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六十五章 往事
    


    她还在犹豫,李蓉蓉已经紧着嗓子,把声音压到最低,“宋琪是京里宋家的人——你知道不?”

    叶梓欣眨眼,她可不是政治通,普通小百姓一枚,除了在电视上见到过大领导的模样外,哪里知道那些达官显贵的名号呢?不过,好像开国的老元勋里有一位姓宋的……

    想到宋琪说过宋家在京里有些势力,她自然也知道了李蓉蓉说的想必就是那位。只是,这和她也没多大关系吧?

    “宋家显贵,可宋琪的妈却是个普通的小学教师。听说当年她妈为了嫁进宋家,硬是勾引宋琪的爸爸,怀上了宋琪。为了这个,宋琪的爸爸在家里跪了两天两夜,宋家老爷子才允了这门亲事。大着肚子,只领了证,连婚礼都没有办。这样进门的媳妇,在宋家自然是没什么地位了。连带着宋琪爸爸的地位也大受影响……”

    说着话,李蓉蓉就是一阵叹息,似乎也为自己口中所说的豪门恩怨而感慨万分。叶梓欣看着她,很想和她说别再说下去了。这些事,她并不想听。而且虽然宋琪早就走远了,可她潜意识里仍认为宋琪是能听到的。以宋琪睚眦必报的性格,如果因为这,找蓉蓉的麻烦,可就……

    “蓉蓉……”她才开口,李蓉蓉已经又说道:“你不知道,宋琪这人的命真的不好。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惨的在后头。宋琪的妈妈怀胎十月,到了生孩子的时候居然难产。才一生下宋琪,就大出血了。在最好的京城医院,居然也没救回来。就因为这,宋琪的大伯娘就说宋琪是个克父母的。一开始这话还只是说说,可不知怎么的,就成真了似的。连着他爸也病了。这一病就是大半年,居然怎么治都不好。就有个不知哪儿的和尚找上门来,说宋琪的命硬。他爸一时被迷了心窍。就把才半岁多的孩子丢在外头了——大冬天的,下着大雪……等到他醒过神来把孩子抱回来时,宋琪已经冻得脸发紫,呼吸困难。虽然后来救回来了。却也落下了病根,一直都病秧秧的。”

    要阻止李蓉蓉的话堵在咽喉,叶梓欣想象着李蓉蓉说的那个场面。想着那个寒冷的冬日,想着那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夜晚,想着初次见到宋琪他沉重的咳嗽,只觉得胸口发闷。

    怪不得宋琪会说爸是个好父亲。说这话时,他也是有感而发吧?

    “后来呢?”她终于忍不住问了。

    “有这样的身世。又有那命硬的谣言,可想而知宋琪在家族里会是什么样的待遇了。听说,宋琪在宋家,就像个隐形人似的。除了逢年过节会出现在大家面前,其他时候都是一个人猫在屋里。身子又弱,又不喜欢说话,他爸更不喜欢见到他了。等到他又娶了老婆,生了子女之后。宋琪更是不受待见。不受待见,堂兄弟又欺负他,连带着外头的哥们耍着他玩——就连宋家老爷子都没帮他出过头……至于后来他怎么到了青城。我可就不太清楚了。芙姐也没打听那么清楚,只知道他八岁之后就没怎么出现在人前了。”

    “离开京里也好……”叶梓欣却是知道宋琪是怎么离开京城的。听到宋琪小时候的经历,她倒觉得宋琪能被他师傅看中,带到青城来,实在是他的福气。如果不是这样,还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呢?说不定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吧!而现在,虽然可能身体仍然没有完全好,却至少有一身的本事,而且闯下偌大的名头,就连对柯嘉也能那样肆意威胁——不能说那是好事。但至于,他活得很是自在……

    垂下眼帘,她忽然觉得看似高不可攀,一直作高人状的宋琪其实也没有那么疏远。他的过往,这样让她觉得亲近……

    看叶梓欣垂下头,嘴角带着浅淡的微笑。李蓉蓉却是有些发急,“梓欣,我都说了这么多,你怎么没半点反应啊?我和你说,你可别糊涂。宋琪可是命硬……”

    叶梓欣“扑哧”一声笑出来:“你不是不迷信的吗?怎么这会还说什么命硬了……”看李蓉蓉板起脸,叶梓欣便收了笑。偏过头,她平声道:“我妈死的时候,有人在村子里说我妈是被我克死的……”

    “怎么会呢?你信这些人胡说八道……”声音一顿,李蓉蓉瞪着叶梓欣,忍不住捏了她一把,“你故意的——是吧?”

