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五十九章 赌约
    


    听到江慕秋的逼问,叶梓欣尚未有所反应,李蓉蓉已经变了颜色。

    她拉着叶梓欣搞花木工程公司是临时起意,争取到这张定单更是这几天才有的事,可说是万事都在筹备期间,自然根本就没有已经成形的草皮了。

    张开嘴,李蓉蓉正想答话,江慕秋已经抢在她之前,沉声道:“不会是叶小姐打算买别的公司生产的草皮吧?如果是这样,那我看震威不如另找一家花木工程公司来得好。”

    江慕秋一句话,让李蓉蓉只能把要说的话咽进肚里。虽然说一般大型花木工程公司都自己有苗圃,可是有很多公司其实都是另外购买植木的。可现在江慕秋拿话堵过来,她自然就不好再说从别处购买草皮的话了。

    叶梓欣看着江慕秋,无意识地笑了下。似乎有些可笑,江慕秋那样的大老板,居然和她质气,她是不是该觉得荣幸?!

    “江总,你要怎么看实物?是单只看我一家的?还是想让我和你们新绿的比一比呢?”看着江慕秋,她不退反近。

    这个时候,她已经不能再退。如果她退了,不只是她,连帮她的李蓉蓉也要丢了面子。虽然看出李蓉蓉瞥向她的目光里隐隐带着担忧之色,叶梓欣却仍然笑得冷静。

    “按理说,我和江总旗下的新绿都是供方,岳总都还没有说什么呢,我们实在不该自己就先在这儿自说自话。可是既然江总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总不能不理不睬让江总难堪。既然要比,那咱们就真比,不来那些个虚的——江总,你说说到底是想怎么比吧!”叶梓欣顿了下,又道:“还有,既然要比,总得有些彩头吧!”

    江慕秋皱了下眉,瞥了眼摸着下巴。似乎对“彩头”这事儿颇有兴趣的岳震威,直接冷哼道:“叶小姐想要什么彩头尽管说,只要你说得出,江某无所不应。”

    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弯了几分。叶梓欣淡淡道:“既然是因为供应合同才闹起来了,那不如我与江总就拿这份合同做彩头好了……”声音稍顿,她看向岳震威,有些歉然地道:“只不知岳总是什么意思?”

    他们自说自话都是白费唇舌,别说这合同谁都没签下来呢,就是真签到手了,想易手还得看正主肯不肯呢!

    听到叶梓欣问。岳震威扬起眉,却是笑了,“我们酒店自然也是想用最好的工程公司,不只是草皮,整个花木工程都是……当初之所以没有公开招标,也是因为信得过江兄神农集团的招牌。如果这样一场小小的打赌,都不能获胜的话……”笑笑,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不如就把彩头再加重些,不只是草皮的采购合同。连同整个花木工程都算在内,哪家公司获胜,那我就把工程合同交给哪家。”

    岳震威这样一说,叶梓欣倒是怔住。她不过是想拿个草皮合同,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拿下整个工程。百亩高尔夫球场,就是六万多平方米,虽然各处用草不是一样,价格不一,但也有四、五十万,第一次揽生意能有这样的进帐。她已经很满足了。如果整个工程都揽下来的话,那可就要上百万了,虽然没有细算,但至少不下五百万。这么大的生意,她可不觉得自己能吞得下。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李蓉蓉已经直接沉声道:“没问题!就这么定了,谁赢了谁就签工程协议——江总,你不会是怕了吧?”

    “怎么会呢?”

    江慕秋答得沉稳,徐得力却有些急了。原本叶梓欣不过是要签了十万左右的合同罢了,可是这么一闹,却是有可能要抢去他整盘生意,这岂不是因大失小嘛!轻咳一声,他想开口说话,可是江慕秋却是突然侧目,盯了他一眼。虽然不过是看似平淡的一眼,徐得力却是只能生生咽下要说出口的话。

    瞥了眼徐得力,江慕秋甚至没有和他勾通,直接就道:“我对自己,也对徐经理有信心……叶小姐,既然说好了是要比草皮,那你说比什么好呢?”

    叶梓欣怔忡了会儿,也缓下心神了。虽然仍觉得这工程有点太大,可是李蓉蓉已经应下战书了,她自然得更硬气些才行。

    “无所谓啊!江总选好了,不管是哪种草,我都对我们公司的实力有信心……”手掌不自觉地蜷起,她感受着体内循环的灵气,心中安定不少。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比果岭草吧!一百平米的草皮,时间就定在三天后,叶小姐没问题吧?”睨着叶梓欣,江慕秋又现出那种居高临下的神气。以他对叶梓欣的了解,绝不相信叶梓欣真的有现成的草皮,要想买,三天的时间,只能在西蜀地界买。而这儿,绝对绕不过他们神农集团去。一旦叶梓欣买,那这个赌局,就不用比也分出胜负了。

    看着江慕秋脸上的表情,叶梓欣眨了下眼,口头上却没慢半分,立刻应道:“好!就三天后——岳总,还要麻烦您做个见证。三天后,就由您和贵方请的专家一起来做评判吧!”

