不过是被吓坏了,根本没有想到白白会救她的。可是就是她平时怕极了的白白,咬跑了那个坏小子,又一路跟着她回家。

    从那之后,她就把这条守山犬看作了是她的秘密朋友。哪怕后来去了镇上读高中,每次回来时也还是要特意去看它。

    算下来,白白也该有十几岁了。真的是一条老狗了。可是,哪怕知道狗的寿命也不过十几、二十年,可看到她曾经的朋友这样老态,甚至衰弱得似乎连站都要站不稳了的样子,叶梓欣不由得心酸。

    或许是还记得叶梓欣,老黄狗没有拒绝叶梓欣的抚摸。仰着头,它看着叶梓欣的目光温柔中带着喜悦,甚至很有老者看到晚辈的慈爱。

    看到叶梓欣和老黄狗的互动,林月也有些惊奇,“梓欣,你还真和白奶奶家的大黄狗有点意思啊你不知道,五年前白奶奶的儿子在外头打工时出了事故,她儿媳妇一听到老公死了,就带着儿子去了城里就没再回来。听说,是在中海市从包工头那里拿了十几万的财产,带了儿子去城里又嫁人了……”

    叹了一声,她的声音拔高了几分:“不过你还别说,白奶奶儿媳妇不回来,可白奶奶家这条大黄狗还真是有灵性的。就算没人带着,也自己一个跑到山上去,三天五日的就能带回只兔子或是山鸡什么的给白奶奶补身子。白奶奶后来那几年,还真就是靠着这条大黄狗了。要不然,就算是村里头人经常接济着,恐怕白奶奶也要寂寞坏了……对了,这条狗崽子就是大黄狗前年上山里混了几天下来后就怀上的。他们都说,这是大黄狗在山上和狗配的种呢”

    声音不由自主地压低了两分,林月偷眼看着那只不知怎么的转头来盯她的癞皮狗,小声地道:“大黄那条腿,可能就是这狼崽子的老汉咬的呢”

    林月这么一说,叶梓欣也发觉白白的后腿有一条有些瘸,这会儿站都站不稳,直接趴了下去。

    “白白,你——我以后养着你啊你放心,一定会好的……”手下抚摸着显得异常温驯的大狗,隔着已经稀疏的毛发,叶梓欣能感觉出那包在皮下的骨头。

    虽然看起来比那只癞皮狗好一些,可白白也是瘦得可怜。想起刚才癞皮狗叨着那只鸡跑回来,叶梓欣心里莫名地就笃定癞皮狗是叨了鸡来给妈妈吃的了。

    “林月,那鸡就当是我买的,你别叫人来抓那只狗了……”叶梓欣扭头看着林月,很是认真,“它是为了它妈妈才偷你的鸡的。”

    “呵……”林月一下子笑起来,似乎是觉得叶梓欣的话很是搞笑。只是看着叶梓欣的表情,就敛去了笑,“就几只鸡,又不值什么钱,你就别提了……白奶奶去年一死,就没人管这两只狗了。这狼崽子又怪,别家狗还扒个垃圾,吃个……什么的,可它,别人把肉骨头丢给它,它都不吃。”

    虽然林月说得含糊,可是叶梓欣却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说起来,乡下的狗,不吃屎的倒少。

    摇了下头,叶梓欣转头看着那只癞皮狗,笑笑,“白白,你儿子还真是不简单呢”

    趴在地上的白白抬起头,呜咽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大头在叶梓欣的腿上蹭了蹭,又伸出舌头,温柔地舔了舔叶梓欣的手。

    叶梓欣有些心酸,尤其看到那条刚刚还凶狠无比的癞皮狗接近白白,把身体一个劲儿地往白白跟前凑,又眼巴巴地看着白白,带着无限眷恋的意味,她就更觉得心里难过。

    狗通人性,它也知道自己的妈妈快要撑不下去了吧?

    心里发酸,她却只能越发温柔地抚摸白白的背脊。

    “如果我能让你舒服一点,就好了……”她低声呢喃着,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会不会奏效,可是她却依然试探着唤出眼中金莲,缓缓调动灵气,如同输入那些植物一样,慢慢输进白白的身体……

    [bid=1716907,bnme=《典妾》]

    是 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