    “我说的是真的,不只有人说我,还有人说我爸……乡下地方,这样的话比起城里,可不是多多了!我那时候倒是不信这些什么命硬的话,可(书书屋www.shushu5.com最快更新)是却觉得是我爸不肯卖房子害死了我妈。后来却在无意中知道爸之所以没卖房子给我妈看病,不是因为他舍不得,而是我妈让他把房子留着等我上学时再卖……”

    合上眼,叶梓欣只觉得鼻酸,“像是晴天霹雳,我那时候完全呆住了。原来害死妈妈的不是我一直恨的爸爸,而是我自己。我很恨自己,也很内疚居然曾经指着爸爸骂他没良心。我没有勇气和爸道歉,狼狈地逃出家……因为这,我不敢回家,不敢面对爸爸,甚至连打电话97ks.net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六年,我除了寄钱回家外,什么都没有为他做……”

    看着揽住她的肩膀,轻轻摩挲她肩头的李蓉蓉,叶梓欣低声道:“还好,现在我回家了,终于有勇气面对爸爸——你看,蓉蓉,有很多事看起来是坏事的,也未必就是坏事呢!”

    笑着,她想了想,又道:“或许,真的有命运一说,可是我总觉得其实人的命运会随着时间还有那个人自己的作为而产生变化的。所以,我不信命硬克人的说法呢!焉知那个所谓被克的人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到伤害呢?”

    李蓉蓉皱眉,“你说的也不是……唉呀!梓欣,你绕我是吧?现在就为宋琪说话了是吧?你这样可不对……”稍顿,她又道:“就是没有克人的说法,你也该知道京里那些豪门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而且宋琪在宋家的处境又是那样……”

    “说什么呢?”推了李蓉蓉一下,叶梓欣失笑出声:“你这话要是让人家听到,还不知道怎么笑我呢!我又不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人家宋琪帮我一两次,就是看上我了?!如果那样,谁还敢乱帮人啊!”

    不等李蓉蓉再说别的,叶梓欣就笑着转身往众人追去。

    和李蓉蓉闲聊,耽误了些时间,赶到酒店外的空地上时,已经有人等得不耐烦了。

    “叶小姐,还以为你怕了,突然跑了呢!”徐得力夹着包包,冲着叶梓欣嚷嚷。

    叶梓欣却根本就不理他,只向岳震威笑笑,道了声失礼。

    “没什么,我有时间……”岳震威笑着回应,态度比之上次见面客气许多。

    江慕秋一向精明,自然是立刻就察觉出这分不同来。拿眼盯了岳震威几眼,却又看不出个究竟来。

    “既然人到齐了,那就开始吧!”万一诚皱眉,对叶梓欣迟到有些不满。若是从前,叶梓欣怎么会在他面前迟到。

    “刚才,我的学生已经和岳总的员工把双方的草皮打乱,分成十部分摆放。一会儿我们大家就这十部分比较。最多人满意的那一组就获胜——大家没意见吧?”

    自然是没人有意见。而叶梓欣却是因为万一诚的话,抬头看向人群中。

    原来许文成也在的。从前,不管多少人,她总是能第一个看到他。可是现在,居然要万教授提到,她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原来,她也是这样凉薄的人。分手了,就是陌生人呢!

    目光一碰,叶梓欣便淡淡地转开目光,许文成却是一直紧紧地盯着叶梓欣。从开始叶梓欣从远处走过来,他就一直盯着看。

    那夜的晚会上,他乍见打扮出众的叶梓欣,只觉得惊艳。过后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可现在看,才知道自己从前的确是真的看走了眼。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觉叶梓欣的皮肤很白,水嫩得好似要掐出水似的,不用化妆,颊上就有着淡淡的粉晕。而且,她的眼睛真的很亮,像是黑色的宝石闪烁着迷人的光彩。腰肢很细,虽然还是以前一样简单的牛仔裤、白衬衫,却穿出了别样的风情。头发也不像之前一样扎着马尾,而是发梢烫了卷,披在肩上,怎么看都透着妩媚与性感。

    最终,把目光落在叶梓欣穿着高跟凉鞋,露出粉红脚趾的脚上,许文成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他从不知道,原来他的女朋友是这么漂亮的,比起沈白露更诱人。都怪他之前居然没有仔细看过她,要不然,他也不会被沈白露诱惑了。

    其实,认真想想,叶梓欣虽然在分手后打过他的耳光,可是两人在一起时,真的对他很好——如果他们能够复合……

    心里一闪过这样的念头,许文成立刻觉得心里滚热一片。

    他就该和叶梓欣在一起!而且,看梓欣最近的穿着,还有出入的场合,分明李蓉蓉帮她所忙,把她带到上流社会了。如果他们合好,梓欣也一定会带他来的……

    心里越想越热乎,许文成好像已经看到他挽着一身盛装的叶梓欣出入华丽宴会的情形。心情激荡,他望向叶梓欣的目光更显热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