    岳震威呵呵一笑,果真爽朗地答应了下来,竟是丝毫没有露出觉得江、叶二人在胡闹的意思。

    反倒是江慕秋,瞥到岳震威的表情,却是目光微闪,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之色。做这样的事,打这样的赌,于江慕秋而言,的确是从未有过的冲动。到底,还是不够成熟。如果被老爷子知道,怕是又要训他了。虽然心里有些悔,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也只能如此。

    心里想着,江慕秋看叶梓欣的眼神,难免又透出些不快之色。

    叶梓欣却根本没有留意江慕秋的神情。定下赌约,她根本就无暇再去想其他,只急着回苗圃去筹备那百平米//最快文字更新www.shumilou.com无弹窗无广告//的果岭草。李蓉蓉看她神色,自然是明白她的心思。也就笑着和岳震威告辞,又定约时间,亲自送叶梓欣回去。

    “梓欣,你也不用太急。那草皮,我来想办法啊!我记得有个学长,好像现在就在江浙开花木公司,也有草皮的,虽然时间急了点,但航空快运,也能赶到的。还有啊,你别看咱们现在没人手,可工程拿下了,那些开花木工程公司的学长,哪个不能伸手帮忙呢?”

    一路上,看叶梓欣都没有开口说话,李蓉蓉便温言安慰。倒把一直盘算着要怎么做的叶梓欣惊醒过来。

    “不要,不是说好了用自己种的草皮吗?还是不要让江慕秋抓到把柄。草皮的事,我来想办法……蓉蓉,还要麻烦你,先办公司的执照,还要找个有一级资质的公司挂靠才行……你在学校时人面就广,有哪位学长现在正闲着,还要麻烦你帮忙和我说合下,看能不能请到几位专门的园艺师过来,然后那些工人,也要和开花木公司的学长借用下了。现在公司才开,没有自己的工人,许多事都不好办……”

    李蓉蓉眨眼,看看叶梓欣却没有说话。虽然她之前在江慕秋面前说得胸有成竹,又安慰叶梓欣,可是其实她对能否赢了这一局,把握并不是很大。只是看到叶梓欣好像已经赢了赌局,开始想之后的事情,她也不好说泄气的话。

    静默片刻,她才低声道:“我认识的人多着呢!工程,做不完的……”

    叶梓欣扬眉,看看她,笑着转过头去看车窗外。

    天高云淡,天蓝得似海,西蜀难得有这样的天气。飞驶在马路上,风拂过面颊,带着些微的痛,心情却在这样的极速中似飞一般的痛快……

    所谓果岭草,并不是一种草的名字,而是一类草的名字,果就是覆盖,岭自然就是山岭,像矮生百慕达草、狗牙草、结蒌草都是这类草,最常用就是在高尔夫球场上。

    之前叶梓欣没有研究,还是在李蓉蓉说起这事之后才特意研究了下。不同种类的草,在高尔夫球场上,会直接影响球速、球向,还有打球的难度。不过这些,就不在叶梓欣关心的范畴了。拿下工程后,她只要按照设计图来做,就足够了,这其中自然也是包括高尔夫球场里的那片天然湖泊和什么沙地之类的。

    和李蓉蓉分开,叶梓欣径直去了熟悉的商店。之前在研究所时,和万教授常一起来这家店。无论是品种还是质量,都在锦城是首屈一指的。之前她就已经打过电话97ks.net定了不少草种,这次,就更要增加定单了。

    一般来说,培育草皮,少说也要用两个月的时间,所以江慕秋才会那样认定了叶梓欣绝对会输。不过在叶梓欣这里,百平草皮的培育根本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所以,和江慕秋打起赌来,全无压力……

    “咦,王老板,你这个优培土是……”在一只花槽前停下脚步,叶梓欣低下头,审视面前的土壤。花槽里没有种植什么植物,在上面插着的牌子显示是优质培植土。

    之前研究所里有别的教授带的学生研究的课题就是这个。不过现在叶梓欣却是在这个优培土里感觉到淡淡的灵气,虽然不是很浓郁,可是这样的灵气无疑是对育苗有极大好处的。

    习惯性地放开透视眼,她审视着土壤内部,却是不由得一愣,“这个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