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三十章 花开了
    


    虽然李蓉蓉想要留宿,可是叶梓欣却并未挽留。不是家里没有住处,而是看李芙的神情,是不想留下来的。

    也是,她虽然最近清理过房间,可是到底也是老房子了,被褥也旧,李芙那样爱干净的人又怎么肯住呢?

    送走了客人,叶梓欣才有机会把上午淘到的兰花拿出来。已经去了花盆,兰花的叶子已经有些暗斑,除了土,可以清楚地看到烂根的地方。

    虽然没有试过,可是既然她体内的灵气能治好她身上的伤,能让啸天异变,那想来救治一株兰也是能的吧?

    坐在桌前,她凝住心神,正待调动灵气输入,却突然听到“吱呀”一声。她吃了一惊,转过头,才知是啸天挤进门来。后面照常跟着小弟大黑。

    “你倒是知机,居然来得这么巧……”笑着嗔了一句,叶梓欣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好像越来越把啸天当成人来看了。

    不再去理会两只蹲坐在桌前盯着她瞧的狗,叶梓欣把手覆在兰花之上,调动灵气输入兰花。虽然外人看来她只是静坐在桌上,手覆兰花。可是她自己,却能清晰地看到灵气沿着兰花的根脉缓缓流动,渐渐和兰花本身的深绿色灵气混杂作一处,向四周漫延。就在原本烂掉的根部,有一点新芽抽长而出,缓慢而坚定地生长着……

    叶浓如洗,健似弓张,一点嫩绿中透着娥黄的花苞自叶间抽出,似小小雏鸟翘着嘴向往着温暖的阳光,努力向上。嫩绿的花杆,慢慢挺起,将花苞顶起,在下一秒,就轻轻绽放。无声的,仿佛怕惊动谁似的。空气中,却弥漫开无法言喻的清香……

    桌下的两只狗,似乎也觉察出这简陋的房间里发生了不得了的变化,大黑有些不安地转着身子,呜咽着去扒门,似乎想要逃出去似的。啸天却是仰着头定定地看着桌上盛开的兰花,仿佛若有所思般。

    看着面前盛开的兰花,叶梓欣又惊又喜。而就在这时,她眼中的金莲又一次飞旋起来,竟是自动将兰花的深绿色灵气吸入眼中。

    那浓厚的灵气,仿佛一剂薄荷,清凉之意让叶梓欣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这株兰花也不知在山中老林静静生长了多久,汲取了多少天地灵气,这才有了这样的灵气,却是成全了她。

    深吸着气,她转过头,看看把爪子搭在桌上看着兰花的啸天,心中微动,运起透视眼细看啸天体内。她知道啸天肾里的结石有所变化,但这次看却仍不由得惊住。

    不过才一天,怎么那颗结石竟又会有了变化呢?原本不过有些银色光泽,而现在却完全转为银色,质感上也不再像是石头,而似流动的水银一般,好像有生命般一呼一吸,极有韵律。这哪里还是什么结石?倒像是……

    内丹?

    叶梓欣沉吟,先是一惊,然后才惶惑。

    传说中的内丹,可是只有妖精才有的。难道啸天这结石竟然转成内丹?怎么可能呢虽然心中茫然,可是再看,她却更觉得真的有那种可能。

    肾本是气血之本,而现在那颗银色的丹石占据肾的中间位置,吞吐之间,隐隐间红光轻溢,自肾中流入经脉、四肢,一个循环后再返回肾中,由那银色丹石吸入,再流出……

    呆呆地看着那吞吐不息的银丹,叶梓欣仿佛是痴了般。最近所经历的一切,让她从小到大的认识翻天覆地般地改变。或许,小时候所听过的传说都是真的——也说不定啊

    “我很羡慕你呢居然可以这样自己生成气血,不像我,得到的都是别人的。”摸摸啸天,她站起身拉开了门。

    她一开门,原本就想出去的大黑,立刻就窜,沿着台阶往楼下去了。而啸天却仍是跟在叶梓欣的身后。

    叶梓欣回眸看它,笑着拾阶而下,往外面走去。

    今天恰好是阴历十五,月亮难得的又大又圆,不像往常,多是被云遮着的。虽然乡下不像城里,到处都是灯火通明,可是这样的月夜却别有一种静谧的美。

    在院子前,仰头看着头顶的月亮,叶梓欣想起传说中妖精们在这样的月夜中吞食月光精气的故事,不由有些发痴。

    “汪、汪、汪……”不知为什么,蹲在她身边的啸天仰头看月,厉声吠叫。因为它的叫声,远处近处,响起一片狗吠。

    “你啊难道真成了这村里的狗霸王?”开着玩笑,叶梓欣看向啸天,却不由得一怔。啸天体内的银丹,银芒暴涨,好似想要透体而出,却又似被什么困住一般,怎样都出不来。

    呆了好一会儿,叶梓欣才猛然扭头去看头顶的月亮。难道是因为月亮?

    压不下心中惊奇,她试探着运起灵气,直视头顶那轮明月。

    今晚的月亮,离得如此近,仿佛就挂在屋脊之上、树梢枝头,一伸手就可以摸得到似的。月华如水,披泄而下,将大地也染作一层霜白。

    她望着月亮,凝神,发力,看着那银白色月色里有淡淡的黄斑浮现,她说不清那究竟是种什么光芒,比太阳的金要淡上许多,暖暖的好似小鸭初生的娥黄。那些黄斑慢慢地自银色的月光中浮离,游离着,飘浮着,仿佛是被她眼中灵气牵引一般涌入她的眼中。

    月华如水,那淡黄的灵气甫一入目,叶梓欣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遍体生寒,她只觉目中灵气乱窜,那新入目的月之灵气竟未如之前的木叶灵气一般,自然而然地和金莲中吸收的太阳之力融合在一起,而是两股气泾渭分明地分开两边。金莲中原本的金气,又似乎很是不甘,带着重重的戾气扑向那银光。两道灵气,冲撞在一起,叶梓欣只觉目中一痛,好似有什么东西重重撞在头上,痛得她连瞳仁也觉刺痛。

    身不由己地跌坐在地,她只觉意识恍惚,连自己在做什么都没有意识。待她从疼痛中醒过神来时,才发觉在不知不觉中,她竟打了个莲花座,且指上掐了莲花吉祥指。这姿势似乎和瑜伽中的姿势很像,可是又有些细微之处并不完全相似。

    最令叶梓欣震骇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摆出这样的姿势来。

    深吸一口气,她忍着头痛,内视眼中那两道纠缠争斗的金银灵气。两股灵气,互不相让,扭在一处飞快地旋转不休,看得她只觉头晕。就在这时,金莲内那一点血红的花芯内,突然有红光一闪,投入那两金银两色中就不见了踪迹。

    随着红光循灭,原本纠缠不清的金银二色光芒突然降下了速度。头没有那么痛了,叶梓欣轻舒一声,正待放松腿脚,却突听得一声洪亮有如吕钟大作的声音。因为声音太大,她听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原本缠斗的金银二色灵气攸地一下投入金莲,而那朵金莲骤然收缩,竟是合上了所有的花瓣。

    “到底发生了什么?”叶梓欣怔仲,还未想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那本已紧紧闭合的莲花却又慢慢绽放开来。花瓣一瓣一瓣舒展开来,徐徐绽放,只是这一次,莲花却不再似从前一般,是通体的金,而是在莲花瓣的瓣尖上镶了一圈银。

    “一、二、三……怎么会这样?”当莲花通体金色时,莲瓣不过七八片,可是现在,却足有十八片之多。而且,原本莲心中那点红芯,竟已化作一颗小珠,虚浮在莲心之中。而在那颗红珠外,却又绕着一金一银二色,一重一色,流动如水,看似色差分明,却又和谐并融,好像是一对相依的情人,一刚一柔,彼此缠绵……

    叶梓欣不明白自己的身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怎么金莲竟又会产生这样的变化。可清楚地知道这一定是和她吸收月华有关。

    调动灵气,她试探着自己的体内,这才发觉她体内的灵气也能在身体里形成一个循环,由金莲而出,再回到金莲之中。好像,只因今夜这突生的变化,她就一如啸天一般,能自生灵气了。

    又惊又怕,叶梓欣转头看看一直蹲坐在身边,默默地盯着她的啸天,无奈苦笑:“难道我也要变成个妖精?”

    仰头看天上明月,她心里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到底这种变化应该算是什么,叶梓欣真的说不清楚。

    回到家,她开了笔记本,在网上搜索了很久,关于莲花,关于佛教,可是却仍然没有找到一种完全与她相同的故事。反倒是那些天马行空的仙侠故事让她欣慰不少。有那么多的故事,千奇百怪,比她身上所发生的更古怪百倍,或许她的事根本算不上什么吧?

    饶是这样想,却到底很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手指www.97ks.net抚弄桌上的名牌,叶梓欣迟疑了很久,到底还是下定了决心。虽然不是很肯定,但或许那个宋琪真的能为她解惑呢

    是 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